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提醒

作品:《重生俏甜妻养成记

    李沉舟无所事事,便在院子里打起了拳法一场打完,神清气爽,呼吸均匀,丝毫不减疲累。

    正午当空,艳阳越发炙热,为整个天地都布上了一层热感。

    李鸣远、李鸣瑾、许红旗三人顶着烈阳踏进家门。

    李鸣瑾一眼便看到了在炙热的阳光下,仿若遗世独立,犹如谪仙的女儿心头一热,欢喜涌上心头。

    “闺女,你什么时候出关的?”李鸣瑾快步上前,把小闺女抱在怀里,“长高了一截,之前只到我胸口,现在都到肩膀这儿了。”

    “老爹,我刚出关没多久。”李沉舟退出他的怀抱,挽着他的手臂,微笑着与李鸣远夫妻打招呼,“大伯父,大伯母。”

    李鸣远见着沉舟只浅笑点头,许红旗确实笑容满面,“舟舟啊!咱们娘俩都有三个月没见了,你的修为如何?是否有所进益?”

    李沉舟松开父亲的手臂,上前拉着许红旗,“大伯母,我的修为自然是有所进益的,不然,我也不会出关。”

    “有进益就好。”许红旗咧嘴笑道:“真是越来越有大姑娘的风范了,咱们娘俩也才三个月没见瞧瞧,都快和我一样高了。”

    李沉舟莞尔一笑。

    李鸣瑾面上不动,眼底却有着不满小闺女居然不理他了!!

    “鸣远少爷,鸣瑾少爷,大少夫人,饭菜已经做好了你们洗洗手到堂屋等会儿,饭菜一会儿就上来。”席婶立于厨房门口,看到四人亲亲热热的样子,也高兴的笑了。

    “席婶,不急,您慢慢来。”许红旗说完,拉着沉舟进了堂屋。

    李鸣远同情的拍了拍三弟的手臂,“沉舟丫头一直和你大嫂亲近,你就别吃醋了,你看你拿脸色,跟醋罐子里出来似的,黑。”

    “大哥,别胡说,闺女和大嫂亲近我高兴。”李鸣瑾说完,敛去脸上的神色,紧随小闺女身后朝堂屋走去。

    李鸣远笑啧一声,跟了上去。

    席婶饭菜上齐,李沉舟招呼着席婶坐在一起起吃饭。

    席婶推辞了一番,后见李沉舟坚持,便点头应下去厨房拿了碗筷,与李沉舟等人一起落座。

    李沉舟挑着青菜吃,“老爹,大伯父,大伯母,我闭关了三个月,外面的形势越来越严峻咱们要早做打算,咱们一些生活上的事情都要精简,做到节俭才行。”

    “还没到那地步,咱们出了老爷子,所有人都在岗位上工资也不低,票证、工业卷这些东西都不缺,他们就是想抓着我们家的生活为漏洞都没法说。”李鸣远摇摇头。

    李沉舟若有所思,调头问道:“老爹,大伯母,你们怎么说?”

    许红旗给她夹了块儿肉,“你大伯父说的很是,要是我们故意做出穷酸相才让人怀疑生活上该怎么样还怎么样,行为和言语上要多约束。”

    “嗯。”李鸣瑾点头,赞同两人。

    李沉舟却不这么想,“大伯父,大伯母,老爹,这事儿没那么简单我们的生活比别人家好,就是树立了一个活靶子,我们明面上的生活用度必须精简。饭菜不能再有浪费或者倒掉的情况,否则,被人抓到又是一个说项,到了别人嘴里成什么样儿可就不是咱们能说得清的了。”

    “还有席婶也要改口,不能再少爷、小姐、少夫人的叫就叫名字,这也是别人攻击咱们家的一个漏洞,得补上。”李沉舟继续想想家里的漏洞,“对了,大伯父和老爹在军区上班,尽量不要谈论上位者的事情一些敏感话题也不要说了,自己心里想想就行。”

    “那还不得别去死。”李鸣远眉宇轻蹙,“沉舟,这样一来,咱们家就是示弱。”

    李沉舟摇头,默默叹息,“大伯父,咱们这样不是示弱,而是为了保全自身军区大院不少人家应该都是祸从口出惹出来的事儿,这就是教训。更何况不是咱们一家言语忌讳,是所有人都得忌讳,这是重点,管住自己的嘴。”

    李鸣瑾倒是无所谓,他也就在家里的话多一些,在外面能不说话,从来不多嘴。

    李鸣远没有这样的

    习惯,他的骨子里还有热血因子,随时都会燃烧一旦燃烧起来,在这敏感时期,就可能覆灭整个家族。

    李鸣远和李鸣瑾听了她的话,想想大院里那些下放的人家还别说,真有不少都是口出无状惹的祸。

    “闺女说的对。”李鸣瑾郑重的点头,“从现在开始,咱们就要改正自身所存在的缺点,不让那些人抓住话柄。”

    “嗯。”李鸣远也认真的点头,却也忍不住摇头叹息,“时局不明,时局不明啊!”

    许红旗握着李鸣远的手,说道:“现在太乱,咱们是不该多说不该说的话李家不止咱们家,鸣远,你和三弟得空了也去这些人家走动走动,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姓李,也让他们都闭紧嘴。”

    “对了,大伯母说到咱们家族的人,这个也是关键和重点他们不能乱说话,夹起尾巴做人,更加不能乱来。”李沉舟沉声,“大伯父,老爹,他们若是犯事儿让有心人利用一下他们就很可能牵连到我们家,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乘着现在还没发生,将一切杜绝在襁褓之中。”

    “沉舟说的太对了,这事儿我放在心上了,和你爹有空就去和他们说清楚。”

    李鸣瑾点头,望着沉舟笑道:“舟舟,你都三个月没出门了,还能把时局分析的清楚你的政治敏锐程度很强,我和你大伯父都有点自愧不如了。”

    “老爹,您这么说,我可就要羞愧了啊!”李沉舟眼角一抽,“把出事那些人家里的事情总结一下就能发现这些问题了,他们其实都没什么大问题在以前,他们的行为都是被允许的。他们没遇上好时候,所以,栽了。”

    “你这丫头,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李鸣瑾轻笑着给她夹菜,“多吃点,其他的都别管了,有爹和大伯父、大伯母在你们特殊部门这段时间好像也低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