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大佬在现代56

作品:《重生俏甜妻养成记

    测试完视力,两人是修炼之人,视力是绝对没问题的出来的时候,刁教练一人给了他们一本书。

    “三天后就是一次科目一考试,也就是理论到时候会在电脑上答题,你们先做好准备,十八号上午你们记得来驾校,我会提前给你们预约考试。”

    出了驾校,伏年又将姜毓秀送回了学校,约定好十八号一起去参加理论考试。

    云清陵目送姜毓秀的背影消失在学校门口,缓缓收回视线。

    玄真道:“清陵,姜毓秀这个姑娘不错,不过,她的命运奇特你若是与她牵扯上,必定会被牵连,你可想好了。”

    云清陵浅笑,眼里有憧憬,“若是能与她在一起,即便被牵连又何妨再说了,命运也不是一层不变的,以后我多为她做好事,甚至与她一起改变命运不是很好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才是夫妻啊!”

    “行吧,你说的很有道理。”玄真摇摇头,“你师傅若是泉下有知,必定会高兴的他走的时候都担心你以后孤孤单单一个人,就算有整个正一派的弟子,你也不怎么亲近他们。想找个人说话都没有,你这孤僻性子也不知道怎么养成的如今又一个让你甘愿改变自己的人,师叔为你高兴。”

    伏年在前面开车,静静凝听他们说话。

    云清陵嘴角的笑容收了收,对于师傅,他是内疚的当年下山的时候师傅就去世了,而且是为了他去世的。当年他的命运也有发生了变化,师傅唯恐以后性命不保,强行探知天命,结果被天道反噬,因此而丧命。

    从那以后,他就没有回过正一派。

    “师叔,正一派可还好?”不是问某个人,而是问的整个门派。

    伏年突然有点心酸,师兄看着云淡风轻,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他的心里也是苦的吧。

    玄真轻笑,“好的很,我们正一派可是玄门正道门派,又是正道之首面对这个天道隐没的世界,我们生活在这里,还有什么不好的?”

    “师叔,你说咱们这个世界有没有可能回复到鼎盛时期?”

    “不可能的,天道都衰弱了,我们如何能做到?”玄真摇头断言,“清陵,我们不过是这个世界的沧海一粟,我们不是不可替代的人这一生能好好过就好,不要想那些太过高远的东西。”

    云清陵微微颔首,“我明白,师叔放心,我知晓我也没什么大志向,能和毓秀一起过百年就好。”

    梦里那些场景让他向往,但抵不过面对姜毓秀时给他的诱惑大毓秀是他心里多年的梦,如今,梦中人就在现实中,他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如此便好。”

    伏年将车开进碧翠湾,云清陵出言相留,“师叔,您下山了暂时没什么事儿,不如就在我家住下?”

    “你这里挺大的......”玄真有点心动。

    伏年见此,忙道:“谢谢师兄好意,我师傅来了自然是住我家的我家也不小,风水也不错,虽然不是别墅,两个人还是能住的。”

    “就你那个狗窝,好意思请你师傅过去?”毫不留情的揭老底,伏年捂着胸口,只觉被一万点暴击,老脸都没了。

    玄真笑哈哈的说道:“我就住你师兄家,这里挺好的你自个儿回去吧,有事为师给你打电话。”

    伏年腆着脸连连点头,“那行,有事儿您给我打电话,我给您去办您在师兄家有什么想吃的想用的就给我打电话,随叫随到。”

    “行了,赶紧走吧,别在这里磨蹭了就你那守不住财的命,为师真不好意思压榨你。”

    “那我真走了,师傅再见。”

    伏年一走,玄真无奈含笑,“这孩子,这么多年了一点没变,还是这么喜欢粘着人就是命中无财,这点有点可怜了。”

    “现在就算不错了,总比睡大街好。”云清陵也是满心无奈,他的命格好,命里无缺当年师傅察觉他的命格会因为一些原因改变,就是怕他以后会遭遇五弊三缺,甚至是更严重的事情。

    五弊:鳏寡孤独残。

    三缺:钱命权。

    却其一就是一辈子,惨。

    伏年就是缺钱,也幸好不是缺命。

    缺钱的弊端就是永远存不住钱,一开始下山的时候,伏年还不服命,一个劲儿的接活儿结果,凡事赚到的钱只能留下一两百,也就够两天吃饭的钱。赚的钱要是及时用完还好,要是用不完,立马会发生去财消灾的事情。

    甚至,那一段时间伏年都只能睡大街和天桥底下后来实在是过的太惨了,只能来投靠他。在碧翠湾跟着他住了一年,他自己找到了一个避灾的方法,赚的钱立马赚出账户,放在别人的名下,买的房子也不能写自己的名字,要写别人的名字。

    反正有他不能扯上大笔钱财,否则,立马就要遭遇各种各样的灾难。

    玄真听后也是笑不可抑。

    “伏年这孩子确实有点惨,不过,入了咱们这一行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弊端不像你,命里只缺父母亲缘,其他都齐全,天生好命。”这种命也被归类到天道庇护之人中。

    云清陵没接话,这话让他怎么接?

    玄真笑了一会儿,又道:“我观姜毓秀那姑娘命里父母亲缘淡薄,你已经亲缘淡薄到几近于无的程度了,再严重下去,怕是所有认亲都得被影响你真不怕被她牵连?”

    “没什么可怕的,我那对父母一心认为我是个灾星,把我送到正一派就不管了我就当没有他们,其他的亲人也没什么接触,反正家族企业里的分子该我的早就占了。我也是父母缘分淡薄,我们俩谁也别说谁。”轻描淡写的话,却让玄真莫名的为他心疼。

    毕竟是从小看到大的孩子,谁家孩子谁家疼。玄真是知道云清陵在家族企业里占了大半股份的事情,那些股份还是云清陵他爷爷在世的时候直接转到他名下的,以前由他师傅作为监护人,给他保管。云清陵一满十八岁,他师傅就把股份和钱都转到了他的名下,万事不管了。

    “那倒也是,你们都是有父母跟没父母没两样除了父母缘分,命里什么都不缺,也不少他们两个就是了。”玄真笑容满面,这么一算,他们还真挺般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