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思想差距

作品:《重生俏甜妻养成记

    李泽田打量了一眼李沉渊,见他面色淡淡的,心下一阵苦笑儿子和侄子的关系冷淡,他能如何?再看李沉舟,他一直不怎么喜欢李沉舟,以前只觉得她是沉渊的拖累。如今再看,人家已经长成水灵俊俏的大姑娘了,沉渊还以为人家家里的关系,如今平步青云。

    他能说什么?他只能说他们都瞎了眼李沉舟明明就是个金娃娃,反而被他们家的人给薄待的小时候差点没活下来。

    “那沉平两口子就别去了,我和你们一起回去看看说来也惭愧,我这个做大伯的还不如白大队长做的好。”

    “大伯父严重了,小时候我和妹妹没饭吃,还得多亏大伯父接济才能活下来这份恩情,我和沉舟一辈子都记得。”李沉渊浅浅一笑。

    李泽田心下一跳,他虽然是农村人,可也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了沉渊这孩子话里的意思他怎会不明白?他是记着他一个人的恩情,其他人就别想了。这就是命啊!当初要是沉平在沉渊过不下去的时候去走动走动,也不至于有如今的局面。

    “都是大伯父应该做的,你是我的亲侄儿,我还能看着你饿死不成?走吧!我们早点去你家打扫好回来吃饭。”

    李沉渊见推脱不掉,只能应了,“那行,我们这就回去,大伯父也去我们家坐坐我和舟舟虽然成年不在家,可家里都还好好的。”

    “那也多亏了白大队长的看顾,你们去过白队长家了没?当初白队长对你和沉舟也是颇多照顾你们兄妹两现在长大了,也懂事了,该走的礼还是得走,别让人说你们两个是白眼狼,不记恩。”和李沉渊一起走出家门,李泽田语重心长的叮嘱。

    听出了他语气里的真诚和叹息,李沉渊出口的话也缓和了一些,“在来之前,我们已经把年礼送到白家了大伯父放心,该走的礼,我都会走的。这些年我在李叔手底下打拼,李叔教了我不少东西,人情往来我都知道。”

    “嗯,,好,那就好。”李泽田默默叹气,本来是有血缘的亲侄儿,处却不如李沉舟家的那些人,“你说的李叔是沉舟的父亲吧?”

    李沉渊点头,“对,多亏了李叔在部队上的看顾,我才能在短时间里摸出点门道来要是没有李叔,我说不定现在也不能爬的这么快。”

    李泽田勉强扯出一抹笑来,和他们一起往李沉渊的家里走到了李沉渊家里,看到院子里干干净净的,一丝枯草也无,顿时更觉羞愧。

    他一个做大伯父的,还没有队上的队长照看的多说来他现在收的年礼已是厚颜了。走进堂屋,面对干净到一尘不染的屋子,他羞愧的老脸微烫。

    “沉渊,我看你家也没什么可打扫的,白队长倒是真心对你和沉舟的。”

    李沉舟拉了拉李沉渊的手,“我去给大伯父倒碗水来,你在这里陪着大伯父说说话。”示意他说说软化。

    李沉渊点头,“好,那就辛苦你了,舟舟。”

    李沉舟莞尔,转身出了堂屋。

    “大伯父,这些年看您过的好,我也就放心了我常年在外,也没时间回来看看您,您要是有什么难事儿可以给我打电话,写信也是可以的。只是写信的时候有些犯忌讳的话就不能说了,进部队的信件都是要经过专人检查的。”李沉渊含笑说道。

    李泽田点头,“我知道,你这孩子是个孝顺的,也是有情有义的孩子家里都还好,没什么难事儿,你在部队上也不容易,有时间多回来看看才是真得。你爷奶他们也老了,身体越来越差,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去了两位老人虽然待你和沉舟不亲厚,可也是你亲爷奶”

    “嗯。”李沉渊淡淡颔首,没了刚才的温和。

    李泽田一哽,剩下的话再也说不出口,“大伯父说着话也是为了你们好,你在部队里需要注意的事情多着呢我也帮不上忙,只能给你一点提醒,该尽的孝道也要尽。”

    “大伯父,您这话都说到这个点儿上来了,那我也不妨和你说一声。”李沉渊冷声道:“该我敬的,我自然会敬着不该我敬的,我也不会去多费心思。您该知道,我和沉舟当年能活下来有多不容易,当年那些人不说看在血缘亲情的份上拉拔一下我们,还落井下石,是认为我们这辈子永远出不了头了吧!无用的子孙拿来何用呢?您说是吗?”

    “呵现在,我虽然不算是很出息,但是,也能养活我自己和舟舟了不需要靠别人才能活下去,当然我这话说的不是大伯父,只是就事论事。当年没把我们当成亲人来对待的,现在也别想我和舟舟以亲近之人的方式来回报他们。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李泽田一时间呐呐的不知该说什么,堂屋里一下子也寂静起来,仿佛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李沉舟倒了一碗空间里的灵泉水,端着走进堂屋里,他们之间的气氛已经很是沉凝。

    “这是怎么了?”李沉舟把装了灵泉水的碗放在李泽田面前,“大伯父您喝水,要是哥哥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您别放在心上哥哥一直念着您的好。总说当年要不是您时不时的送些吃的过来,我们俩怕是早就不在人世了还说他现在能赚钱了,要多孝顺您。”

    盘龙村这边的亲戚,哥哥唯一看重的也就是这位大伯父了。

    “大伯父不生气就好,不然哥哥那心里指定好受不了。”李沉舟笑了笑。

    李沉渊拉着她坐在身边,抬头对李泽田道:“大伯父,有个事儿,我得和您说说。”

    “你说,大伯父听着。”李泽田喝了一口水就放下了碗,然而那一口清凉到四肢百骸的舒畅感,却让人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