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娘亲放心,我会乖乖的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秦昭帝朝煜王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乐乐正睁大了眼睛盯着太医手上的动作,白白胖胖的小脸像团小包子似的,很想捏一捏,肯定又软又嫩,心都跟着软化了。

    “九皇弟这么多年对女人不敢兴趣,想要生个儿子怕是难啊。”秦昭帝感慨,“不过颜乐这孩子的确讨喜,爱妃也别再针对他了,一个四岁孩子,跟他计较什么?”

    萧贵妃绝美的脸变得有些僵硬,皇上还记着之前那件事。

    她眼底暗潮涌动,面上露出几分委屈:“臣妾何至于那么小气?跟一个孩子一般见识?只是八皇子受了伤,臣妾心里急,才那般行事。”

    秦昭帝侧眸看她,只见萧贵妃眸含春水似幽怨,蛾眉青黛染清愁,芙蓉玉面比花娇,这般姿容绝色露出哀怨委屈之情,纵是铁石心肠的男人也难以不触动。秦昭帝的心立刻软如水,宽厚的大手包住肃贵妃的青葱玉指。

    “爱妃说的是,朕并无责怪你之意,切莫伤心。”

    “皇上,您这样说,臣妾心里舒坦多了。臣妾真怕您厌了臣妾……”萧贵妃娇声道,若非两人各坐一椅,而周围还有那么多人,只怕此时她已坐到秦昭帝怀里。

    颜芷枫见两人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暗暗冷笑。

    萧贵妃果然是受宠,三两下便将秦昭帝心里的不满抹平。

    要对付她不出重拳还真难。

    “乐乐,过去找你舅奶奶,她几日没见你,想念得紧。”颜芷枫对站在秦琰煜身边的乐乐道。

    乐乐歪头看李氏一眼,见到李氏正期待地望着自己。

    他面露为难之色,他想跟煜叔叔多说会儿话。

    “你不想跟你舅奶奶说话?做人要有良心,你舅奶奶平时对你那么好,你不能伤她的心,知道吗?”颜芷枫一本正经地教导他,目光则投向了秦琰煜,希望他也能说点什么。

    秦琰煜挑眉,看懂了颜芷枫的意思,却没有帮忙的打算。

    颜芷枫清丽的面庞微沉,低头对乐乐道:“别忘了早上答应过我的话。”

    乐乐噘了噘嘴,可怜兮兮瞄了秦琰煜一眼:“煜叔叔,我先过去陪陪舅奶奶,很快就回来,你不要走哦。”

    “好。”秦琰煜微微一笑,细长的眼角上扬如凤尾,薄而淡的唇角跟着勾起,魅惑勾魂,令人目眩。

    四周偷偷打量他的年轻小姐们,忍不住心房乱颤,面粉如桃,一双双眼睛不受控制地往他脸上瞟,大胆一些的直勾勾盯着他,都舍不得眨一下眼睛。

    煜王原来会笑啊,笑起来竟是这般好看。

    乐乐也被秦琰煜的笑容震住了。

    过了半晌,他才回过神来,心道,煜叔叔笑起来更像他了。等一下一定要趁着娘亲不在的时候,找煜叔叔问个清楚。

    为了机会,乐乐乖乖被颜芷枫牵到李氏身边。

    颜芷枫道:“舅母,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去下恭房,你帮我看着乐乐,别让他乱跑。”

    李氏点头:“好。”

    颜芷枫低头看向儿子。

    没等她说话呢,小家伙就抢先说道:“娘亲放心,我会乖乖的,不乱跑,小火也会乖乖的,不会惹麻烦。”

    软糯稚嫩的声音让人生不出一丝反感。

    李氏忍不住把他搂进怀里:“咱们的乐乐真乖。”

    乐乐伸出胖乎乎的一根小手指,指着李氏旁边桌上的一盘糯米凉糕,笑眯眯地说道:“舅奶奶,我要吃那个点心!”

    “好,舅奶奶给你拿。”李氏笑着给他拿了一块,放到他的小手上。

    “谢谢舅奶奶。”乐乐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糯火凉糕,享受地眯起眼睛,口齿不清地叹道,“好好吃!”

    颜芷枫拿起桌上的点心,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确定没有问题,也就没说什么。

    其实她和儿子都是百毒不侵,大部分毒对他们都没有用。儿子真吃什么有毒的东西,也不会有事。但能不吃自然还是不吃好。

    她觉得儿子有了点心,应该会安分一点,最后警告了他一句,便走了。

    乐乐滴溜溜地转着眼珠子望着娘亲离去的背影。q8z

    颜芷枫走到前面拐弯处,忽然回身看了乐乐一眼。

    乐乐故作专心地吃着手里的凉糕,好险,娘亲果然不会那么轻易留给他机会。

    颜芷枫的确是担心儿子又使诈,趁自己离开的时候,偷偷回去找秦琰煜。

    所以她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躲在暗处看了一会儿。

    只见乐乐乖乖坐在李氏的腿上,小嘴儿像只小兔子似的,一小口一小口吃着美味的凉糕,头顶上的辫子一晃一晃,周围一圈人忍不住被他吸引,好些个都在打量他。

    她只是去一会儿,御花园还有煜王在,应该不会有事。

    见儿子乖乖在李氏身上吃东西,颜芷枫悄悄离去。

    看着她离开,立刻有一个宫女凑到萧贵妃耳边提醒她。

    萧贵妃往颜芷枫离开的方向瞟了一眼,凤眸里闪过一抹阴鹜的神色。

    “去通知修容。”

    宫女福了福身,悄悄退下去。

    ……

    “皇兄,你的没错,那个颜芷枫太坏了!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你的苦衷。”静阳公主在紫萝宫里发泄一通,将桌上的东西都扔在地上后,一屁股坐软榻上愤怒地道。

    “本王早说过,她已经不是当年的颜芷枫。”秦景轩眸光冷沉,负手立于屋中,面部的轮廓冷毅如刀,“否则本王何须费神对付她?”

    静阳公主勾起朱丹红唇,怨毒如蛇的神情破坏了整张脸的明艳动人:“这一次定要她身败名裂!”

    秦景轩道:“其余的事交给母妃的人去处理,你在这里休息吧,别出去惹父皇不高兴。”

    “皇兄你呢?”

    秦景轩哼了一声:“本王自有打算。”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静阳公主的寝殿。

    走到拐角的时候,前面突然洒出一堆白色的粉末,秦景轩心下一惊,立刻拂袖震开,并屏住了呼吸。

    然而药粉一但触及皮肤,就会被人体吸收,秦景轩脑袋一沉,眼皮无法控制地盖住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