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流民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小姐不承认,却放了暗卫,实际上应该是在承煜王的情吧?

    颜芷枫不用看也知道这一大一小又在打坏主意。

    她淡淡扫了二人一眼,说道:“煜王不好惹,杀了夜二,可能会引起对方的反击。”

    她暂时并不想再树敌,能省点麻烦就省点。

    “原来如此。”晴儿在一旁问了一句,“小姐,他还会追来吗?”

    “暂时不会,但后面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颜芷枫取出从对方身上搜刮来的盒子,打开盒盖,一只雪白的虫子映入眼帘。

    盒子四周有一层结界,白虫横冲直撞,撞上无形的结界,被弹了回去。

    “小姐,您身上的蛊……”

    “千里蛊,追踪而已,伤不了身。”颜芷枫对蛊术算不上精通,但千里蛊她却是听说过的。

    颜芷枫将盒子盖上,眼底划过一道暗芒。

    她竟然被人下了蛊。

    若非这次放倒夜二,从对方身上找到这只盒子,她恐怕仍被蒙在鼓里,那么无论她去了哪里,都不再是绝对防密的。

    秦琰煜,姑奶奶倒是小瞧了你!

    她没有将千里蛊毁掉,打算等回到神风谷后,交给雪儿。

    雪儿最爱研究蛊术,颜芷枫对蛊术的了解,基本也从她那里得来,她要是看到了千里蛊,想必会很高兴。

    马车晃晃悠悠,继续行了一日。

    这一日,路上遇到许多衣衫褴褛的百姓。

    他们身上穿着肮脏破烂的衣服,个个面黄饥瘦,精神不济。

    颜芷枫还发现,有的人因为饥渴倒下,倒下的人并没有得到四周的人的救助,大家茫然地走着自己的路,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娘亲,他们是什么人?好可怜。”乐乐透过车帘往外看,漆黑大眼里流露出好奇之色。

    “流民,这些是流民。”雨儿表情有些凝重,眼神迷离,似乎想起了什么。

    “流民是什么?”灵儿也问。

    “流民就是流离失所的老百姓,他们可能因为天灾,在自己的家乡无法继续活下去,只好离开家乡,在外流浪。”

    “啊!”

    突然,人群里传出一声惊呼,是个女人的叫声。

    她搂着自己的孩子,声音又急又忧:“宝宝!宝宝!你再坚持一会儿,很快就有吃的了,不要睡!听到没有,不准闭眼!”

    类似的画面每天都在这流民的队伍里上演,众人已经看得麻木,或从她身边默默走过去,或是摇头叹息,还有更过分的,直接撞在那妇人身上,把人撞倒在地,一声道歉都没有直接走了。

    “坏蛋!”乐乐见状,漆黑明亮的大眼睛露出愤怒之色,从包里掏出暗器,就想要朝那些撞了妇人的“坏人”射针。

    颜芷枫制止了他的动作。

    乐乐不解地望着她:“娘亲为什么不让我打坏蛋?”

    “那些人跟妇人并没什么不同。你再看看!”

    乐乐顺着颜芷枫的手指的方向看去,然后发现一个刚刚撞到妇人的大爷身体晃了几晃,然后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乐乐睁大眼睛,震惊无比。q8z

    妇人的的哀鸣呜咽持续传来,小孩子的哭声,大人的叹息声,痛苦的呻吟声,连成一片,天空阴沉沉的,仿佛也笼罩了一股悲凉的氛围。

    乐乐下山没多久,第一次看到那么多连饭都吃不上的人。他咬了咬下唇,低头看了眼自己啃了一口的苹果,再往外面看看,然后扯了扯颜芷枫的袖子:“娘亲,可不可以给他们送点吃的?”

    颜芷枫皱眉沉重地望着车外的景象。

    她明白,这种时候无论给哪一个流民送吃食都会造成骚乱暴动,届时可不是一个苹果一个馒头能解决,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不是说说而已,到时他们不仅好心办坏事,而且很可能成为被攻击对象。

    这样的事颜芷枫不是没遇见过。

    此时,那些流民发现他们这辆马车的,都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看着。

    “娘亲!”乐乐见她没有回答,抓着她的手摇晃。

    颜芷枫垂眸,看着儿子的脸。

    小家伙从小生活在神风谷里,无忧无虑,这样的事是第一次见到。

    恐怕他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许多人连饭都没的吃。

    平时最是护食的他,竟然舍得将嘴边的食物送人,果然是个孩子。

    摸了摸他的头,颜芷枫对雨儿道:“去问问,他们从哪里来的。”

    雨儿点了点头,掀开帘子出去。

    一身干净漂亮衣裳的雨儿出现,立刻引起流民注意。

    雨儿飞到刚才哭喊的妇人面前。

    妇人一看到她,立刻像抓救命稻草抓住她:“姑娘,你行行好,给点吃的吧,我儿子快不行了。”

    周围的流民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

    “大婶,你先把你儿子送到阴凉的地方吧,再这样暴晒下去,他更受不了。”雨儿道,表情严肃,没有了平日里的嬉笑表情。

    “我儿子是没饭吃啊!姑娘,你就可怜可怜我儿吧!”妇人继续哭求。

    雨儿眼眶微红,这样的画面她曾经也经历过,在她很小的时候,家里闹洪荒,她爹为了救人,被水冲走,她与娘相依为命,背景离乡,却因为没有吃的,她受不了昏迷在路上。

    娘亲为了给她抢点吃的,最后被人一脚踹到心口,没过多久就病逝了。

    “你等等。”感同深受,雨儿忍不住道。

    “多谢姑娘!多谢姑娘!”妇人闻言,跪在地上连连向她磕头。

    四周的人看向雨儿的目光更加裸,明显透着贪婪和不怀好意。

    雨儿仿佛没察觉到一般,转身走回马车,掀开帘子,踌躇道:“小姐……我……”

    “你救得了一个,能救得了那么多人吗?”颜芷枫垂眸看着她。

    雨儿抿紧双唇,没有回答。

    因为她清楚,他们身上带的干粮不多。

    沉默片刻,颜芷枫对晴儿说:“晴儿,去看看附近有没有可食用的野草或果子。”

    “是。”晴儿离开马车,往林子里去。

    颜芷枫正要对雨儿说什么,刚才不知跑到哪里去的云峥回来,掀开车帘看向她:“芷枫,一里外有一片竹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