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民国小事18

作品:《重生俏甜妻养成记

    “沉舟,慢慢过来。”云沉渊回首看向坐在车内蒙着盖头的新娘子。

    盖头下的李沉舟轻勾唇角,伸出手打在他的肩头上,趴他后背上。

    云沉渊目光柔和下来,没了对方才那佣人的冷厉和犀利,柔和下来的云沉渊就连俊脸都跟着缓和温柔起来背起新娘子往小别墅走,在别墅门槛下跨过火盆才将人放了下来。

    到了夫家地界,马上就要拜堂,自然要将人放下来。

    “恭喜云参谋,贺喜云参谋,今日天赐良辰,郎才女貌相合时。”

    “恭喜了。”

    “云参谋好福气,成婚大喜。”

    云沉渊一一回应,徐管家赶回来时看到这一幕,忙上前招呼着,“各位请坐,请坐,吉时到了,咱们先拜堂先拜堂。”

    “是我们的不是,扰了吉时可不好。”

    “走,那边坐去。”

    围着云沉渊的一群人散去,徐管家朝司仪使了个眼色,司仪了然笑道:“吉时到,新娘新娘拜天地。”

    一个佣人拿了一条红绸过来,红绸中央是一朵大花,新郎新娘一人一头由人领着拜堂。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李沉舟刚拜下去,一道不合时宜的尖锐女声传来,“云参谋,这位小姐不过是个被商户赶出家门的女子,你怎么可以拜她?”

    李沉舟身形一顿,不悦的紧蹙眉头,若非盖着盖头,她还真想往对方脸上招呼在她恼火之时却见一个人影已经拜下,显然云沉渊并未听这人的话,而是完成了夫妻大礼。

    司仪见此,哈哈笑道:“送入洞房。”

    “云参谋,恭喜恭喜,大喜啊!”

    “人生三大喜事,占其一,云参谋今儿个可得陪我们多喝两杯,不醉不归。”

    “人云参谋今儿个还得洞房呢,哪儿能和咱们不醉不归啊?是不是啊!云参谋。”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笑,场面一下子热闹起来之前陡然出声的那个女人不甘又不敢再随便开口,缩到角落里去狠狠瞪着李沉舟。

    云沉渊在临江可是有名的青年俊才,年岁不大却已经身居高位,前途无量不知多少人家想把女儿嫁给他,只是,云沉渊一直不领情,也没有心思成家,大家渐渐才放下了这份妄念。

    谁知道他们刚放下,人家云沉渊就娶了一个被赶出家门的女子。

    云沉渊面色柔和,“大家先去喝酒,酒菜已经上桌了,我一会儿再来和大家喝一杯。”

    “好说好说。”

    “云参谋快点来啊!”

    一行人散去,徐管家等人笑呵呵的将李沉舟送进了新房说是新房,其实就是云沉渊住的房间,不过里面被装修过,以前是白色为主偏冷硬,这会儿更倾向于柔和风。

    “少爷,我去给少奶奶端些吃的,您记得和少奶奶和合卺酒,交杯酒喝了才能百年好合。”

    “知道了。”

    云沉渊心情不错,对徐管家等人的小动作一点不在意,等他们一走就掀开了盖头掀开盖头的瞬间,云沉渊目光痴了,上了淡妆的李沉舟更没了,人面桃花,人比花娇不外如是。

    “真美。”

    李沉舟脸颊发热,大大方方的任由他看,“我今天才好吗?”瞧的跟个二傻子似的,眼睛都不眨一下。

    云沉渊点点头,回过神来道,“真的很美,沉舟,你是我见过最美的新娘。”

    “你见过几个新娘?”就说最美的。

    “没见过多少,不过我那些堂兄弟和哥们结婚的时候倒是看不过少没一个能和你相比的,你在我心里就是最美的。”真诚脸。

    李沉舟抿唇而笑,打趣道:“云先生这贫嘴的功夫倒是练的不错,不知道怎么练的。”

    “我可没练过,说的都是真心话。”云沉渊有点急了,“真的,我没练过。”

    李沉舟笑的越发开怀。

    “沉舟,舟舟,我真没练过,你信我。”云沉渊凑到她跟前,殷切满脸。

    “我信我信还不行嘛!”李沉舟往后仰,“离我远点,徐管家可是说了要和合卺酒的。”

    云沉渊松了口气,“对,我去倒酒。”回身倒了两杯酒过来,一人一杯,两臂相交一饮而尽。

    两人相视而笑,李沉舟将酒杯交给他,云沉渊顺手接过放回原位,回来就问:“饿不饿?早上有没有吃饭?”

    “不饿。”李沉舟摇摇头,听着外面闹哄哄的,往外面瞟了一眼,“你不去陪着他们喝酒?”

    “要的,我先帮你把凤冠拿下来。”云沉渊伸手去接她头上的发饰,却发现怎么解不下来还把头发给搅起来了。

    李沉舟头皮发疼,可再也不敢让他动手了,“云先生,你还是去叫佣人进来帮我取吧,在这么下去我头都要秃了。”

    云沉渊憋着一口器泄了,笑出了声来。

    “还笑,太疼了。”头发疼那就跟撕心裂肺一样的感觉。

    “好好好,我不笑了,那我先出去了让佣人进来帮你取凤冠,你要是累了就睡会儿,饿了就吩咐佣人。”

    云沉渊伸手揉了揉她的后脑勺,笑眯眯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徐管家一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既欣慰又惊讶,“少爷,喝了合卺酒了吗?”

    “喝了,我去陪客人,你给少奶奶准备些吃的让佣人进去伺候着。”你就别进去了。

    徐管家笑着点头,“是,少爷放心,前边已经有人在招呼着了。”

    “嗯。”

    云沉渊一走,徐管家欢喜的差点手舞足蹈,回头就和女佣道:“去给少奶奶端点心、茶水和饭菜。”

    “是,管家。”

    女佣刚要走,徐管家又道:“今天你就伺候少奶奶,其他的都不管。”

    “明白,我一定会伺候好少奶奶的。”

    这边交代清楚,徐管家去找云沉渊,却见云沉渊直接被猛灌酒,问题是云沉渊还乐呵呵的喝了捂住额头,忍不住低骂了几句,挡酒的都哪儿去了,少爷这样晚上还怎么洞房?

    徐管家转了一圈,可算是找到了提前找好的替酒的,把人拉到云沉渊身边,又把云沉渊拉出来,“少爷,您少喝点,让他们俩个多喝些不然您今天晚上可别想洞房了,一声酒味少奶奶可不爱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