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夜归人

作品:《重生俏甜妻养成记

    “查是能查到,只是,查起来有些麻烦。”李鸣远眉头一皱,眼底蕴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不安。

    李沉舟却是一眼就看了出来,“大伯父,要是实在麻烦就算了这事儿爹会放在心上的,现在越来越乱,大伯父,您看是不是把爹调到地方上去?最好是省或者省,那边是老家,工作也好展开。”

    若是在省,她熟门熟路的,想办点什么也方便不似现在,一切都要依赖李家的人脉。

    若是在省,那就更好办了爷爷退休在省老家养老,那些人不敢轻举妄动,在地方军区,依爹的军衔也是军中一把手,想办点什么还不简单?

    “你和爹的想法都一样一样的。”李鸣远指着她好笑的说道:“你爹也跟我说过这个问题,本来我是不同意的但是,现在我同意,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俗话说的好,狡兔三窟,咱们也要好好学学。”

    “那等我爹醒来,大伯父再和我爹商量吧!”李沉舟放心的笑了笑。

    “你啊!伯父要去睡了,把你爹交给我吧!”李鸣远起身,身体有点晃悠,不过不严重。

    李沉舟却不放心,“大伯父,还是您自己回去吧!我送爹回去歇着就行。”

    “那成,你带你爹回屋里去吧!”李鸣远欣然点头,晃晃悠悠的走出堂屋,走到房间外,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许红旗看到他回来,急忙扶着他在床边坐下,“你们喝完了?老三呢?”

    “沉舟回来了,老三有沉舟照顾着呢!”李鸣远摆摆手,整个人倒在床上。

    “真是的,都一把年纪了,还喝这么多酒要不是知道老三心情不好,你看我给你不给你喝。”许红旗认命的给他收拾好,让他躺直了睡。

    堂屋里,李鸣远刚走,李沉舟也把李鸣瑾送回了房里打谁给他洗脸洗脚,搬到床上,盖上被子,这才离开。

    “沉舟,大骨汤面块煮好了,你快来吃一会儿该坨了,坨了可就不好吃了。”席婶端着一大碗面块块,正好与她碰了个正着。

    李沉舟接过装着面的大碗和筷子,“谢谢席婶了,席婶,这么晚了,您也回去睡吧!我吃完了自个儿收拾就行。”

    “那不行,大冷的天儿,水凉,对女孩子不好。”席婶摇头,“你先吃,我先去厨房看看明天要买些什么菜。”

    李沉舟看着席婶的背影,摇摇头,端着面块进了堂屋在原来的位置下坐下,三两下把面块吃完,汤也没浪费。这大冷的天儿,喝点面汤也是一种满足,她纵然不重口腹之欲了,却也希望在冷天来点热乎乎的东西,毕竟都是从普通人修炼而来的。

    吃完面块,把桌上的碗筷碟子之类的东西全部重叠放好,端进了厨房,“席婶,碗筷都在这里碟子上有油,要用热水才能洗的掉,您那锅里有热水吗?”

    “有的,就是为了洗完准备的。”席婶点点头,起身接下她手里的碗筷碟子放在灶台上,“沉舟,你回去歇着去我这儿一会儿就收拾好了,一路赶回来又累又饿的,吃完了就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那成,我先回去歇着了席婶收拾好也早点休息。”

    “知道了,赶紧睡觉去。”席婶推了推她。

    李沉舟笑着转身离开,回到屋里房间很干净,可以说是纤尘不染,想来是席婶或者大伯母每天都来打扫的缘故,比她主在家里的时候还干净。

    摇头笑了笑,走进卫生间里,放热水洗澡。

    洗个热乎乎的热水澡,整个人都有种轻飘飘的感觉,特别舒坦李沉舟穿上宝衣,将宝衣幻化成睡衣,这样穿着也舒服些。

    李沉舟躺在床上,闭上眼眯了一会儿,实在是睡不着就坐起来,把空间里那些还没来得及整理的书籍和古董多给倒腾了出来床下一堆东西占据了床边的位置,一眼看去乱七八糟的。

    李沉舟趴在床上,一样一样的整理,当看到里面的一本道德经时,眼前一亮把剩下的东西都给收进空间,拿起道德经研读起来。

    道德经可

    可是好东西,在修仙界时,道德经时修道之人的至宝倒不是说道德经有多贵重、多稀奇,而是道德经可以称之为万法之始。里面包含了许多修炼之道,天纵奇才之人甚至能从道德经里悟出独属于自己的功法。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一篇篇看下来,脑子里似乎又有所明悟李沉舟沉下心思,将一本道德经都给看了一遍,脑子里有个念头逐渐冒头。片刻后,摇头甩去这个念头,她如今只有筑基期,想要自己创造自己的功法为时过早。

    次日一早,李沉舟在一片亮眼的白光中睁开眼,伸了个懒腰,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身洗漱好,把宝衣幻化成冬衣,出了房间。

    刚踏出房间就看到父亲站在门外,望着墙,似在透过墙体看外面。

    “爹,您今天不上班?”

    “闺女。”李鸣瑾忽的转身,看到她是脸上扬起一个愉悦的笑容,“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睡醒了就起来了。”李沉舟道。

    李鸣瑾招手,待闺女到了跟前才道,“怎么昨天半夜才回来?你早点给我和大伯父打电话,我们也能去接你。”

    “想你们了才回来的,爹,大伯父说您有自请到地方的想法?”

    “是啊!四九城太乱了,你大伯父肯定是走不开的我们李家一门俩将,太惹眼了。”李鸣瑾叹了口气,“你余伯伯和吴伯伯都被下放了,这事儿闹的,也不知道他们家里人如何了。”

    李沉舟手放在父亲的手臂上,按了按,“老爹,吴伯伯和余伯伯都不是蠢人,他们不会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