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 笔录

作品:《重生俏甜妻养成记

    “那我们不是昏迷了一天一夜了!”罗建婷吃了一惊,“我还以为只是睡了一会儿。”

    罗建弘愧疚的道:“没事了,回来就好了,我们也出来这么多天了,该回去了等案子一了,我们就回去。”

    罗建婷张了张口,想继续在外历练,可是,面对哥哥愧疚的眼神,她说不出自己的想法来最后,咬咬牙,点了点头,“都听哥哥的。”

    罗建弘看出她有自己的想打,可是他不能把妹妹再放在外面了。

    “你要是想历练,等你年纪大一些再出来,到时候我也放心这次你们做的很好,不仅逃了出来,还救了十几个人出来,做的非常好。”

    得了夸奖,罗一凡咧嘴笑,“小叔,出逃的主意是姑姑出的,姑姑为了不让那些拐子发现我们逃了连院子的大门都没开,直接带着那些被拐的人翻墙出来的呢。”、

    罗建弘默默摸了摸他的头,“好了,回去睡吧!”

    “嗯。”罗建婷心不在焉的爬上床,拉了被子盖上。

    罗一凡看着他严肃的脸,不敢再多说,跟着也爬上了床。

    罗建弘坐在床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拿在手里看了两眼,又重新塞回了衣服口袋里自从家里出事之后,便染上了烟瘾,心烦的时候就抽上一根,倒是能缓解一下心情。

    次日一早,罗建弘带着罗建婷、罗一凡俩人吃过早饭,然后去了公安局。

    “罗同志,你们这么早就过来啊!我们队长还在办公室里困觉。”一个公安笑着和他打招呼。

    罗建弘点点头,“昨天田队长说了,让我们今天过来录口供录完口供还有什么需要协助的吗?我们想返程回去了。”

    公安一愣,“这么快就要回去了?我记得你们才到省没几天吧?”

    “是没几天,我在部队上的假期快到了,赶车回去也要两天时间。”这边出了这种事情,他那里还敢让他们出去历练早点回去也好,免得路上赶。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们坐一会儿,我去叫队长出来。”公安笑着点点头,指了指旁边的凳子,转身去了办公室。

    片刻后,田队长从里面走了出来,刚睡醒的人脸上还有点懵当看到他们以后,揉揉眼睛,打起精神笑着走来。

    “罗同志,吃早饭了没有?这么早就过来了。”

    “吃过了才来的,辛苦田队长了。”罗建弘面无表情的说着客套话。

    田队长颔首,从抽屉里拿出纸笔,“那我们先来问一下案发当天的事情。”

    “好。”

    田队长把问题尽量精简,问的都是一些关键点,一点废话都没有。

    问完话,田队长将记好的东西递给他,“差不多就这些了,罗同志还有这两位小罗同志也签一下字。”

    “好,谢谢。”罗建弘接过来先签字,又让罗建婷和罗一凡签了字才算完。

    田队长接过笔记放到抽屉里,和他闲聊起来,期间说道了那些被拐卖的人的下落,“他们被我们送到了省城这边的孤儿院,让那里的院子先照看着等他们的家长来了,再领回去。”

    “挺好。”罗建弘不怎么关心那些人,听了以后也没有别的表示。

    罗建婷却是问道:“田队长,不知道有一个叫夏丹的姐姐,她在哪儿,我想见她一面。”

    “夏丹?”田队长想了想,“是有一个叫夏丹的,不过,因为她是受害者,笔录做完就走了本来是想帮她联系家里人的,她拒绝了,我们给她开了回乡的介绍信,给了她二十块钱,想来现在应该在回乡的车上了吧。”

    回去了?

    罗建婷皱着眉头,低下头,没在说话。

    罗一凡拉了拉她的手,“姑姑,你被伤心,要不我们和田队长打听一下夏丹姐姐的住的地方以后有机会,我们还能去找她。”

    “不必了。”罗建婷毅然摇头,“没必要,只要她过的好就行。”

    本来还想今天见到人了,让哥哥给她一些钱,不管是回乡还是在省城生活都好没想到她已经不告而别了。

    田队长赞叹一笑,“这位小罗同志说的对,只要夏丹同志过的好就行。”

    夏丹经受过强暴,甚至是她以后的人生最不想见的应该就是曾经一起经历过的人,这些记忆应该被遗忘。

    “一凡,你和你姑姑到外面等着我,我和田队长有点事情要说。”罗建弘对罗一凡说道。

    罗一凡嘟嘟嘴,点点头,牵着罗建婷的手走出了公安局,在门外等着。

    罗建弘看他们站在门口没乱走,方才道:“田队长,不知那些拐子招了没有?”

    “多谢。”罗建弘起身行了个军礼。

    “罗通知太客气了,坐下,咱们坐下说。”田队长抬手压了压,示意他坐下。

    罗建弘重新落座,便听他缓缓道来,“这些拐子是一个名叫三山会组织里的人,这个组织在多个省份地区都有人活动属于大型人贩子团体,有些人招了他们知道的一些人的名单,我们已经通知了相应省份的公安局人员,这事儿他们会后续跟进。”

    “当然,我们这边也会继续调查,看他们还有没有同伙同时,也会让各县各镇进行严密的排查,这争取能抓多少是多少。”

    “那就好,那他们说了为什么要抓我妹妹和侄子了吗?我们才到省城,和他们无冤无仇的,怎么就盯上我们了?莫非就因为我们是从外省来的?”罗建弘紧蹙眉心。

    “有一个说了,说是当时你们撞到了一起,看到了你妹妹长得好就起了歹心你侄子那年龄也合适,他们转手就能卖个好价钱。”

    罗建弘紧蹙眉宇,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我知道了,这事儿闹的,让你们也跟着受累那接下来,会怎么处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