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出淤泥而不染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一秒记住,无弹窗网络!

    “杀!”

    又有两个杀手逼近。

    乐乐把灵儿护在身后,紧张地晃动缠在手腕的缠思铃。

    “不许动!”

    缠思铃攻击并不是随便就能产生的,首先使用缠思铃的人必须冷静,而且要注入真气,此时乐乐一紧张,失了冷静不说,更是忘记注入真气,对杀手没有起到半点作用。

    这下乐乐急了,惊呼道:“娘亲!”

    颜芷枫抬眸,看到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心神大乱,手中的剑想也不想便射向杀手。

    “夜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躲在暗处,出来!”

    “求人相助就你这个态度?我出手可不是因为你啊!”夜一从高处飞落,手腕甩动,一把月牙飞镖旋转着飞速射向黑衣杀手。

    噗!噗!

    一连击中两名杀手,血柱喷涌,染着鲜血的飞镖飞回夜一手里。

    夜一几个跳跃,已到了乐乐和灵儿跟前。

    “小鬼,怕不怕?”他笑眯眯地问,眼里闪着戏谑的光。

    他一直隐在暗处不出来,坐在一棵高大的乔木上看戏,心里只是想惩罚一下那个嚣张的女人而已,哦,顺便再吓吓眼前这个小鬼而已。

    “呸,臭不要脸!吓小孩很好玩吗?幼稚!”乐乐扔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刚刚灵儿都摔倒了,赔偿精神损失费和医药费!”

    一只白嫩嫩的小爪子伸到夜一面前。

    夜一笑容龟裂,不可思议地瞪着自己面前胖乎乎的小手。

    他救了小鬼,小鬼不谢他就算了,居然反讹他?

    这什么世道!

    真是青天白日活见鬼了!

    “小心背后。”乐乐很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夜一闻言瞬间回神,略显狼狈地躲过身后的剑,斜踹一脚,同时月牙飞镖再次从手里飞旋而出,出其不意将黑衣杀手抹杀。

    颜芷枫见两个包子有夜一照看,她便全心全意对付杀手。

    没了分心,她出手又雷厉风行,招招都是最简洁且直击要害,不到半刻钟的功夫,这些杀手全部毙命。

    在他们身上自然仍然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不过有没有对她来说都一样。

    会处心积虑想要杀她的人不外乎那么几个,一一排除,幕后黑手不难猜测,马上就要到秦都了,还怕没有机会复仇?

    回身,冷冷扫了夜一一眼,颜芷枫径直朝两个小家伙走去。

    “喂,我好歹救了你儿子,你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连声谢都没有。”

    锵!

    一道银光乍现,染血的软剑弹向呱噪的男人。

    夜一往后闪了几步,摸了摸鼻子,一脸后怕:“我说你这个女人未免太不讲道理了,我救了你儿子,你居然恩将仇报要杀我,要不要那么凶残!”

    颜芷枫不予理会,蹲下身检查了两个小不点的情况。

    乐乐还好,灵儿刚才摔了一跤,手掌和膝盖都破皮了。

    不过小姑娘很勇敢,没有哭。

    颜芷枫带着两个孩子到溪边清洗,替灵儿处理伤口。

    被无视了的夜一气得吹胡子瞪眼,当然,如果他有胡子的话。

    他想就这么离开,可一想到主子交给自己的任务,又不得不留下,心里那个憋屈啊。

    颜芷枫这个不可理喻的女人不理他,那找两个小鬼总可以吧?

    夜一觉得小姑娘最善良,容易心软,把她当突破口。

    “灵儿丫头,疼吗?”

    “不疼。”

    灵儿果然是最乖巧懂礼啊!

    夜一心下一喜,正要再接再厉,忽听乐乐说道:“灵儿,不要跟他说话。”

    “哦。”灵儿没问什么,乖乖应下。

    夜一错愕睁大眼,不是吧,这小鬼忒小气了,而且居然管那么宽!

    “灵儿,别听他的,夜一叔叔刚才救你,你真要不理叔叔吗?叔叔好伤心。”夜一故作委屈,那表情说伤心欲绝也不为过。

    灵儿张了张嘴,瞟了乐乐一眼,乐乐正紧紧盯着她,于是灵儿朝夜一露出一个抱歉的眼神。

    靠!

    夜一气得转身离开,嘴里念叨着:“一丘之貉,一群白眼狼!”

    可惜,没人出声留他。

    这下夜一可尴尬了,他感觉自己在唱独角戏,人家根本不鸟他。

    最后,他郁闷地躲了起来,等回到秦都,他一定要扔了这吃力不讨好的任务,主子想找谁护着他娘俩另找人吧!

    “乐哥哥,为什么不理夜一叔叔啊?”灵儿小声问。

    “笨!”乐乐点了点她的额头:“夜一叔叔故意吓我们和娘亲,当然要给他一点教训让他长点记性。”

    “哦。”灵儿用手背揉了揉被乐乐碰到的位置,甜甜一笑,“还是乐哥哥聪明。”

    “那是当然,不过师公说过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在我身边呆久一点,也会变聪明哒。”

    “啊,那乐哥哥跟灵儿在一起久了,会不会被灵儿带笨了?”灵儿紧张地问,漂亮软萌的小脸满是担忧。

    乐乐:“……”

    “噗哧!”颜芷枫难得见聪明的儿子被人堵得哑口无言,顿时乐不可支。

    “当然不会,我是荷花,啊,不对,我这叫出淤泥……出淤泥而不染,你想把我变笨,除非天下红雨,太阳打西边出来!”乐乐很快找到了应对的办法,对自己的回答很满意。如果这时候有尾巴,一定得意地翘起来了。

    “哈哈哈!”

    突然其来的笑声引起了两大一小的注意,循声望去,声音是从溪面上传来的。

    一叶扁舟从上而下,由远及近。

    扁舟上,一个身穿青色锦袍的男子侧身而靠,左手支着脑袋,右手执一把闪瞎人眼、金光灿灿的扇子,左腿伸直,右腿屈膝,姿态甚是潇洒。

    “虫子飞你嘴里了!”乐乐忽然大喊。

    那名男子闻言一慌,没有多想赶紧闭上嘴。

    “笨蛋!”乐乐学他大笑,声调都一样。

    青衣男子明白自己被耍了,不由挑高了眉毛,满脸不可思议。

    他竟然被一个小毛孩戏弄了!

    居然被这么小的奶娃骗了,好没天理,传出去他一世英明可就毁了。

    男子摇晃着金光闪烁的扇子,双眸灼灼地盯着小孩:“小东西!”

    乐乐把脸撇开,不鸟他。

    男子叫了几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桃花眼微眯,忽的手拍打竹船,身体一跃而起,轻踏溪面,飞到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