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缥缈宗来了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一秒记住,无弹窗网络!

    第437章缥缈宗来了

    “是娘亲教我的,师父觉得我刚才练得怎么样?”乐乐蹦蹦跳跳地跑到他身边,仰着小脸双眼期待地看着他。

    方才认真严肃练剑的模样好看,现在一放松下来,变成天真活泼的孩子,同样让人看着欢喜。

    无崖觉得自己真是找到宝了,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自己的武学倾囊相授,再然后带着乐乐回到天云大陆,让那些眼高于顶的老不死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才。

    “很好,你娘把你教得很好。”无崖说得很诚恳,心道,为师会把你教得更好,如你这般惊才艳绝的人,有更广阔的天空,只要给你十年,不,八年,为师相信你定能一鸣惊人。

    乐乐闻言,两眼弯成月牙儿,他道:“师父,你先等等我,我接着练。”

    “你练久了?先休息一下,劳逸结合,别太累着自己了。”无崖道。

    乐乐摇了摇头:“不行不行,时间不等人,我要赶紧练好功夫,才能保护爹娘。”

    无崖笑道:“不急于一时。”

    乐乐严肃地摇头:“不不不,很急。”

    无崖闻言有些好奇:“为什么?”

    乐乐肩膀往下一耷拉,叹口气道:“娘亲和爹爹好像惹上了麻烦,我之前偷听他们提到,有个叫缥什么宗的,好像很厉害,他们好像要来找爹娘寻仇,对方好像很厉害,而且人很多,我不能给爹娘拖后腿,所以我要好好地练武,到时候帮爹娘一起打坏蛋!”

    小家伙握了握拳头,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缥缈宗?”无崖老人问。

    乐乐眨眨眼睛,思考了下:“好像是。”

    旋即他惊奇地看向无崖:“师父,你怎么知道?”

    无崖深邃的眼闪过一道幽光,他淡笑道:“猜的。”

    “哦。”乐乐也没在意,朝他挥挥小手,“师父你随意,把这里当自己家就好,我接着练。”

    无崖道:“练武讲究循序渐进,你别太急功近利,要是真有仇家上门,为师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人多力量大,单凭师父一人之力,哪里是那些人的对手,师父,要不你跟我一起练吧?”

    无崖老人听了,好笑不已。

    看来他这小徒弟还不清楚他的真正实力。

    本想拒绝,不过心念一动,无崖老人改变了主意。

    他点头笑道:“好!”

    正好借此机会指点指点他这个聪明的小徒弟。

    临风阁。

    颜芷枫坐在药房里捣药。

    柳绿把竹林里看到的画面描绘给她听。

    颜芷枫勾了勾唇:“煜王府要多个客人了,客房准备好没有?”

    “已经准备好了。”柳绿笑嘻嘻地说。

    “让无崖老人住在煜王府,会不会不合适?”若霜站在她身边,面容冷艳。

    “放心,无崖不会伤害乐乐,也不会来害我们。他真想对付我们,可以明刀明枪着来,完全没有必要多此一举,浪费时间。”

    自那日秦琰煜被无崖打伤,她与秦琰煜便一直防着无崖,除了成亲前一晚他冒出来过外,其他时间都没有出手,要真想对付他们,无崖有的是机会,更无需秦景轩耍那么多手段,因而她猜测无崖或许从来都没许诺过会帮秦景轩对付他们。

    “靡宫那条线查得怎么样了?”颜芷枫转开话题。

    那个柔姬假死逃脱,最近一直都没有冒头,颜芷枫不会因此遗忘她的存在。

    不动,不是未动,也许是藏得太深,他们没有发现,也可能只是隐而不动,在寻找时机。

    她不相信靡宫只是秦景明用来获取救病良药的势力。

    若霜摇了摇头:“还是没有消息。”

    颜芷枫停下手中的动作,她应该让摘星阁查查,或许摘星阁那里能够找到线索。

    ……

    平静的日子没过两天,缥缈宗的人来了。

    最先得到消息的是摘星阁。

    北辰宫的人也来到了秦都。

    与此同时,天下各方势力高手,齐聚秦都。

    四年一度的争霸赛即将开始,最近秦都里多了许多高手,这正好给了颜芷枫他们一个机会。

    用情报换取打手,还有什么时候比这时更容易?

    短短两日,颜芷枫他们便用情报“请”了数十个天阶高手。先天高手难“请”,不过有无崖老人在,一个顶十个,无惧一个缥缈宗。

    因而,当缥缈宗打上门来的时候,颜芷枫依旧很淡定地做着她手中的事。

    “小姐,您不去看看吗?”若雪问。

    颜芷枫放下手里的医书,抻了抻手臂,起身向外走:“看,有热闹为什么不看?”

    煜王府门前,缥缈宗与煜王府“请”来的“护卫”正在对峙。

    秦琰煜今日不在府内,颜芷枫一出来,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看向她,以她为尊。

    门外站着不少穿着服饰相同的人,白色长袍,青色纱衣。

    颜芷枫迅速扫了一眼,十二个人,为首一人须发半白,双目内敛,身材短小,但身上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尤其是他的眼神,犹如实质,令人望而生畏。

    托摘星阁的福,颜芷枫对缥缈宗身居高位的几个人有所了解。

    这个矮小老头并非孟雪沁的父亲,而是缥缈宗的二长老,也是孟雪沁的二叔,孟禹蒙,一个步入先天之境二十年的高手。

    孟禹蒙旁边的年轻人与他长得极像,不过要挺拔不少,想必是孟禹蒙的儿子,同样是个先天高手。

    十二个人,六个先天高手,六个天阶强者,这阵仗,换上在其他地方,恐怕能吓死人。

    颜芷枫见了,微微一笑。

    缥缈宗的人无不皱眉,看傻子似的看着她。

    这个女人疯了吧?难道看不出他们是来寻仇的?居然笑得出来?

    “你就是害沁儿的那个姓颜的女人?”孟禹蒙旁边和他长得很像的年轻男子问,看颜芷枫的眼神仿佛带刺,锐利无比。

    “不是。”颜芷枫淡定道。

    另外一个缥缈宗的人喝道:“还敢狡辩!你所做的一切,别以为没人知道。”

    颜芷枫勾唇冷笑:“既然我说的话你们不信,又何必问我?”

    “放肆!”

    颜芷枫神色冷淡地扫了怒喝的人一眼,一脸嫌弃的表情:“跑到我家乱吠,缥缈宗的狗就这么不知规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