第290章 道观之旅,暴雨前夕。

作品:《第一恶霸是女生:少年,约架吗

    笑意晏晏的少年。

    不轻不重的吐出这般漫不经心,却让乔老跟金律师变脸的话。

    “楚太子,这些证据经过各方验证,其真实有效性绝对可靠!”

    “啧急什么,爷没说那些证据是假的,爷明明说的是漏洞百出。”

    “身为一个职业律师,你难道不知,有漏洞的证据,真实有效性就算百分百,但也不能完整的还原事情的真相,事情的真相若是无法还原,你焉知这中间有什么岔子?”

    “等乔老回答了爷的问题后,爷就告诉你们,那些漏洞在哪里。”

    不徐不慢的少年,太过云淡风轻。

    仿若他所在的地方并不是国务院,并不是在全国人民面前接受审判,而是在享受一场,华丽的宫宴。

    矜贵优雅,奢华无俦。

    又趣味满满,心情愉悦。

    金律师心头跳了一跳。

    觉得事情的走向有些不受控制。

    这些证据明明确之凿凿,怎么就漏洞百出了!?

    他吸口气,看向乔老。

    他是乔家的律师,在不触犯法律面前,一切以乔家为主。

    所以,他是跟着乔老来的。

    但,还真没问过乔老的动机。

    毕竟,他认为。

    不管是什么动机,楚太子杀人一案是事实。

    因此,是完全不需要的。

    只是这会儿

    若是牵扯到了证据的漏洞,以及事情的真相。

    那么,乔老就要给出一个合理的说法了,不然很难服众。

    他的心头沉甸甸的。

    以为只是一起简单的杀人案,只不过所牵扯的人身份比较敏感,或许要打些嘴上官司。

    可是这位爷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不仅非常配合,反抓话柄的能力也非常厉害。

    简直打的他措手不及。

    再多的经验跟巧舌如簧的话,好像都不能让他自乱阵脚。

    若是这样也就算了。

    可是偏生,这位爷不仅嘴毒,眼也毒,总能逼的你不得不后退妥协。

    简直是他生平见过的,最难缠的人,没有之一!

    以前那些难缠的人,跟眼前这位比起来,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真是

    操蛋!

    他有预感,他的律师生涯,可能药丸。

    所以,希望他的主家,别说出些什么惊人的话才好。

    或许,他还能补救一下。

    处于怀疑人生中的金律师,同所有人一样,看向脸色憋红的乔老。

    乔老此时当真骑虎难下。

    不说?

    肯定不行,所有人都在看着呢,他不说岂不是代表他心虚?

    说?

    该怎么说?

    乔老深深的吸口气,另外一只抓着扶手的手,手背上青筋暴起。

    可见他此时的情绪有多激动。

    好一会儿,他才冷静下来,慢慢开口。

    “你作恶多端,又被举报到我这里,我一时没忍住,所以才出面”

    “作恶多端?”

    少年歪了歪脑袋,一脸困惑。

    “比如?”

    “你难不成真忘了?”

    乔老恶瞪着他。

    “陆家那小姑娘是个弹钢琴的小天才,可是却被你给生生的毁了一只手,这辈子都不能再谈钢琴了!现如今一蹶不振,多次抑郁自杀”

    “还有齐家跟乔家的某个小子,也都被你给断了一只手,虽然被接好了,但却留下病根,提不得任何重物!”

    “以及小盈那孩子,各方面天赋都不错,却被你给霸道的驱除出四九城,活生生的掐断了她未来的道路!你不是作恶多端是什么!?”

    这般愤恨无比,又怒意冲天的话。

    这众人哗然。

    像是没想到,这位太子爷竟然还干出过这种事。

    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看着笑意不变,甚至表情越加玩味的少年。

    乔老满眼厌恶,憎恨。

    “难道这些不是你做的!?你承不承认?”

    “哈”

    可谁知。

    乔老这话,让少年忍不住乐。

    笑的忍俊不禁,肩膀直抖。

    好一会儿,才止住笑,戏谑摇头。

    “哎呀,所以乔老是真的疾恶如仇,为民除害啊”

    “所以,你是承认了?”

    “唉”

    回答他的,却是少年不轻不重的叹息。

    他看着一代大师,眸内异光连连。

    “这些事情,您是单方面的听闻,还是有去做过调查?”

    “自然是查过!”

    “那么,询问过当事人了吗?”

    “嗤”

    乔老冷笑,阴阳怪气。

    “你可是太子呢,他们谁敢跟你做对?”

    这是在说他以权压人?

    啧

    楚少年的表情,越加的耐人寻味了。

    不恼不怒,笑意加深。

    “所以,是没有喽?”

    “你什么意思?”

    乔老拧眉。

    总觉得话里有话。

    但是一时间,他没品出来。

    “意思就是,三只手换三条命,又免除牢狱之灾,更没为他们的人生留下污点,还让他们铭痛于心,下次切勿再犯,爷以为爷做的没错。”

    “你!!”

    乔老暴怒。

    “死不悔改!你简直没救了!楚家一门忠烈!堂堂正正!怎么会生出你这种,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东西!”

    “您这话,就让爷有些生气了。”

    从最初到现在,一直含着晏晏笑意的少年。

    此时,蓦的凉掉了脸上的笑意。

    变的面无表情,又森凉寒沉。

    “讨伐爷就讨伐爷,提楚家干什么?爷若真视人如草芥,作恶多端的话,那么”

    他眸色冰冷的盯着乔老看。

    一字一句道:

    “那胆敢给爷下药,把爷送到男人床上去欺辱时,爷就能直接要了他们的命!”

    他这话,让所有人哗然大变。

    乔老双眼蓦的瞪大。

    “你,你说什么!?”

    “说什么?乔老耳朵是聋了?”

    褪去了隽和谦逊,露出利爪的少年。

    斜了斜唇角,直逼人七寸。

    完全不给人留余地的开口:

    “你嘴里那被爷毁了三只手的人,在爷请他们吃喝玩乐的时候,为了讨好别人,算计爷,给爷下了药”

    “还弄个老男人扔爷床上,要不是爷酒量好,又醒的及时,眼下会是个什么光景?乔老,需要爷告诉你吗?”

    “怎么着?爷给他们点儿教训长记性,就是作恶多端,视人命如草芥了?”

    “那么他们算计爷,害爷的时候,怎么就不是作恶多端,视人命如草芥了?”

    “看着您这会理直气壮的来指责爷,辱骂爷的态度,爷后悔了”

    “不该只给他们点儿教训,让他们自毁一只手,而是同样给他们灌药,然后扔去给人欺辱,这样才坐实了爷的作恶多端,视人命如草芥!”

    “胡,胡说!你胡说!这不可能!不可能!!”

    乔老完全不信,一点儿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