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民国小事44

作品:《重生俏甜妻养成记

    年青青没遇到重男轻女到这种程度人,张了张口,内心的震撼让她都忍不住怜悯这位严家的。

    徐景邑捏着她的小手,宽慰道:“她来了咱们家,至少得伺候你半年半年之后回去,她家闺女也大了,再注意着点儿,左邻右舍的也看着点,想来不会再夭折了。”

    “嗯。”年青青点点头,有点感慨,“咱们女人家第一次投胎在娘家,娘家对我们好就好,对我们不好也只能受着第二次投胎在夫家,夫家好,日后的日子就顺畅,夫家不好也只能生受着。”

    “我对你不好吗?”徐景邑浅笑问道。

    年青青毫不犹豫的螓首,“好,很好。”

    “所以,你的第二次投胎投的很好。”徐景邑脸上的笑容逐渐扩散,眼里带着点点得意之色,“瞧瞧我家青青现在越发娇美了,这可都是我的功劳。”

    “臭美的你。”

    徐景邑轻笑出声儿来,伸手抱着她,“别人如何过与我们无关,各人有各人的过法只要你在我身边开心幸福就好,别人的不幸是她们自己的选择,现在可不是以前,离婚是被允许的。只要有那勇气冲破牢笼,她们的未来必定会比现在好。”

    主要是敢拼敢干敢冲,如今的妇女多数已经被旧时候的规矩束缚认为离婚、合离、被休弃不光彩,被会世人唾弃,被周围的人瞧不起,从未想过冲破这些束缚,得到属于自己的人生。

    人的一生过什么样的日子,往往都是取决于自身。

    年青青一想也是,“话是这么说,但是,社会环境的限制,女性的地位想要改变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争斗。”

    “嗯。”徐景邑含笑点头,“这些事情与我们无关,我们就这样隐姓埋名,相守一生也不错外面的战争与我们无关,虽然这么说有点不负责任,但,乱世之中自保都很难,我没有能力去改变那么多东西了。”

    拍了拍他的手,年青青伸手抱着他,依偎进他的怀里。

    “我明白,我们有现在的生活不容易。”

    徐景邑抱着娇妻笑的开怀,“青青,外面的生意,除了港城的都在往延安这边转移以后,我们的重心都会在延安这边。”

    “全部转移?”

    “是,我早就吩咐了咱们干爹了,这都几个月了延安沿路的城镇都已经有我们的店铺,衣食住行都有,产业转移的很快。我那些亲信和心腹也已经过来了,港城那边还留了一小半人,若是我们在延安这边遇到什么事儿,还能去港城,算是我们的一条退路。”

    年青青心下大安,“你安排就好,我不懂这些,只要在你身边就好。”

    一个月时间,年青青度日如年,身上都馊了,酸臭酸臭的被俩个稳婆看着,连洗澡都不行,再加上严家的也在坐月子,人家都没说什么,她反而显得矫情了。

    月子时间一过,年青青迫不及待的让田稳婆和虞稳婆烧热水洗澡,舒舒服服的洗了六桶水才停下来浑身馊臭味儿,再不洗澡真是不能活了。

    穿戴好,擦干头发,年青青摸了摸腰,衣服居然松弛的厉害一个月子坐下来,她不仅没有胖,还瘦了一些。

    “多穿点,现在天气凉了,小心着凉。”徐景邑从衣柜里拿着一件貂裘大衣给她披上,“刚出月子要多注意着点,在外面行走也要注意着,不能走的太久,以免累着。”

    “不会累着的,这一个月我都快发霉了我想去外面看看。”乖乖穿上貂裘大衣,拉着他的手就往外走。

    任性无忧的样子让徐景邑觉得做这些都值得。

    拉开房门,外面一片冰天雪地,远处各家的窑洞外都堆积了雪枯竭的树干上被层层雪花压的沉甸甸的,周围白雪皑皑,她家院子里雪堆积的很厚,出行造成了一个个深坑般的脚印。

    “好冷啊!”

    冷风灌来,年青青打了个哆嗦,后退了两步徐景邑将人揽进怀里,用大衣一遮,挡住了风雪。

    “外面太冷了,别出去了。”徐景邑顺手关上房门,将人带回来,往火炕上一放,“到处都是雪,没什么可看的你刚出月子,不能受凉的,乖乖在屋里呆着,想看看外面,我把窗户给你打开,让你看。”

    年青青搓搓手,笑着点头,“行吧,我这身体在屋里呆了一个月,每天暖烘烘的供着,这会儿出去确实适应不了。”

    徐景邑这才有了笑模样,到窗边拉开窗户冷风伴着雪花吹了进来,屋里的暖意被吹散了几分。年青青忍不住起身走到窗前,望着外面的雪景,俏脸上洋溢着笑意。

    “我还没见过这么大的雪呢,纯洁无瑕,真好看。”

    徐景邑用大衣给她挡住风雪,把她往温暖的怀里揽,“延安这边风雪大,每年都会下雪,以后怕是会看腻。”

    “那也没事,有的看总比没的看好。”年青青仰头轻笑,突然,笑容凝结,有些忧心,“延安这边的雪这么大,天气又冷,进出也不方便,我们吃的用的怎么办?”

    “这会儿才想到呢,傻姑娘。”

    徐景邑捏她鼻子,宠溺一笑,“早就备下了,我们家地窖里藏了白菜、萝卜和其他的菜干,大米白面也有牛肉、羊肉和猪肉都冻了一些,足够我们吃过一个冬季了。”

    “那镇上的铺子呢?”年青青关心道。

    “镇上的风雪虽大,但有人打扫,生意还是会做的咱们家的布庄在镇上可是鼎鼎有名的,布料上佳,价格也不是太高。”徐景邑抱着她摇了摇,缓缓道来,“我们布庄如今还请了裁缝,干爹把铺子旁边的院子和小楼都给买下来了以后的绣品和定制服装等活儿都在旁边的小楼里,咱们布庄就能腾挪的开了,现在可宽敞了。”

    “还有旁边的小院是空的,我们以后还能去住住,不用一直呆在山坳村住腻味儿了就换,往来的城镇都有我们的产业,以后想去那里就去那里。”徐景邑为她勾勒出一幅悠闲盛世的局面,仿佛就生在盛世一样,想去哪儿就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