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耍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第515章耍

    “饿!”乐乐眼睛一亮,迅速从秦琰煜腿上滑到地上,跑过去牵住颜芷枫的手,“我快饿晕了,娘亲,午饭我要吃一个大鸡腿,不,两个!”

    一直走到门口,乐乐才猛的记起爹爹被落下了。

    他转头朝秦琰煜咧嘴笑笑:“爹爹,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

    “你们先吃,我晚点去。”秦琰煜温和地回道。

    “那要快点哦,不然菜凉了就不好吃了。”乐乐贴心道。

    他扭回头准备出去,发现娘亲站着没动。

    他正纳闷呢,便见颜芷枫突然对着那个大坏蛋说:“轩王小心鬼上身。”

    说完,还冲秦景轩露出一个戏谑的笑。

    秦景轩起初不明白颜芷枫的意思,半晌联系到之前乐乐说的话,才明白,原来老早自己就被人当面辱骂,而他却半点反应都没有。这是蠢呢还是蠢!

    方才颜芷枫分明是在笑话他!

    秦景轩的脸彻底黑如锅底。

    “颜芷枫!”

    “轩王直呼枫儿的闺名不合礼法吧?”秦琰煜慢悠悠地质问,眼神锐利。

    没等秦景轩反应,秦琰煜便继续道:“轩王称本王为九皇叔,自该称煜王妃为九皇婶,你若实在不愿意叫,至少也该称呼一声煜王妃。”

    一句话,不是拿辈分就是拿爵位压人。

    秦景轩脸色青红交加,气得不轻,翻涌着暗潮的眼睛可怖极了。

    秦琰煜则似没有看到他愤怒的样子,忽然站起来道:“步兵比骑兵慢得多,一时半会儿恐不能到达,轩王不如与本王一道去吃顿饭?”

    去看你们一家三口虐人吗?

    秦景轩冷哼:“不必了,本王没胃口!”

    气都被气饱了。

    也不再自称侄儿。

    那是在外人面前装的,如今他对秦琰煜可没有半分敬畏之心。

    秦琰煜仿佛没有察觉到他称呼的改变,淡声吩咐:“去王妃那里讨几盘菜来,便说是本王与轩王在此共膳。”

    “是。”

    一道黑影凭空出现。

    秦景轩瞳孔狠狠缩紧,此人从何处冒出?他之前竟未察觉有人藏在身边。

    如果秦琰煜要杀他,刚才有无数次机会可以行动。

    自己太大意了!

    一瞬间,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等待的功夫,秦景轩逐渐恢复了平静,对秦琰煜愈发的警惕。

    他猜不到秦琰煜的目的,为何要在自己面前暴露暗卫的实力。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都不相信,有人竟然能隐藏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不一会儿,有人送来了饭菜,而被秦琰煜派出去讨菜的暗卫并未回来。

    秦景轩却不敢托大,谁知暗卫是没回答,或者早就回来,只是又隐藏起来,自己探查不到。

    热腾腾的两菜一汤摆放在二人面前的桌上。

    其中一个送菜的人说道:“煜王妃说了,战征时期,条件艰苦,一切从简。”

    秦琰煜点了点头,让他退下。

    “饭菜简陋了些,你不会嫌弃吧?”秦琰煜问秦景轩,神色淡淡,看不出他对桌上的两菜一汤是何感受。

    秦景轩望着桌子上的几个盘碗。

    两盘菜,一荤一素。

    素菜是绿油油的菜,看上去做得不错,油光滑亮。

    荤菜是一盘金黄色的油炸食品,外面裹着一层粉,看上去金黄漂亮,不知里面具体是何物,闻着倒是香。

    汤倒是很一般。

    也不知是不用心做还是怎么的,汤面上飘着一层油,看上去有些腻。

    秦景轩看到这些食物,想的是里面是否下了毒。

    他如今与秦琰煜夫妇是死敌,秦琰煜防着他,不敢放他单独行动,他自然也担心对方提供的食物里含毒。

    但这种话自然不能直接说出来。

    他找了之前的那个借口没胃口。

    秦琰煜不动声色地问:“你担心本王下毒?”

    被看穿心思,秦景轩无半点尴尬。

    两人关系如履薄冰,不,应该说早已形同虚设,哪里还在乎对方的想法。

    秦景轩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呵。”秦琰煜轻笑一声,不再说什么,拿起筷子,优雅地夹起一根青菜,放入碗中。

    秦景轩:“……”

    整整两刻钟,秦景轩干看着秦琰煜把饭菜给吃光。

    赶了半天的路,要说不饿绝对是假的。

    这两刻钟的时间,对他而言是种另类的折磨。

    秦琰煜望了他一眼,遗憾地说了一声“可惜”。

    意味深长。

    秦景轩蹙眉。

    他猜不透这句“可惜”指的是他没口福,还是对方的计谋没有得逞。

    猜不透,便干脆不说话。

    又等了两个时辰,十八万军队才赶来,驻扎在城外。

    秦琰煜与秦景轩出城安置那十八万军队,加上先来的两万骑兵,一共二十万。

    秦琰煜想跟在秦景轩身边,秦景轩找不出借口拒绝。

    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过饭,外面风又大气温又低,秦景轩的脸青白青白的,不知是气坏了,冻坏了还是饿坏了。

    眼看天色要黑下来了,秦景轩终于忍不住问:“你要跟到什么时候?”

    秦琰煜讶异地看向他:“什么意思?”

    秦景轩没想到高贵的煜王爷也有如此无赖的时候,差点被他那无辜的样子气炸了肺。

    “天黑了,你不回去陪妻儿吗?”秦景轩忍着怒气问。

    “如今大敌当前,自当以国为重。卓青豫为人狡诈,本王怀疑他今晚可能夜袭,今晚只能舍下妻儿,与皇侄一起守城了。”秦琰煜说得大义凛然,愣是让秦景轩的怒火无处发泄。

    秦琰煜则面不改色地看着他。

    咕噜。

    一声怪声从秦景轩的肚子里传出。

    瞬间,秦景轩表情龟裂。

    秦琰煜轻笑道:“看来轩王饿了,与乐乐倒是一样,肚子饿了就会抗议。”

    秦景轩总觉得这话是在嘲讽他,谁肚子饿不会叫?偏要故意说出来,分明是在笑话他吧!

    “来人,去准备几道菜……”

    话未说完,被秦景轩打断:“中午煜王请了本王,晚上这顿饭合该本王请。”

    害他饿了一日肚子,他也要对方尝尝饿过头的滋味!

    秦琰煜深深看他一眼,似乎含了笑意:“不必了,有人送饭菜过来了。”

    话音刚落,外面传来奶声奶气的嗓音:“爹爹,娘亲让我给你们送饭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