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零章 狙击张献忠(上)

作品:《带着军火库闯大明

    张献忠是枭雄式的人物,有手腕,也有能力,但同样心狠手辣。

    这样一个人,手上掌握六十万大军,并且还与自己的势力范围交接,唐宁自然要小心提防。

    但是,新军的大敌始终是清廷,张献忠还要排在后面,所以唐宁只能先将主要精力放在了清廷身上。

    对张献忠只能先监视加安抚,最重要的是监视,以便在其有什么不轨之心时,能够采取及时的措施予以应对。

    否则的话,这种人一旦破坏起来,那是非常恐怖的。

    现在,张献忠终于下定决心,要与弘光政权媾合,准备向应天府下手,双方的对立已经不可避免。

    来不及请示唐宁,宋云舒直接同意了参谋部的计划,因为唐宁在进军辽东之前,已经与她交代过。

    张献忠回川的第一件事,就是整顿军务,准备物资。

    此前他出兵陕西,只动用了十万左右的军力,毕竟清廷为了抗击新军,已经调走了陕西的大量兵力,让陕西的防守变得空虚。

    现在不同了,他要将目标改成湖广,湖广实力雄厚,兵力有二十余万。

    其中十余万是归降新军的原大顺军,另外还有湖广总督何腾蛟八万兵力。

    新军还不知道,何腾蛟已经暗中归向北方的弘光帝了,双方已经取得联系,到时候大西军进军湖广时,里应外合将归降新军的十多万顺军灭掉。

    张献忠自然知道何腾蛟与顺军之间的矛盾,当初,顺军是先投靠的他何腾蛟。

    结果,在唐宁打败阿济格,攻下应天府后,顺军迅速的改头换面,被新军招揽了。

    这种事情,不管发生在谁身上,肯定是颜面无光的。

    更何况,何腾蛟也是弘光政权时的大臣,受湖广总督,此际弘光帝再重登帝位,复归也无可厚非。

    只要顺利拿下湖广,再到应天府就通达了很多,只要江北的多铎等各部清军拖住新军,他张献忠的大西军就可以势如破竹的直逼南直隶。

    他不怕多铎等清军不尽力,只要满清敢耍花样,他张献忠就敢再迅速的退回四川,到时候看谁更吃亏。

    顺利抵达南直隶之后,方国安、王之仁等人也会起兵响应,到时候以巨大的兵力优势拿下应天府城应该不是难事。

    届时,他张献忠就可以坐拥江南半壁江山,而不是窝在四川。

    在四川即便称帝了,那也和蜀王的名头差不多,如果夺了半壁江山,那就完全不一样了,那才是真正的帝王。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弘光朝老臣都愿意再复归弘光帝,比如秦良玉,就明确的拒绝了弘光帝的要求。

    此番进军湖广,要小心防范石柱的秦良玉。

    本以为秦良玉的白杆兵被唐宁抽调走了会有机可趁,趁唐宁远征辽东,将石柱这颗眼中钉给拔掉。

    结果没想到,偷鸡不着蚀把米,几次进攻石柱,都惨败而归。

    因为石柱在多处重要位置修筑了暗堡,里面布置新军的神兵,有多少人都冲不过去。

    无奈之下,只能熄了攻占石柱的心思,此番出川进击湖广,也只能绕过石柱,但是要防止白杆兵出石柱袭击侧后。

    所以,还是要派重兵严密监视之。

    正因为如此,张献忠才不敢怠慢,他要调集大西军主力东征,以雷霆万钧之势取得胜利,以免夜长梦多。

    对他东进意图最为支持的,自然是长子孙可望,所以张献忠很多大事都与长子孙可望一起处理。

    五月四日这天,一队大西军在成都府的主街两侧戒严,成百上千的大西军手持武器站在街道两旁,以防突然有百姓冲撞了他们的大西王。

    张献忠和孙可望等一队将领骑着高头大马缓缓而过,在他们前面是一队开道的步兵,身后的是骑着战马的将领和亲卫。

    再后面又是大队步兵紧随而行,浩浩荡荡,既体现了大西王的威严,又可以保障大西王及众将的安全。

    街道两侧的百姓跪伏在地上,头都不敢抬,恭敬有嘉。

    甚至为了表示对大西王的尊敬,街道两侧的居民都要来到街边迎接,如果发现有人在楼上,那可是大不敬。

    毕竟皇帝可是高高在上的,怎能由平头百姓比自己更高一些呢。

    但是,凡事都有例外,在临街的一间药铺的二楼,有一道微微开始的窗户缝隙,后面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远方。

    不时的,他还会用望远镜进行观察,直到他微一点头,然后转过身在身后一个微瘦青年耳旁低语了一会儿。

    微瘦青年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立即上到三楼。

    他来到三楼的一角,拿起墙边的一根棍子,有规律的向顶上的木板捅了几下。

    随着吱呀一声,一块方形木板向上翻起,露出一个可供一人进入的方形入口。

    原来这上面还有一个隐密的小阁楼,没有楼梯,所以需要用到梯子,微瘦青年搬过一边早准备好的梯子,飞快的爬了上去。

    “怎么样?”看到微瘦青年上来,一个声音问道,原来这个小阁楼并不是空的,里面还有着另外两人。

    微瘦青年没有立即答话,而是小心的从阁楼上的东侧面上揭下一块木板,扑扑的掉下一片灰尘下来,显然这里已经有些时间没有打开过了。

    木板揭下,立即露出一个小窗口出来。

    微瘦青年又挪动了一个身体,在旁边的另一个方位又揭下一块木板。

    然后才说道:“目标在最前面,骑黑马的是张献忠,戴着红顶毡笠。他右身边,稍稍落后他几尺的是孙可望……”

    微瘦青年详细的将目标特征描述清楚,然后才道:“上头的意思,此次我们的目标主要就这两人,张献忠和孙可望,只可成功,不许失败。”

    两个狙击手点点头,各分一个目标,然后立即进入各自射击阵位,正是刚才打开的两处窗口。

    之所以将窗口提前一步打开,是因为目标还未抵近,此地关注的人不多,提前一步打开引起的注意会更小。

    外边的声音越来越大,显然目标在向这里接近。

    由于街道的原因,想要伏击,只能在街两侧的房屋中,这就要考虑到射角的问题,隔得太远,别说射角很小,就是连目标都看不到。

    所以,首先要等目标进入视野中,然后才能考虑射击时机。

    “目标进入视野,距离八十五丈……。”微瘦青年左边的狙击手轻身道,枪口随着目标的移动,在缓缓移动着。

    “目标进入视野,距离八十五丈左右……”微瘦青年右边的狙击手也出声道,枪口也时刻锁定着目标。

    “距离还是有些远,角度也有些小。要一击必中,再等等……”微瘦青年说道。

    几人开始耐心的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