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赫连笙上台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第479章赫连笙上台

    二人心知肚明,这个“放”不是让他离开,而是让他避免今晚一劫。

    赫连笙一语不发,唯眼中流露出讥诮。

    “行,你骨头硬,千万别后悔你此刻的选择。”卓青豫用力揉他的双唇,觉得不够,倾身重咬一口。

    痛楚令他微微蹙眉,强忍着没有叫出声。

    卓青豫看着他痛楚的脸色,以及被人蹂躏的双唇,满意而邪佞地笑道:“看到你这副尊容,秦琰煜会不会忍不住跳出来?”

    赫连笙呼吸一下子变得急促,尽管他努力掩盖,可还是泄露出了他的愤怒和担忧。

    又是因为那个男人!

    卓青豫剑眉狠皱。

    他恶狠狠地想,今天本王就把秦琰煜抓起来,看你会不会跪下来求情!

    “带下去!”他声音低沉而愠怒。

    卓青豫被抓住的时候,突然道:“你不就是想看我低头吗?”

    卓青豫示意抓着他的人放手。

    赫连笙缓缓朝他走过来:“你想我怎么做?”

    “那要看你想怎么低头了。”卓青豫嘴边荡漾着浅浅的涟漪,笑容凉薄,眼神里并无多少快感,反而燃烧着一丝无可名状的愤怒。

    赫连笙缓缓跪在他面前,低着头问:“够了吗?摄、政、王!”

    卓青豫没有回答他。

    屋子里静悄悄的,窗边传来拍卖现场的喧嚣。

    赫连笙忍着屈辱,弯腰,磕头。

    额头重重砸在地上,发出震颤人心的闷响。

    卓青豫笑容更冷了几分,依然没有出声。

    赫连笙咬了咬牙,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站起身,靠近对方,低头伸手服侍他。

    卓青豫的脸黑得可怕,然而眼睛里又燃着两簇火焰,这使他看上去俊美逼仄,一见便无法呼吸。

    屋子里的温度逐渐升高,卓青豫双眼澎湃如潮,可面容却冷静得可怕,他勾着唇冷嘲热讽:“赫连笙,你还真是下贱。”

    赫连笙脸色青白交加,低眉顺眼地回道:“摄政王说的是。”

    呵!

    卓青豫真想破开他的胸膛,看看他的心长成什么样子。

    过了许久,赫连笙退开一步,眼神里多了一丝期待:“我可以回去了吗?”

    “……”卓青豫盯着他看了半晌,忽然邪魅一笑,“回去?今晚的好戏还没开始呢。”

    闻言,赫连笙脸色一变。

    卓青豫看着他剧变的表情,胸口忽然一阵畅快:“来人,把他带下去换身衣裳,准备上台。”

    他瞟了眼他脏掉的白色衣衫。

    赫连笙愤怒地瞪着他:“你骗我!”

    “骗你?本王何曾骗过你?本王只是说答应会考虑而已,考虑的结果就是本王不同意。”

    赫连笙气愤地冲上前,一拳砸向他的脸。

    然而他全身武功被废,那一拳毫无杀伤力,轻易被卓青豫截住。

    卓青豫不屑地哼了一声:“蚍蜉撼树。”

    赫连笙朝他吐了口唾沫。

    卓青豫敏捷躲过去,脸色变得极差,一把扣住他的下颚:“你接着惹本王,本王越生气,你那个好兄弟就越惨。”

    看着赫连笙瞳孔剧缩的样子,卓青豫也不知自己是高兴多一点还是愤怒多一点。

    他将赫连笙丢给哑奴:“拖下去。”

    “是。”

    ……

    拍卖会已经进行到一半,现场气氛高涨。

    颜芷枫和秦琰煜都没心思观看这场拍卖会。

    “不知道夜一他们那边进展得怎么样了。”她将亲手调配的各类毒药给暗卫,帮助他们潜入关押灵儿的地方。

    此时,大部分人都聚集到拍卖厅,夜庭的其他地方正是防守最薄弱的时候。

    “成功后,夜一会过来与咱们会合。”秦琰煜让她别担心。

    颜芷枫点了点头,目光不经意瞥见一道人影。

    那个人站在角落里,脸上灰蒙蒙的,让人看不清他的真实样貌。

    颜芷枫记得他身上的衣服。

    是那个异瞳男子。

    颜芷枫眉头皱了一下,然后舒展开。

    今天夜庭吸引不少人,也许对方只是来参加拍卖会的。

    思索间,周遭忽然响起连片的吸气声。

    “好美!”

    “这人真的是男人?”

    “男人居然长成这样,让女人怎么活啊。”

    颜芷枫往拍卖台看去,只见台上多了一个铁笼,笼子里面关着一个身着白衫的年轻男子。

    薄薄的白衫松松垮垮地挂在他身上,胸前露出一大片洁白的肌肤,常年不见太阳,使他的皮肤比一般的人白得多,在暖色的灯光下,泛着粉色的光泽。

    修长的身躯在薄透的白衫下面若隐若现,半露不露,尽管是男人,却叫好些人血脉贲张。

    而最让人热血沸腾的还是他的脸。

    巧夺天工,精致绝伦。

    天底下竟然有这般绝美之人!

    看到他的脸,在场绝大多数人都呆住了,目露痴迷之色。

    秦琰煜瞳孔放大,震惊地望着笼子里的男子。

    真的是阿笙!

    原本的怀疑,在看到台上那人的瞬间,全然消失。

    颜芷枫看到台上的男子时,也露出了惊讶之色。

    一直听人说有个人和秦琰煜长得像,她原本还有些不信,除了父子,还有谁能长得如秦琰煜这般妖孽。此时才明白,有些时候真说不准。

    台上的男子五官与秦琰煜极为相似,一眼看去,不注意的话还以为是同一个人,当然,仔细瞧的话,还是能明显地看出差别的。

    颜芷枫侧眸看向秦琰煜,他的情绪波动很大,至少认识他那么久,她鲜少看到他这副模样。

    “冷静点,你确定他是你要找的人?别忘了世上有种叫易容术的东西。”

    秦琰煜轻吸口气,缓了缓神,目光依然直勾勾看着笼子里的男子。

    在场的人眼睛都粘到那人身上了,他这样的神情并不会引人怀疑。

    乐乐亦颇为讶异于男子的长相。

    他一会儿看看那男子,一会儿瞅瞅秦琰煜,大眼睛眨巴眨巴,满是疑惑。

    “娘亲。”他轻轻扯了扯颜芷枫的袖子。

    颜芷枫按住他的小手:“不要多话,想问什么回去后再问。”

    乐乐只好忍着问题,大眼睛好奇看着台上的男子。

    雅间内,秦景轩看到他,微愕道:“竟然真的是他。”

    江智淡淡一笑:“他一直都在这里。”

    话音刚落,只觉一股慑人的目光射在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