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身世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一秒记住,无弹窗网络!

    第398章身世

    “好像这张脸是真的。”暗卫回头看向颜芷枫。

    无心道人刚刚被捏得龇牙咧嘴,他苦大仇深地看着颜芷枫:“姑娘,你们到底是谁?为何要把我弄到这儿来?我不认识你们,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仇天禹!”

    牢房内忽然响起若雪惊讶的声音。

    无心道人听到别人对自己的称呼,心里咯噔了一下,惊愣地看向出声的人,那张脸熟悉而陌生。

    若雪则蹙眉瞪他:“原来你逃到这里为非作歹,难怪我之前会感觉到小冰的存在。”

    她摸了摸手里的血蟾蜍,眼里尽是愤怒。

    颜芷枫头一次见若雪发那么大的脾气,她的目光在若雪与无心道人之间来回打量。

    “若雪,他是……”

    “他是叛徒!”若雪美眸含怨,这个人不仅带走了圣物,还将圣物养成现在这般鬼样子,真该死。

    “你和白家人什么关系?”仇天禹沉默半晌,哑声问。

    若雪却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她转眸看向颜芷枫,直言道:“小姐,不用怀疑,这个人肯定是无心道人,无心道人应该也是他伪装出来的身份。”

    颜芷枫点了点头,道:“大家出去说。”

    现在倒不急着对付无心道人,反正没了蛊王,又中了毒,无心道人逃不出去。

    到了外面,她让秦琰煜有事去忙,她与若雪说会儿话。

    来到一间房里,二人坐下。

    若雪缓缓道出了仇天禹和这血蟾的来历。

    仇天禹是云族仇家的人五年前,仇天禹带走云族圣物叛逃。而那圣物,便是此时趴在若雪掌心里的血蟾。

    血蟾原来不是这个样子的,原来血蟾是白色微透明,非常漂亮,称为冰蟾,也被云族尊为圣物。

    世间只有一只冰蟾,此冰蟾虽与蟾蜍长得像,但并非蟾蜍,它是一种奇异的生物,如凤凰一般,拥有不死之身,无尽的生命。

    凤凰需要浴火重生,而冰蟾则是蜕皮新生。

    冰蟾之所以被当作云族的圣物,可不仅是因为冰蟾的不死之身,还因为冰蟾能够号令所有的蛊虫,除此之外,冰蟾的唾液比任何灵丹妙药都好,能解百毒治百病。

    冰蟾是云族圣物,因而供奉在云族禁地里,只有云族的几大家族才能轮流守护。

    五年前,轮到云族白家看守。

    可就在某一日,冰蟾不见了,白家因为看护不利,被云族的人谴责,更有指责他们监守自盗,白家人全部被处死。

    圣物对云族而言太重要了,那时虽是白家人看护不利,可是白家对云族的贡献很大,不至于都处死。然而就在那时,云族爆发了一场危机,许多养蛊人被蛊反噬,近而死伤无数,所有人都认为蛊虫之所以反噬主人,是因为没有冰蟾的镇压,这下子云家真是惹了众怒,一家上百口人,全被处死。

    “你也是云家人吧?”颜芷枫问。

    若雪苦笑地点了点头,这个秘密她藏在心里很多年,当初被小姐救下来后,小姐没有逼问她的身世,却给了她栖身之地。若没有小姐,自己也许早已不在人世,若没有小姐,自己也不可能认识到雨儿她们这群姐妹,还有神风谷的朋友。

    她以为自己已将过去尘封在记忆的长河中,原来她一直都记着,记着当日白家的惨案,而造成白家枉死的,正是那真正盗走冰蟾的人

    !

    想不到阴差阳错,竟在今日让她发现了仇人!

    颜芷枫握住她的手。

    感受到手背上的力度和温度,若雪眨了眨眼,冲她无声笑笑。

    “都过去了。”

    若雪扯了扯嘴角,是啊,都过去了,她的爹娘,还有她的哥哥,白家上下那么多人,都不可能再活过来。

    “无……仇天禹现在在我们手里,你想要报仇很简单,需要什么直接跟我说。”

    “谢谢小姐。”若雪感激道,她心里清楚,小姐对仇天禹的恨不自己少,小姐险些伤了煜王爷的性命,险些成了那些敌人的傀儡,酿成大错,不过发……

    “现在更重要地是把小姐体内的蛊解了。”

    颜芷枫挑了挑眉:“有困难吗?”

    若雪露出为难之色:“小冰被仇天禹养成这个样子,现在已经将仇天禹当成了主人,而且,它身上发生了变异,与以前有所不同,我担心它不肯配合。”

    之前她没想到无心道人身上的蛊王就是小冰,如果是其他蛊王,她可以轻易将其抹去,可这是小冰,从小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小冰,它是自己最好的玩伴,曾经他们是那么的好,她舍不得伤害它。

    颜芷枫皱眉:“试试吧,实在不行,把仇天禹杀了,对了,仇天禹死了,这只……小冰会死吗?”

    “这个我也不知道,以前云族的圣物都是供奉在禁地祠堂里的,没人敢亵渎。也不知道仇天禹给小冰吃了什么,把它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若雪心疼地看着手心里的血蟾。

    小冰刚刚乖乖呆在她手里,逐渐变得暴躁。

    若雪明白,是仇天禹在搞鬼,就像她可以用曲子影响小冰一样,养了它那么多年的仇天禹同样可以影响到小冰。

    把它留着,是个潜在的危险。

    小姐对她有救命之恩,她应该尽快解决这个麻烦的,可是她不忍心。

    “小姐,对不起。”

    她低下头,愧疚道。

    颜芷枫用手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跟我说什么对不起,要不是你,我身上的蛊无法压制,早被那些控制了,哪里还能清醒到现在。”

    见若雪依然眉头紧锁、自责不已,颜芷枫无奈地摇了摇头:“好吧,你对不起我,所以赶紧想办法把我体内的蛊虫取走,别浪费时间自责了。”

    若雪忍不住笑出声,眼里噙着水光看她:“嗯,我一定会努力和小冰沟通,等我重新和小冰混熟了,它就会帮小姐解蛊了。”

    颜芷枫被她的话逗乐,还混熟,原来若雪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还以为她是水做的,永远那么温柔。

    “小姐,先不和你聊了,我和小冰培养感情去了。”若雪将捧着小冰告辞,不一会儿,外面传来古怪的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