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闯王府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一秒记住,无弹窗网络!

    颜芷枫险些气炸肺,这个男人简直像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开,关键是他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对她指手画脚。

    对方武功比她高,明着来打不走她,颜芷枫怒问:“你到底想怎样?”

    “回去,以后不准再来这种地方。”

    “什么地方?不正经的地方?”颜芷枫借用他之前的词,语气满满嘲讽。

    “是!”

    “行!走就走!”颜芷枫心道,老娘下次来你还能知道不成?

    ……

    蒋国公府。

    “滚吧!明天叫夜一过来,你别再来打扰我。”

    颜芷枫毫不客气地下逐客令,不待他反应,纵身跃入高墙。

    秦琰煜站在高墙外,面沉如水,不知在想什么,过了许久,才转身离开。

    ……

    大清早的,轩王府外有人大闹。

    轩王被吵醒,发现自己居然趴在书桌上睡着了,一时有些懵。

    “王爷,王妃……不,是前王妃在府门外大闹,试图闯进来。”外面传来管家紧张的叫声。

    秦景轩揉着眉骨的手猝然停下:“你再说一遍?谁?”

    “前……前王妃啊,就是王妃的姐姐。”管家小心翼翼地回答。

    砰!

    书房内发出一声巨响,管家心下一惊,忙问:“王爷,您还好吗?”

    紧接着便听到一声愤怒的咆哮

    “颜芷枫,你居然有脸回来!”

    房门从里面打开,浑身煞气的秦景轩大跨步而出,那充满杀气的眼睛、冷酷如冰的俊脸以及惊人气势,让在王府混了几十年的管家也感到震惊。

    一个前王妃竟然对王爷影响如此之大,难道那么多年王爷仍然恨着那个女人吗?

    没理会管家呆滞的表情,秦景轩大步流星地冲向王府大门。

    他还没去找那个贱人算账了,她倒自个儿来了。

    很好,省了他的麻烦!

    管家回过神来,见王爷已经走远,连忙快跑追上。

    “王妃呢?”秦景轩走到半路,随口问了一句。

    “老奴不知,应该还歇着吧,老奴现下让下人去请?”

    此时不过卯时一刻,大部分人还在睡呢,管家也是被门房吵醒,听说外面大胆闹事的是颜芷枫,这才穿上衣服急急忙忙过来禀告轩王。

    秦景轩一听颜芷杏未起,便道:“不必了。”

    夏日卯时一刻,正是天刚亮的时候,王府大门外并无闲杂人等,只不过地上躺着十几个捂着手脚或腹部呻吟的护卫,看上去颇为凌乱。

    颜芷枫可没在外面等的耐心,她来这里一趟既不是闲来吃饱撑着,也非来受气的。

    王府不让进?

    她偏要进!

    进去被拦?

    那就打进去!

    狭路相逢!

    秦景轩气势汹汹而来,没想到走到绕过弯走到二进门的时候就看到迎面而来的颜芷枫。

    哦,不只颜芷枫一人。

    颜芷枫为首,后面还跟着十几个明显一看就是练家子的打手呢。

    没料到颜芷枫竟然真闯进来的秦景轩在看到她的时候不由愣住。

    颜芷枫也停了下来,杏眸半眯,冷淡地打量着面前俊美的锦衣男人。

    脑海中有关原身的记忆很模糊,不过有一张脸倒是挺清晰,那是深深印刻在原身脑海中的男人,正是眼前这个人。

    的确有一副好皮囊,可再好看也不过是一张面皮而已,总有衰老的一天,再则,天底下比轩王长得好看的男人并非没有,就她遇到的几个,都不输于他,甚至比他更出色。

    这样的男人,何至于让原身到死念念不忘?

    她在打量秦景轩,秦景轩亦在打量眼前的女人。

    五年未见,颜芷枫的脸在他脑海中是真的模糊了,陡然看到清丽绝美的颜芷枫,秦景轩心里甚至怀疑面前这个女人是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颜芷枫。

    率先打量完的是颜芷枫,她没有和对方默默两相望的兴趣,淡声点明来意:“我来拿回我的嫁妆。”

    秦景轩总算回过神来,对方的话在他脑海中过了一遍,他的脸瞬间变色,鹰隼般的厉眸射出冰冷的光:“嫁妆?颜芷枫,你还有脸来跟本王讨要嫁妆?”

    “为什么没脸?”颜芷枫反问,神色淡然自若。

    秦景轩不禁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她。

    这个女人还是他认识的颜芷枫吗?

    做出那等苟且之事还能面不改色!

    更甚至,昨天她在大街上散布谣言,让他让轩王府沦为笑柄,被人非议,她怎么敢主动上门来!她怎么敢如此理直气壮地闯进来!

    “笑话!”不管颜芷枫脸皮变得多厚,她背叛自己是不争的事实,而自尊心极强的秦景轩如何会忍受这种屈辱,当年他连给颜芷枫解释的机会都吝啬得给,今日同样不会和她长篇大论,“颜芷枫,既然你有胆子回来,就不要怪本王动手!”

    “拿下她!”

    一声喝令,四周的护卫握着刀哗啦啦涌现并围拢过来。

    颜芷枫秀眉轻扬,从容不迫地说:“轩王连我的嫁妆都贪,啧,传出去定能成天下一奇闻。”

    话里的羞辱嘲讽任是谁都听得出来,何况是聪明睿智的轩王,见从来不被自己放在眼里的弃妃用这种语气连评价自己,新仇加旧恨,登时一股热血冲上头顶,双目喷火咆哮:“颜芷枫,想死吗?”

    音落,人已冲出,铁爪般的大手直逼颜芷枫的喉咙。

    他被气得失了分寸,已经等不及护卫动手,先一步朝颜芷枫出了手。

    颜芷枫带来的人也不是摆设,他们都是蒋家精卫,都是以一挑多的高手,而且只听令于蒋家,对秦景轩的敬畏有限,一见秦景轩动手,受到蒋元飞叮嘱的蒋家精卫毫不犹豫地将颜芷枫护在中间。

    不过颜芷枫知道,凭他们要拦下秦景轩是不可能的,秦景轩好歹也是大秦十大高手之一,是众皇子中最为出色的。

    因此,她趁着被蒋家精卫护在后面的时候,朝秦景轩丢出一颗烟雾弹。

    轰!

    她自制的烟雾弹效果非比寻常,一瞬间四周都被浓浓的烟雾所笼罩。

    “走!”

    颜芷枫在丢下烟雾弹的同时飞向房顶。

    早听过她部署的蒋家精卫亦迅速冲开轩王府侍卫的包围,四散奔跑。

    是跑而非逃。

    正如颜芷枫所言,他们是来讨回嫁妆的。

    秦景轩不给?那他们就自己去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