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竟敢刺杀本王!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啊!”颜芷杏忍不住发出尖叫。

    颜芷枫表情冷凝,掐住她的脖子:“再叫一声,我立刻拧断你的脖子!”

    脸颊上的热血沿着面部缓缓流淌下来,滑过嘴角,漫延到脖子上。

    刺痛的感觉与生命受到威胁的恐惧,让颜芷杏面无血色,眼神慌张惊恐,本是娇好艳丽的容颜扭曲得像女鬼。

    “你们把乐乐关在哪里?”颜芷枫冷冷地问,面容料峭,双眼无情。

    颜芷杏脸上火辣辣的疼,喉咙又被掐得十分难受,没法说话,只能涨红着脸摇头,嘴里呜呜地叫着。

    颜芷枫稍稍松开手,依然钳制着对方,颜芷杏则可以说话。

    没等颜芷杏回答,屋外响起一道女声:“王妃,您怎么了?”q8z

    “让她滚。”颜芷枫冷厉地盯着颜芷杏。

    自己的小命拽在颜芷枫手里,颜芷杏不敢违抗,哑声说道:“没事。”

    她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又被颜芷枫掐紧脖子,颜芷杏眼里露出惊怒与困惑,颜芷枫反悔了吗?想要直接杀了自己?

    太过担心自己小命的颜芷杏,完全没有留意到颜芷枫之前的问题。

    颜芷枫侧着耳朵听,确定门外的丫鬟走了以后,才松开手。

    颜芷杏早已憋得脸色通红,喉咙一被解放,便控制不住地咳嗽起来。

    “你们把我儿子关在哪里了?”颜芷枫冷眼看她痛苦的样子,厉声问道。

    “咳,我不知道,是轩王的人干的。”颜芷杏艰难地说,希望颜芷枫能看在她没动手的份上放过她。

    “你与轩王谋划,却告诉我你不知道?”颜芷枫杏眸半眯,透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痛苦捂着脖子的颜芷杏闻言表情僵住,不太自然地说:“从宫里出来后,王爷就不跟我说话,他把孩子藏在哪里我真的不知情。”

    “你若敢骗我,这张脸就别想要了。”颜芷枫用匕首拍了拍她的脸,威胁完人,将其拽起。

    颜芷杏禁不住低呼一声:“你要干什么?”

    “本来想拿你去跟秦景轩谈条件的,不过如今看来他也没多喜欢你,你这个筹码太低廉了。既然留在王府里发挥不出真正的价值,那就送你去能让你发光发热的地方吧。”

    颜芷杏心里突然涌起不祥的预感,大张嘴巴想要叫人。

    一个手刀砍在她脑后,颜芷杏声音还没冲出喉咙,便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颜芷枫拽着她到了窗边,透过缝隙,确定窗外没人后,打开窗户,把颜芷杏扔出到外面,她再跃出去,抓起颜芷杏的身体离开杏溪苑。

    此时,书房。

    秦景轩听到下属报来的消息,英俊的脸阴沉如霾,双眼锐利冷冽地盯着跪在地上的黑衣人:“没抓到?连一个小孩子都抓不到,你们是废物吗?”

    “回王爷的话,我们本来已经抓到人,但半路却被人截走。”

    秦景轩沉声问:“谁?”

    难道是被蒋家人发现了?

    “是赫连霄。”

    “赫连霄?他怎么会截走那个女人的儿子?”秦景轩目露惊异,他想到谁都不会联想到那个京城第一纨绔。

    “属下不知。”黑衣人回道。

    “那他现在人呢?”秦景轩没功夫责骂黑衣人,迫不及待地追问。

    “跟丢了。”黑衣人把头低得更低,仿佛猜到了接下来会迎接一场暴风雨。

    “废物!一个纨绔你们都能跟丢,本王养你们何用!”秦景轩气得把一块上好的端砚砸在地上。

    黑衣人不敢吭声,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秦景轩双手撑在书案上,垂首俯视书桌前面的探子:“他没回赫连家,他单独一人从你们手里截走了人抑或是还有帮手?”

    “一个人,他向我们下了毒,趁乱将颜乐劫走。”

    秦景轩手指轻扣案面,阴郁的眼睛里暗潮迭起。

    那个纨绔到底因何从他们手里抢人,难道他知道那个孩子是颜芷枫的儿子?

    “现在蒋家是何情况?”他抬眼,看向探子问。

    “一片混乱。”

    “本王知道了,派人盯着蒋国公府和赫连府,有任何异动即刻传消息给本王。”

    “是!”探子迅速离开,书房内只剩秦景轩一人。

    他目光不经意瞥到地面已经碎裂的端砚,脑海中不期然想起当年,颜芷枫初入王府,过来伺候他,给他研磨。

    那时的颜芷枫长什么样子他原本已经模糊了,此时却又突然清晰起来。

    没有伶牙俐齿,没有张牙舞爪,更没有灵动狡黠,安安静静,存在感极低,就那样默默站在一旁给他研磨。

    当时他与颜芷杏伏案作画,他的手握着她的手,一笔一带。

    本是遥远的记忆,这一刻却那样清晰。

    地上被砸坏的砚台还是当年那一块,然而物是人非,颜芷枫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看他脸色行事的女人了。

    秦景轩心里突然一堵,烦躁涌了上来。

    他想,若是……若是自己当年稍微对她态度好一点,会不会如今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他与她也不会走到今天针锋相对的地步。

    秦景轩疲倦地跌坐在雕刻着精致镂雕的圈椅里,揉着眉骨,满腔怒火忽然化成了冰凉的秋水,前所未有的孤寂涌上心头。

    砰!

    房门突然被撞开,秦景轩冷眼望去。

    迎面一个人影朝他砸了过来,秦景轩一掌将人推开,紧跟着几枚暗器射向他,太近太快!

    秦景轩来不及阻挡,只能匆匆运起真气,化虚为实,抵挡暗器的袭击。

    叮叮叮!

    暗器纷纷落地,不待秦景轩喘口气,一道恢宏的剑气势如破竹,直逼他的面门。

    银光乍现,耀眼得让人睁不开眼。

    秦景轩下意识地闭了闭眼,却没忘记躲闪,迅速侧身,两个跨步,反欺上身,朝攻击他的人伸出利爪。

    当他看清偷袭自己的人时,忍不住瞪大眼睛,脱口喊道:“颜芷枫!”

    颜芷枫手腕翻飞,将银剑的剑尖转向他,眼看着就要斩断他的手臂。

    秦景轩迅速后退,但袖子依然被割裂。

    虽然没伤到手,但是就差那么一点,秦景轩心惊之余,怒声质问:“你疯了吗?竟敢刺杀本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