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大汪,二汪,上!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颜芷枫想起秦琰煜离开蒋府前说的话。

    难不成是这小子在秦琰煜面前告自己的状,说自己不给他饭吃,所以那个男人才会叫自己要让乐乐多吃点?

    最后看了一眼乖乖面壁思过的乐乐,颜芷枫走到屋外,对站在门口的柳绿柳红说:“你们看着,别让他偷懒。”

    “是。”柳红柳绿屈膝行了一礼。

    屋外夕阳西下,金色的余辉洒落在院子里,镀了层金光。

    颜芷枫刚走到院中央,头顶上突然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大美人,好巧啊!”

    颜芷枫仰头,看到墙头上站着一个男人,叫她大美人的不是那个京城第一纨绔还能是谁!

    清丽的容颜瞬间薄怒浮现,她没找他算账,他自己倒主动找上门来了。

    此时金色的阳光将她笼罩,美眸因为愤怒而更加灼灼生辉,白色长裙被渲染成红色,犹如盛放的玫瑰。

    赫连霄双眼露出惊艳之色,呆呆失了言语。

    就在他失神之时,一块石子击中他的脚踝,赫连霄吃痛,脚下一滑,朝地面栽下来。他忙运行轻功,想要稳住,不料这时体内气劲忽然一泄,他身体无法控制地摔向了地面。

    扑通一声,结结实实在地面砸出一个坑。

    “汪汪!”

    犬吠声响,犹在耳边。

    赫连霄龇牙咧嘴地爬起来,一抬头就看到一只大狗对着自己狂吠,满嘴哈喇子,双目凶神恶煞。

    “去去去,哪里来的疯狗!”赫连霄捡起地上的金扇子驱赶它。

    就在这时,另外一只狗一口咬在他的屁股上,赫连霄没有防备,登时惨叫一声,弹跳而起。

    那狗牙齿还咬着他屁股呢,于是拖着狗向上的他遭到二次重创,发出更加惨绝人寰的嚎叫。

    颜芷枫靠着暗红漆柱,冷眼望着这一幕。

    狗是她让管家弄来看门的,特殊训练过的,听到她吹哨,才会进院子,平时都乖乖守在院门口。

    “大美人,快!快让你家的狗松口啊!”赫连霄抽着冷气说,扇子撑开,手颤抖地扇着。q8z

    头可断,血可流,形象不能乱。

    稳住!稳住!

    他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殊不知他此时的模样多搞笑。

    身上衣服沾了泥土草屑,屁股吊着狗嘴,姿势奇怪,抽风般扇着扇子,跟个疯子似的。

    颜芷枫嘴角扯了扯,真是瞎人眼。

    她将两指放在嘴唇上,吹了声哨,两只狗立即松开了赫连霄,朝她奔来,趴在她脚边吐舌头。

    赫连霄明明疼得要命,还得装成没事人似的,露出自以为很迷人的微笑:“大美人,能请我进屋喝杯茶吗?”

    “柳绿,倒杯酒出来。”颜芷枫扬声道。

    赫连霄闻言一喜,高兴道:“我就知美人对我有心,知道我凭生最爱酒……”

    噗!

    话未说完,一杯酒泼在他脸上,打断了他的话。

    赫连霄呆呆看着她,一脸惊诧,酒水顺着头发滴落下来,满脸狼狈。

    “你……你为何泼我?”

    “宵小之徒闯我风月轩,还想喝酒?”颜芷枫勾起唇角冷笑,不请自来,当这里是他自家后花园,想来就来吗?

    赫连霄闻言点头:“误会误会,我这不是急着来看乐乐嘛。现在误会解除,是不是该请我进屋坐坐了?”

    颜芷枫对自来熟的家伙没什么好感,惜字如金地道:“滚!”

    “呃,怎一个两个都让本公子滚。”赫连霄嘴角微僵,突然觉得大美人和他那沉默寡言的好友好像,多说几个字会死吗?

    无奈地摇了摇头,心累的赫连公子打起精神,笑容满面地打量她:“大美人,小东西怎么样了?今天我在路上遇到几个黑衣人抓走他,就把他救下来。你不必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小东西可爱又机灵,我很喜欢。以后咱们若在一起了,我定视他如己出……”

    “闭嘴!”颜芷枫见他都被折腾这样了还有心思说话,早已领教过他的“唠叨神功”,实在不想自己的耳朵再受一次折磨,也没细听他说什么,直接让他闭嘴。

    “大美人,你不喜欢听这些?那你喜欢听什么?我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新奇的玩意儿,要不……”

    “大汪,二汪,上!”颜芷枫发号施令。

    两只对赫连霄虎视眈眈的大狗嗷呜一声,朝赫连霄扑了过去。

    “喂喂喂!有话好好说,别放狗啊!”

    赫连霄刚刚才被其中一只狗咬了,心里有阴影,一见狗追过来,顾不上和颜芷枫说话,转身逃跑,跑到墙跟下,没有了路,后面大狗已经追到,他忙纵身一跃,双手攀到墙头上,手脚并用爬上去。

    两只狗在墙角下对着他狂吠。

    “嘿嘿,这下咬不到了吧!嘶!”躲过一劫的赫连霄转过身来,一屁股坐在墙头上,碰到伤口,立即狠狠倒抽了一口冷气。

    “汪汪!汪汪汪!”凶悍的大狗在下面对他吠叫。

    赫连霄望了眼面无表情的颜芷枫,赶紧收拾好表情,故作潇洒道:“大美人,今日时辰不早,改日我再登门拜访,告辞!”

    说完,转身跳下墙头,再怎么装都透着一丝狼狈。

    颜芷枫收回目光,让大汪二汪去院子外守着。

    她站在院门口对护卫说:“把管家叫过来。”

    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进蒋府,进风月轩,这里的防守得好好整治整治了。

    ……

    “王妃呢?”

    颜芷枫走后,秦景轩被下人抬到床上,一动不动躺了一个时辰。

    若只如此,也就罢了,可偏偏吃了颜芷枫给的解药后,他全身越来越热,身体有了反应,丑态被几个伺候的下人看到。

    秦景轩气得面容铁青,把下人都喝退。

    好不容易熬到身体可以动弹,秦景轩立刻翻身坐起,红着眼睛直奔杏溪苑。

    轩王府的下人们直觉一道风经过,没来及跟轩王行个礼,人已到了数丈外。

    杏溪苑的丫鬟们看到王爷过来,都是一喜:“王爷!”

    就站在颜芷杏房门外不远的大丫鬟碧水发现王爷来了,忙转身走到门边,高兴道:“王妃,王爷来看您了!”

    屋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