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幻阵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第481章幻阵

    豪华奢靡的夜庭拍卖厅,飞快被摧毁。

    躲在远处看到这一幕的人不由倒吸冷气。

    这对男女是何人?实力竟然恐怖至斯。

    谁不知道,夜庭的打手可都是天阶武者。

    在面对众多高手的围攻,加之夜庭的陷阱,他们竟然还能杀出一条血路来。

    雅间内,秦景轩瞳孔微缩,他听到旁边的江智道:“煜王果然不凡,难怪那么多人忌惮于他。”

    “那么多人”自然也包括了秦景轩。

    秦景轩忍不住怒哼一声:“再厉害又如何,早晚会折在本王手里。”

    江智淡淡一笑:“轩王说的是,在下便等着看轩王如何收拾煜王了。”

    秦景轩站起身往外走:“就这么让他救走人,岂不是太便宜了他?”

    江智含笑跟上。

    ……

    “摄政王……”方姨站在卓青豫一丈外,战战兢兢地看着他。

    夜庭里居然有人闹事,还被摄政王看到,摄政王会不会严惩自己?

    卓青豫没有理她,幽沉的目光一直盯着颜芷枫抓着赫连笙的那只手。

    他只觉碍眼无比。

    如果目光可以摧毁实物的话,此时颜芷枫那只手早没了。

    方姨等不到他的发落,也不敢再出声,屏住呼吸,把自己当成隐形人。

    卓青豫的面前摆着一盘棋。

    他低下头,没去管溃不成军的下属。

    修长的手指从棋篓里执起一枚白色的棋子,轻轻放在了棋盘左边线正中。

    轰!

    同时,夜庭里响起了一道巨响。

    正当颜芷枫以为他们能冲出去的时候,前方忽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浪,把颜芷枫几人震得倒飞出去。

    颜芷枫紧紧抓住赫连笙的胳膊,心里却在担心乐乐他们。

    不知道冷夜有没有将他们安全带离此处。

    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与赫连笙分开。

    颜芷枫不可控制地跌落在地。

    她忍着痛爬起来,猛然发现周遭环境变了。

    此时,她处在火山口,脚下一滑,差点儿跌入火山里。

    热浪从山口冲出来,瞬间将人逼出一身汗。

    颜芷枫举目四望,火山下全是黑色凝固的岩浆。

    而火山里岩浆翻滚,仿佛随时会喷薄而出。

    幻阵?

    颜芷枫热汗直流,脸被烧得滚烫通红。

    即使她用内力抵御,也没有多大效果。

    如此逼真的幻阵,她是第一次遇见。

    与此同时,秦琰煜与赫连笙也陷入了不同的困境。

    秦琰煜处在一片沼泽地,一望无际的沼泽地,处处可能都是陷阱。

    赫连笙身处雪地,他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衫,武功被废,寒气袭来,他的脸很快冻得青紫,身体控制不住直打哆嗦。

    一只铁臂从后面箍住他的腰,紧接着一具高大的身体紧贴到他身后。

    熟悉的透着野性的气息从身后扑来,将他包围。

    赫连笙对对方的气息再熟悉不过,身体登时僵住。

    “你很紧张。很意外吗?”揶揄的笑声在他耳边回荡,说话时热气喷洒在他的颈间,赫连笙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是不是以为自己就要逃出去了?现在有没有很失望?”调侃的声音继续传入他耳中。

    赫连笙脸色苍白,用手肘去捅他。

    卓青豫,这个变态!

    他的攻击被对方轻松卸掉。

    卓青豫将他的手拧在背后,低头在他颈肉上咬了一口以作惩戒:“那个男人是秦琰煜吧?他现在落在本王手里,你想反抗可以反抗试试。”

    威胁成功制止了赫连笙所有的动作。

    卓青豫眸光阴郁:“一提到他你就那么紧张,知不知道本王看了很不爽?”

    赫连笙哆嗦着声音道:“他不是煜王。”

    “呵。”卓青豫将他转过身来,“除了煜王,有谁本事那么大,能打倒本王的十三鬼将?除了他,还有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本王的地盘闹事?”

    说完,注意到面前男人发紫的脸,他眉头不由一皱,还以为对方是害怕,原来是冻着了。

    他把对方搂向自己,动作霸道而强势。

    赫连笙挣扎。

    “再动一下……”卓青豫话未说完,赫连笙便乖觉地安静下来。

    卓青豫冷哼,要是一直这么乖不就好了?可是这从乖巧只是假象,一份受到威胁而伪装的假象。

    这般想着,他心情又差了两分。

    赫连笙看着他欲言又止。

    他想求情,又怕卓青豫会因为他的求情而愤怒。

    他被卓青豫囚禁了八年,但他一直都看不明白卓青豫这人。

    当年,卓青豫看上的是煜王,误抓了他。

    因为煜王逃掉,卓青豫便把自己当成了煜王的替身。

    一开始的各种折磨,几乎将他逼疯。那段日子,他还会希冀着有人来救他。

    可后来,看着阿煜一次次冒险而来,他突然就不想再被救了。

    如果他的自由是用阿煜的来换,他情愿不要。

    他的人生已经被毁了,出不出去其实都不重要了,而阿煜还有大好的人生,他情愿阿煜永远也不知道他在这里。

    他过着行将就木的日子,不知从哪天起,卓青豫忽然开始拿阿煜威胁他。每次都是卓青豫先提到阿煜,可最后却又因为阿煜生气。

    以卓青豫的狡诈,他如果想抓住阿煜,其实不必拖那么多年。

    卓青豫没有那么做,难道是想用另外一种方法来让阿煜痛苦?

    可卓青豫不是喜欢阿煜吗?为何要看阿煜痛苦?

    “在想什么?”赫连笙的下巴被捏住,对方出手总不知轻重,每一个动作都好似跟他有深仇大恨似的,总能在他身体留下伤痕。

    赫连笙扯了扯嘴角,眸色极淡,睫毛轻垂,掩去眼底的轻嘲,颤声道:“冷。”

    轻飘飘的一个字让卓青豫心头一颤,好似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旋即他不悦地皱起眉,讥讽道:“冷?”

    忽的将他推倒,“这样呢?”

    赫连笙身上半丝力气都没有,跌在雪地上,疼痛从膝盖和手掌传来。

    他眉头轻蹙,抿紧双唇不回答。

    看到他裸露在外的肌肤都被冻成了紫色,卓青豫将他提了起来:“本王问你话,为何不回答?”

    赫连笙虚虚瞥他一眼,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眼前一黑,晕了过去,脑袋朝他的胸膛磕来。

    “你……”卓青豫一惊,抱住他,好像抱着一块冰,又冷又硬。

    轰隆隆!

    冰天雪地忽然开始崩塌,卓青豫见到这一幕,拧了拧眉,谁破了他的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