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蛊中之王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一秒记住,无弹窗网络!

    第326章蛊中之王

    哼哼,才不像雨儿姐姐,一看到他就嫌他长胖。

    若雪闻言笑得更加温柔。

    “若雪,赶了一路,辛苦了,吃饭了没有?”颜芷枫站定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若雪摸了摸乐乐的头,抬头看向对方:“没。”

    “让晴儿先给你做点。”

    “若雪,你想吃什么?”

    “随便。”

    “那就做面条吧,比较快。”

    若雪没意见,晴儿便去了。

    “小姐,你身上的……”

    “屋里说。”

    颜芷枫与若雪单独进屋,把其他人留在外面。

    乐乐好奇想要偷窥,被秦琰煜抱走。

    “不怕你娘打你屁股?”

    乐乐声音清脆如笛,笑嘻嘻地说:“偷偷的不让娘亲发现就好,爹爹你不想听她们说悄悄话吗?”

    秦琰煜哪里会不想知道,他猜到两人关在屋里,是为了颜芷枫体内的蛊毒。若雪是否真的能解她体内的蛊?解蛊过程中会不会有危险?

    这些问题在他脑海中一一闪过。

    “乖,别惹你娘不高兴,想知道什么等他们出来再问。”

    为了不让儿子打扰到颜芷枫,秦琰煜陪他一块儿玩。

    不过他自己却玩得心不在焉。

    此时,紧闭的房门内。

    颜芷枫将手伸到耳朵后面,撕下来一张薄如纸的东西。

    若雪看到暴露在空气中的血线,好看的眉毛立即皱了起来:“小姐,你中锁心蛊多久了?”

    “半个月左右。”

    若雪呢喃:“不应该啊,半月的锁心蛊,血线的颜色不会那么深。”

    她给颜芷枫先把脉,望闻问切。

    脸色变得更加凝重。

    颜芷枫心里咯噔一下,面上依然从容淡定地问:“难道不是锁心蛊?”

    “的确是锁心蛊。”若雪摇了摇头,“但是这锁心蛊却不是一般的锁心蛊。”

    此时,若雪内心震惊无比。

    蛊虫有强弱之分,强悍的蛊虫可以吞噬弱蛊。

    而越强悍的蛊虫,不仅生命力更加顽强,而且也更为狡猾。

    从血线的颜色,可以判断出操控颜芷枫体内蛊毒的蛊虫十分强大。

    这般强大的蛊虫她只在一个地方看到过。

    难道……

    颜芷枫见她闷声不说话,便道:“有话但说无妨。”

    “小姐体内的蛊不是一般的强大,很可能是蛊王。”

    “蛊王?”颜芷枫闻言微吸一口气。

    若雪向她普及过,蛊王是云族的圣物,是万蛊之王,几乎天底下所有的蛊虫都会受到其影响。

    “你确定是蛊王?不是说蛊王被云族供奉在神殿里,轻易不得取出吗?”

    若雪犹豫,她见过太多的蛊术,像这种症状,唯有蛊王才能弄出来。

    可蛊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试试看。”她从袖子里取出一支袖珍的竹笛,只比手长一点,碧绿色,十分精致。

    她看向颜芷枫,道:“小姐,过程有些痛苦,你忍一忍。”

    颜芷枫颔首。

    若雪深吸一口气,对着笛子吹气。

    古怪的音律从笛子中飘扬出来。

    被清心玉压制的蛊毒,瞬间蠢蠢欲动,颜芷枫明显感觉到自己开始变得有些暴躁,而她的身体也产生了相应的生理反应,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血液里流窜。

    笛声悠扬,虽然不同于大秦的乐曲,旁人听上去倒有几分别致的韵味。

    然而,随着曲调升高,颜芷枫感觉血液内的东西也在加快流动,清心玉紧紧贴着她的肌肤,当她感觉蛊毒快要冲破禁锢,将她卷入黑暗之时,胸口一凉,清心玉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淌了出来,融入她的身体,滚烫炽热的血液如被浇了盆冰水,登时冷下去。

    但是,很快便又是新一轮的暴动。

    若非颜芷枫意志精人,早已被这样的折磨逼疯。

    本就心不在焉的秦琰煜,听到笛声,脸色微微一变,让其他人陪乐乐玩,他则毫不犹豫地来到颜芷枫所在的屋子外面。

    除了笛声,里面没有别的声音传出来。

    秦琰煜站着干着急。

    “爹爹!”乐乐偷偷跑了过来,想推门进去看看。

    爹爹脸色不好,肯定是因为娘亲出事了。

    “别打扰她们!”秦琰煜拦住他。

    如果里面正在解蛊,眼下便是关键处,不能被打扰。

    其他人发现父子俩神色怪异,也都有些担忧,跟过来站在门口等候。

    就在这时,笛声嘎然而止。

    屋内,若雪放下笛子,扶住脸色苍白的颜芷枫:“小姐。”

    颜芷枫朝她挥了挥手,面无血色,声音也有些虚弱:“怎么样?”

    刚刚若雪只吹了一会儿笛声,对颜芷枫而言却漫长无比,就像有什么东西藏在她的身内,与她抢占地盘,而地盘便是她的身体,她的大脑。

    短短几息功夫,犹如世纪之长。

    若雪脸色铁青:“的确是蛊王。”

    颜芷枫没问她为什么那么肯定,若雪身上有秘密,这是在当日她救了浑身是伤的若雪时便猜到的。

    “能解吗?”

    “一般的蛊毒,是直接将蛊虫种在人体内,只要将蛊虫引出体外即可。比较厉害的则是子母蛊,下蛊的人拥有母蛊,而中蛊者则身种子蛊,这种蛊需要找到母蛊的主人,伤害母蛊或母蛊之主,都可以破解。小姐中的便是子母蛊,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子母蛊。”

    母蛊是蛊王,没那么容易杀死。

    而且,如若那是蛊王,是云族圣物,她……能下得了手吗?又是谁将蛊王带出了云族……

    “所以,只有找到无心道人,才能解蛊?”颜芷枫问。

    若雪猛然回神,柔美的脸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的确是要找到他才能解蛊。”

    那无心道人难不成是云族人?

    如果自己出面的话,不知能不能劝服对方主动将小姐体内的蛊取出来。

    “若雪,你刚刚吹的曲子可以与蛊王产生共鸣?”颜芷枫暗想,要是若雪能通过笛声找到蛊王,事情好办多了。

    若雪点了点头,明白她的打算,若雪也不隐瞒:“蛊之间有一种神秘的感应,笛声离蛊王很远,但小姐体内子蛊听到,蛊王也会接收到信息,近而影响到子蛊,故小姐才会有刚才的不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