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怎么会?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第454章怎么会?

    颜芷枫精神力本就比同阶的武者要强大一些,而且她的实战经验也不是苗凤翎这种千金小姐能比的,前世从无数次残酷的训练和刺杀中磨练出来的机警和经验,让她在比斗的过程中拥有巨大的优势。

    当万象剑的幻影影响了她的视觉,她立刻将全身的官感都调动到极致,每一个方位都注意到,当苗凤翎从她头顶上偷袭时,她便感应到了。

    那是一种直觉,也是一种微弱到几乎感觉不到的感应。

    颜芷枫悄无声息地往旁边挪了一步。

    诡异的是,原地还有她的身影。

    周围的人看不到,至少在苗凤翎眼里,颜芷枫还傻傻地站在原地。

    苗凤翎嘴角轻翘,万象剑直刺而下,对准颜芷枫的头,眼中寒芒一闪即逝。

    就在她的剑尖刺到颜芷枫的头时,剑猛的往下一坠,苗凤翎嘴角的笑僵住,目露错愕。

    怎么会?

    就是这个时候!

    颜芷枫的武器刺中苗凤翎的脖子。

    她控制了力道,只破开了一个小口。

    可对苗凤翎而言,却仿佛摧毁了她的整个信念。

    不,不可能,她怎么可能……

    苗凤翎沉浸在震惊之中,对这个结局不肯接受。

    万象剑光芒如同它的主人一样,变得暗淡无光,周围的光影逐渐消失,四周的人看到场中二人的情形,全都懵了。

    “怎么会这样?”

    “苗凤翎输了?”

    “那可是苗凤翎自己制造出来的幻象,她竟然输了?”

    在看不到二人比斗的情况下,大多数人都以为苗凤翎优势明显,恐怕赢定了。

    可结果实在出人意料,竟然是颜芷枫赢了!

    可她怎么赢的?

    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

    也就是说,他们依然无法看清颜芷枫的底细。

    能够窥探一二的只有先天武者。

    可他们的惊讶不亚于其他人,因为看得见,所以他们更加惊讶。

    因为,他们看到了与苗凤翎看到的相同的一幕。

    当一个人速度快到不可思议的时候,的确可以在原地留下残影,但那只是残影,对于修为高深的人而言,能感觉到异样,但刚刚,他们分明感觉到,那个残影有一股气息,苗凤翎应该是因为那道气息,所以没有发现颜芷枫已经悄然换了位置。

    这个女人是怎么做到的?

    “承让。”颜芷枫微微一笑,收回树枝。

    苗凤翎怔怔望着她的背影,下意识地问:“你使的什么功法?”

    颜芷枫勾唇:“这个没必要告诉你吧。”

    说着,丢下树枝,转身走到秦琰煜身边。

    苗凤翎默默回到南楚的队伍中,看颜芷枫的眼神十分复杂。

    她心里不甘,有怨,也有惑。

    身为天之骄女,她第一次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了质疑。

    明明都是天阶武者,差距怎会那么大?

    这就是煜王选择颜芷枫的原因吗?

    苗凤翎眸光闪烁,追随着颜芷枫身影的她,正好看到煜王温柔注视颜芷枫的眼神,苗凤翎心中一堵,酸楚涌上来。

    不,她也会变得更优秀的,既然只有最优秀的女子才配站在他身边,那自己会努力变成天下最优秀的女子,那样,煜王是不是就会对她另眼相待了?

    “苗小姐,你流血了,先包扎一下吧。”旁边传来同队人友好的关切语。

    苗凤翎这时才感觉到脖子上的疼痛,她捂着伤口,面无表情离开。

    明天就要比赛了,今天她输了,不代表下一次她还会输。她会用自己的实力证明给煜王看,她,不输那个女人!

    相较苗凤翎的黯然,大秦这边不少人都十分兴奋,就连秦昭帝也开怀大笑。

    虽是个切磋,但赢了就是给大秦挣了面子,一些人感到与荣有焉。

    当然,也有例外。

    比如隐藏在人群中的卓天皓,他的眼神如阴冷的鬼物盯着她,满满的不怀好意。

    颜芷枫察觉到这道异样的目光,顺着感觉看去,对上卓天皓的眼睛,她冲对方淡淡一笑。

    这笑容在卓天皓眼里是赤裸裸的挑衅,但卓天皓不是楚玉荣,他沉得气,也最喜欢暗地里搞鬼,一般都不和人正面冲突。

    颜芷枫收回目光,接受大家的赞扬,从容淡定,不兴奋,也不露怯。

    大秦人对这位煜王妃有了一定了解,其他三国的人还是第一次看到她,不免惊奇。

    罗书上前笑道:“煜王妃真是一鸣惊人啊,本王实在佩服。”

    颜芷枫感觉到身边男人的气息一下子冷凝了不少,她猜测秦琰煜与这罗书或许有过恩怨,因而没有打算与对方过多纠缠,随意应付了一两句,借着其他人的称赞,将他忽视。

    后面又有几组人进行了切磋,出宫时,夜幕降临。

    马车内,颜芷枫与秦琰煜对面而坐。

    秦琰煜时不时瞅一眼颜芷枫身旁的空位,明明已经成了亲,他却过得像个苦行僧。

    上次计划把她坑来和自己同室而居,却被她轻松发应对过去。

    秦琰煜不想惹毛了她,只能强自按捺住想要抱她亲她的冲动。

    他们的上一次,还是新婚之夜的前一天,已经过去多久了?

    “你和罗书有仇?”突然,颜芷枫清冷的声音传入他耳里。

    秦琰煜将目光移到她脸上:“整个西蜀和本王都有仇。”

    “因为当年那场战役?”

    秦琰煜点了下头,周身气息忽然冷沉了些。

    当年那场战役,他率领的大军全军覆没,唯有他逃过一劫,被暗卫救回。

    几十万大军顷刻覆灭,很多将士都是与他出生入死多年,虽是上下级,却有着不一般的情分,可都死了,连他最好的兄弟,也在那场大战中失踪,至今生死未卜。

    西蜀与他,的确有着不共戴天的大仇。

    肩膀上一沉,他侧眸,看到一只白皙的玉手轻拍着自己的肩膀。

    “有仇报仇,你不能把每个西蜀人都杀光,那就用别的方式把他们踩在脚下,有时候,死很容易,活着才痛苦。”颜芷枫安慰道。

    她的声音清清冷冷,不是那种温婉女子的温柔似水,此刻却如最柔和的水,轻裹着他的心,轻拂着他的心,秦琰煜看她的眸光变得愈发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