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谁要和你成亲!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一秒记住,无弹窗网络!

    秦琰煜头一次一口气说那么长的话,而且是谎话。

    但除了知道真相的颜芷枫,其他人似乎都被他骗了,表情惊讶万分。

    原来当年还有这样一段曲折的故事。

    当然,也有不信的。

    萧贵妃怒道:“煜王真是好口才!与侄媳通、奸,竟能被你说成是被迫害,是无奈!你以为大家会傻的相信你的话?”

    秦琰煜眸底寒光一闪而过:“你当然可以不信,但你若再敢侮辱他们母子半个字,本王可以让你说不出话来,不信萧贵妃可以试试。”

    “你……”萧贵妃没料到他如此嚣张,竟敢当着皇上的面这般威胁自己。

    恼恨不已的萧贵妃立刻转眸委屈地向秦昭帝求助,“皇上,您看看他……分明是有恃无恐啊。”

    秦昭帝黑沉的眼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斜了萧贵妃一眼:“行了,朕自会问清楚。”

    说着,他目光犹如实质,冷冷看向秦琰煜:“九皇弟,朕从不知你这般能说会道。只是口说无凭,朕如何信你?”

    “皇兄觉得臣弟在撒谎?”秦琰煜勾起薄淡的唇角,冷艳的桃眸晃过幽幽流光,“本王若早与她有染,岂会眼睁睁看着她跋山涉水去找轩王?若是本王喜欢的,即便是抢,又有何妨?”

    众人闻言一震,骇然望着他。

    长身玉立的男人将周围的光芒敛于身上,耀眼逼仄,光彩夺目。

    这般无视礼俗,罔顾礼法的狂言,竟然会出自煜王的口!

    然而仔细想一想煜王的为人,他虽然为人冷漠,很少跟人争什么,但是只要他想要的,似乎没有能够从他手里流走的。

    是啊,他若真的想要颜芷枫,只要他动动嘴皮子,轩王还能不休了她然后赠予他?

    即便轩王不愿意,以煜王的睿智,也有无数的办法令轩王与颜芷枫和离,何必偷鸡摸狗,暗通曲款?

    颜芷枫看着他冷傲的模样,心里不爽,却又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有魄力,这样的话普通之下有几个人敢说?

    “这么说你并不喜欢她?”秦昭帝问,高深莫测的眼睛里迅速划过一抹精光。

    “喜不喜欢又如何?她是臣弟的女人,是乐乐的母亲。”秦琰煜眸光微动,看了颜芷枫一眼。

    颜芷枫总觉得他那笑容不怀好意,想要抽手,却被对方更紧地握住,然后她看到他轻轻牵动唇角,绽放出妖冶潋滟的笑:“不日臣弟便会与颜姑娘成亲。”

    颜芷枫瞳孔紧紧缩成两点,靠!谁要和你成亲!问过本人没有?

    她费力将自己的手从对方的手里抽出来。

    亏她一忍再忍,以为他要说什么有用的化险为夷,结果居然丢给她这么一颗手榴弹,轰炸来得如此猝不及防。

    这就是他所说的一劳永逸?

    去他娘的一劳永逸!

    分明是想正大光明地抢自己儿子!

    “皇上,煜王疯了,你别听他胡言乱语!我是不会嫁给他的,乐乐是我儿子,和煜王毫无干系!”颜芷枫将乐乐拉到自己身边,警惕地瞪了秦琰煜一眼,“想要儿子去找别的女人生!抢别人的儿子几个意思?”

    “娘亲,爹爹怎么会和我没有关系呢?”乐乐听了半天,忍不住插嘴。q8z

    他才刚认了爹,才不想又没了爹。

    小家伙拽着颜芷枫的裙子晃:“娘亲娘亲,你就跟爹爹成亲吧!别人家的爹娘早就成亲了。”

    颜芷枫嘴角狠狠一抽,这个专门拖后腿的倒霉儿子!难道就不能不在这个时候拆她的台吗?爹爹爹,还能叫得更溜吗?

    俏脸一沉,她低喝:“闭嘴!”

    仗着人多,乐乐不怕,仰起白嫩嫩的小脸看向秦昭帝:“爹爹说,以后我可以叫您皇帝伯伯。皇帝伯伯,你不喜欢乐乐了吗?”

    两只圆溜的大眼满含期待地看着秦昭帝,这样的眼神几个人能拒绝得了?

    秦昭帝本来已对他产生了一丝厌恶,此时看到对方可爱的模样,心却不由软了下来。

    这样精致漂亮又乖巧的孩子是他的侄子,难怪初次看到他的时候就忍不住心生喜爱。

    “当然不是,乐乐长得可爱,朕岂会不喜欢,过来,让朕抱抱。”秦昭帝朝他招手。

    颜芷枫心里头一紧,现在还在对峙,小家伙可别给她添乱。

    没等她阻止,乐乐已经屁颠屁颠跑了过去。

    “皇帝伯伯,爹爹说您是最通情达理的皇上,一定不忍心我们父子分离的对不对?”乐乐歪着小脑袋问,不着痕迹又拍了一次马屁。

    秦昭帝哪能想得到,这么小的孩子心智比很多大人更加深不可测。自然他也不会知道乐乐其实是在拍他马屁,听他稚嫩天真的童声,只觉得每一个音听起来都那么舒服。

    “当然,你既是煜王的儿子,就要认祖归宗,等下就搬去煜王府吧。”秦昭帝扫了秦琰煜一眼,掩下心底的一丝异样。

    “皇上!朋友妻不可欺!何况是侄媳!煜王做出此等有悖伦常的事,您难道就不管了?”萧贵妃愕然,愤怒,无法相信秦昭帝居然就这么放过他们。

    煜王做的事,可是要被天下人的唾沫星子淹死的啊!

    “煜王方才说的话你没听见?说起来,若非有人对颜氏赶尽杀绝,九皇弟也不会恰巧碰到她。”秦昭帝意味深长地瞟了萧贵妃一眼。

    萧贵妃脸色顿时一白,还要争辩,乐乐忽然指着她怒道:“皇帝伯伯,这个穿红裙子的女人是坏蛋!她派人把我抓起来,还把我扔进池子里,要不是爹爹赶到,乐乐就要淹死了!乐乐差点就不能再逗皇帝伯伯开心了。”

    秦琰煜也沉声道:“皇上,萧贵妃意图谋害臣弟之子,此事绝无可能善了。”

    一个两个全都将目光汇聚到皇帝身上,秦昭帝不由皱起眉头:“此事是何人所为,尚未查清,等查明真相,朕会给你一个交代。”

    “皇上又要包庇萧贵妃了吗?她陷害乐乐,致使乐乐成了八皇子眼中钉,可查明真相又如何?随便揪出一个宫女顶罪。乐乐被他们劫持,又差点儿淹死,最后查出和萧贵妃有关,是不是又要宫女太监当替死鬼!”颜芷枫忍无可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