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商量

作品:《重生俏甜妻养成记

    打开信,李沉舟仔细将信看了一遍,抿唇浅笑大致意思是问她什么时候回去,并且对于她给江必清写信,却没给他写表示不满,啰啰嗦嗦写了一大篇家常话。

    把信放进空间的卧室里,李沉舟面带浅笑,从空间里拿出灵石摆上聚灵阵利用九幽冥火进行修炼,顺便淬体,现在无法进阶,倒是可以分出精力来将身体进行淬炼,也能花更多的时间来凝练灵力。

    修炼不知岁月,不知不觉一个下午的时间过去了体内的金色仙骨才转化了十三根,筋脉的强度上升了一个档次。

    看了看身边已经化为灰烬的灵石,把这些灰烬收进空间,撒在空间的土地上也能起到一定得滋养作用。

    收拾好残局,走出房间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起来,可是哥哥他们还没回来。

    “师傅。”罗建婷牵着罗一凡在院子里拍手游戏,看到李沉舟出来,乖巧的叫人。

    李沉舟点头,“你哥哥他们还没回来吗?”

    “没有呢。”罗建婷摇头。

    “那算了,咱们去灶房里看看还有什么能做着吃的。”李沉舟朝他们招招手。

    罗建婷拉着罗一凡站起来,走到李沉舟身后和她一起进了灶房。

    李沉舟在灶房里看了一圈,肉、菜、白面、细粮、粗粮都还有特别是粗粮最多,细粮是粗粮的一半。做个白米饭、炒个大盆的青菜和肉、馒头、包子都要煮一些,再有玉米渣也要利用起来。

    这么一通收拾,虽然饭菜简单了些,却至少能管饱。

    至于味道,那就别寄予太多希望了。

    李沉渊等人回来,闻到灶房里传出来的饭菜香味儿,向阳直抽鼻子,“老大,这是嫂子在家做饭了?闻着味道真香。”

    “我去帮嫂子做饭。”仲子国率先小跑进了院子里,直冲灶房古向党紧随其后。

    他们一走,封国麟等人面面相觑,“跑这么快做什么?又没人抢。”

    “去灶房帮忙,大男人的还还等着吃闲饭?”

    李沉渊瞪了他们一眼,封国麟和向阳秒懂,果真拉着罗建弘一起去了灶房。

    李沉渊跟在他们身后迈进灶房里,看到小小的灶房挤满了人,上前把李沉舟拉了出来,“你先去堂屋等着,顺便把罗建婷和罗一凡带走剩下的让他们做就行。”

    “饭都做好了,玉米糊也已经起锅了等会儿把菜给炒了就行。”李沉舟点点头,回身把罗建婷和罗一凡拧了出来,“建婷,一凡,我们等着吃饭剩下的让他们做就成。”

    罗建婷回头看了哥哥一眼,慢慢点了一下头,“好的,师傅。”

    李沉舟牵着他们离开灶房,原本正在干活的向阳好一通鄙视的李沉渊,“老大,你瞅瞅你,有了媳妇忘了兄弟的嫂子动动手做顿饭都拉着脸,不知道还以为嫂子不愿意让我们来吃饭呢。”

    “再瞎编排,你今晚就没饭吃。”李沉渊黑沉沉的脸让人看着的心惊。

    向阳却是不怕,笑嘻嘻的一副无赖样儿,“老大,你可舍不得不给咱们饭吃今天我们可是忙活了好一通呢,不吃会饿死人的。”

    “饿死了给你收尸。”李沉渊瞟了他一眼,洗洗手朝灶房外走,“赶紧把菜炒好上桌,没事儿的就把碗筷饭菜都给搬上桌,别一个个的像个专门扒拉八卦的妇女。”

    “嗐,老大这脾气真是一天天见长。”向阳不怕死的继续调侃。

    都已经走出灶房的李沉渊回头冷眼一扫,薄唇勾出一抹冷笑看向阳缩了缩脖子,这才道:“我这脾气还没发挥出来,明天一早,山上练练。”

    “啊”向阳哭丧着脸干嚎。

    李沉渊却是迈步朝堂屋去了。

    封国麟幸灾乐祸的轻笑,“让你小子去撩拨老虎屁股,这下好了吧!等着明天挨揍吧!”

    “幸灾乐祸别这么明显。”罗建弘也想笑,不过,看着向阳耍宝挺有趣的,一本正经的逗道:“下次撩虎须的时候记得适可而止,这样就不会挨揍了,,真是学不乖。”

    向阳给他们俩白眼儿,怼道:“罗建弘,你小子也学坏了。”哼哼两声把菜往盆里一丢。

    “哈哈哈。”封国麟看他吃瘪,大笑,“还使起小性子来了,比建婷还小。”

    向阳白他们两眼,不理他们。

    封国麟和罗建弘自顾自的笑。

    仲子国看着他们说笑,心情放松了一点跟着笑了笑,却没有接话。

    饭后,罗建弘和封国麟识相的告辞离开了李家,向阳看到一副给媳妇儿管的李沉渊,还想撩拨两句,可是看到李沉渊投来的警告目光,只得作罢,悻悻的跟着罗建弘二人走了。

    仲子国和古向党收拾好桌子和灶房,也告辞离开。

    李沉舟拉着李沉渊坐在床边,把今天到的信给他看,“老爹问我什么时候回去呢,现在必清也在老爹那边,我也好长时间没见他们了。”

    李沉渊看完后,直接把信折两下塞进胸口的衣兜里,“舟舟,你看,你在这里呆的挺好的咱暂时不回去李叔那边行吧?也多陪陪我。一看李叔那信就是吃醋了,要是你回去了肯定没法过来长住了等过年的时候我和你一起去省看望李叔,顺便去拜访一下老爷子,咋样?”

    一副商量的语气,眼里带着期盼。

    李沉舟看在眼里,在他期待的目光中点头,“那你要给老爹回信,说清楚情况过年回去一起过年也好,你都还没去过省老家那边,今年去好好看看。李家是个大家族,里面的人不少,旁支亲戚也不少,上一次回去,我连人都没认完。”

    好些都还没见到,送礼的时候有爷爷他们,她就是跟着走个过场有时候不重要,或者已经疏离几代的亲戚,她连见都没见到。

    这也是老爷子的意思,关系已经远了,没必要让第三代孙女见没得日后自添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