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猪头,泼你的是我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秦琰煜眼眸冰冷地望着飞掠而来的红衣人。

    夜一飞起抵挡。

    一红一黑在半空中交缠。

    颜芷枫见乐乐没事,顿松口气,纵身跳跃,飞到乐乐面前。

    乐乐从秦琰煜怀里扭出来,向她扑来。

    秦琰煜脱口而出:“小心。”

    却见乐乐稳稳落在颜芷枫怀里。

    颜芷枫淡淡瞟秦琰煜一眼,二话不说,抱着乐乐离开。

    冷夜偷偷打量自家主子。

    这是主子第二次被人无视了吧?而且是被同一个女人无视了。

    秦琰煜表情讳莫如深,即便是从小跟在他身边的冷夜,也猜不透他此刻在想什么。

    “娘亲,你不跟煜叔叔打声招呼吗?”

    乐乐回头看秦琰煜一眼,小声问道。

    “你跟他很熟?”颜芷枫垂眸,眼里露出赤果果的威胁之意。

    乐乐吐了吐小舌头,笑道:“煜叔叔送了我一个护卫,我想把护卫带走。”

    正在跟红邪打架的夜一动作顿时一滞,险些被对方的攻击击中。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颜芷枫训他,“教过你多少次了?不能乱收东西!”

    我不是东西!

    夜一内心呐喊,喊完又觉不对劲。

    他哪里不是东西了?

    不对,他本来就不是东西。

    高手打架,最忌讳乱了心神。

    夜一不注意,被红邪打中胸口,倒飞落地。

    红邪嗤笑一声,足尖轻点地,飞向颜芷枫。

    颜芷枫走到一半停下,侧身,轻扫向秦琰煜:“红邪交给你们,算是弥补你们犯的过错。”

    “什么弥补,明明是你偷了……”

    冷夜话未说完,便被秦琰煜打断:“想要他的命还是弄残他?”

    这话问的是颜芷枫。

    颜芷枫秀眉轻挑,似笑非笑:“随你。”

    说完,抱着儿子回到她坐过来的那辆马车。

    “娘亲,车里怎么会有个丑八怪?”

    颜乐看到车里那张猪头脸,吓一跳,两眼圆瞪,拍着小胸脯压惊。

    颜芷枫淡定回道:“这是肉票,咱们回城吃饭住店,都要靠她。”

    颜乐一知半解地点了点头。

    颜芷枫隔着车帘让车夫起程。

    车帘子在这时被撩起,那个穿着锦衣通身贵气的俊美男子如进自家门般从容走入。

    “煜叔叔!”颜乐高兴地喊了一声。

    颜芷枫坐在原位,慵懒的美眸泛着微冷的光:“出去!”

    秦琰煜没搭理她,看向颜乐问:“马车坏了,能否坐你们的车进城?”

    颜乐开口就要应下,被颜芷枫的手及时捂住。

    “呜呜。”颜乐左右转着脸想要说话。

    颜芷枫悄悄捏了捏他的屁股,颜乐感觉到屁股后面的威胁,可怜巴巴地看向秦琰煜,煜叔叔,不是乐乐不帮你,实在是娘亲太彪悍啊。

    秦琰煜眸光轻漾,扫视车厢一圈,径自找了个位置坐下。

    看着泰然自若,跟进了他自己家似的男人,颜芷枫嘴角微抽,神色不悦:“滚出去!”

    秦琰煜自然是不会滚的,他一本正经地回了一句:“不会。”

    装蒜!

    颜芷枫抬脚踹向他。

    秦琰煜身体微晃,轻松避开她的脚。

    就在这时,马车忽然动了起来。

    颜芷枫原本可以收回脚稳住身体的,因为周遭突然晃动,她的身体也变得不受控制,似要撞到车厢壁角。

    她腰身一扭,意图自救。

    然而,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胳膊,力量之大,轻易将颜芷枫拽起。

    马车忽然剧烈颠簸了一下,咚的一声,颜芷枫撞到结实的肉盾,冷香扑鼻而来,有些熟悉。

    不待她细细感受,一道力把她推送到身后坐垫。

    秦琰煜全身绷紧,腰板坐得笔直,表情也绷得紧紧的。

    谁也看不出来,此时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认识秦琰煜的人都知道他有洁癖,尤其厌恶女人的接触。

    方才抓住颜芷枫是下意识的举动,他没想到对方会突然撞到自己身上,当对方跌落在自己怀中的时候,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把对方推开。

    可在推开之后,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不舍和留恋,指尖仿佛残留着细腻滑嫩的触感。

    这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

    他碰到女人,竟然不是厌恶,而是留恋!

    颜芷枫跌坐在坐垫,背靠车厢,美眸圆睁瞪向对方,见对方端坐的模样好似柳下惠,心里的火气无处可泄。

    车厢里安静得诡异。

    颜乐黝黑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然后捂着嘴窃笑,小肩膀一抖一抖,模样滑稽。

    “笑什么?”

    颜芷枫与秦琰煜不约而同看向他,问出声的是前者。

    颜乐捂着嘴直摇头,灵动的大眼睛笑得贼兮兮的。

    母子连心,颜芷枫一看他的小模样便猜到他此时脑瓜子又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只不过具体是什么,她不知道也懒的猜。

    接下来的路程颜芷枫没再赶秦琰煜下车,只当他是个透明人。

    秦琰煜也不尴尬,悠然自得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狭长深邃的眸子时而看看颜芷枫,时而落在颜乐的圆脸上。

    “呜呜。”

    座椅下响起闷哼声。

    颜芷枫差点儿忘了还有宋贞慧这么个人质。

    秦琰煜眸光淡淡扫了眼宋贞慧,目光重新落回颜芷枫母子身上。

    “呜呜呜呜!”宋贞慧挣扎,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听音调,应是叫颜芷枫放了她。

    她没看到颜芷枫,也没听到颜芷枫的声音,因为此刻她滚落到座位下面的空间,她像毛毛虫一样扭着身体挪出来一些,喷火的眼睛忽然愣住。

    映入她眼帘的不是让她仇视的颜芷枫,而是一个俊美无俦的的年轻男子。

    只见他金冠束发,狭眸深邃,眉飞入鬓,琼鼻高悬,薄唇如绯,身着幽龙纹底黑色锦衣,暗金云纹若隐若现,静静坐在那儿,自有一股慑人气势。

    宋贞慧眼中闪过惊艳之色,她在樊城长那么大,从来没见过那么俊美的男人,即便是她那个人中龙凤的大哥,跟眼前男人一比,也得被比到尘埃去。

    她的心不受控制地飞快跳动。

    噗!

    宋贞慧被一杯冷水泼了一脸,她忍不住张嘴尖叫,塞在嘴里的布被顶了出来,伴随着她那尖厉如鬼的叫声。

    马车里两大一小不约而同皱起眉头。

    “闭嘴!”颜芷枫轻斥。

    “颜芷枫!你敢泼我!信不信我让轩王重新处置你!”宋贞慧根本没看到是谁泼她,睁眼就威胁颜芷枫,已然认定泼她一脸水的是颜芷枫。

    “猪头,泼你的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