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果然有古怪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第589章果然有古怪

    “少夫人!”

    颜芷枫闻声朝门口望去,只见一个少女冲进来,面露狂喜之色。

    她敛眉淡声道:“你认错人了。”

    认错人?

    棂月眼里闪过犹疑之色。

    这分明与少主亲手画出来的画中人一模一样,难不成这世上还有另外一人长着这样一张脸?

    她将疑惑压在心里,整了整脸上的表情,稳步走进茶室,淡笑询问:“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摘星阁还有问客人身份的规矩吗?”颜芷枫反问。

    棂月笑道:“公子不愿透露姓名自然也可。公子既然到了这里,应当知道摘星阁的规矩吧?”

    颜芷枫点头。

    “那我也不与公子客气了。摘星阁的消息分级出售,不知公子想要知道什么消息?”

    “我想知道天下名医的身份。”颜芷枫希望能够从中找出与自己匹配的人物,如此一来,她对自己的真实身份就能肯定得多。

    “这个要求太过笼统,烦请公子说的详细一些。”棂月笑容发不变。

    颜芷枫蹙眉:“我只要姓名和简要来历就行,医术一定要好,如果人数多的话,我自然会多付钱。”

    “既然公子都这么说了,我若再推拒,公子该置疑摘星阁的能力了。”

    棂月让颜芷枫稍等,她离开茶室,去找人拿颜芷枫需要的信息。

    没一会儿,棂儿便拿着一个盒子过来。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公子要的东西就在这个盒子里面。”

    棂月将木盒放在桌面,眨了眨黝黑的眼睛,笑道:“因为公子问的比较宽泛,故而每人的信息均价一千两银子,一共是七人,公子给五个人的价,另外两人算是摘星阁赠送。”

    颜芷枫勾唇道了声谢,将之前拍卖会赚到的银票抽出几张递给棂月。

    接着她打开木盒,取出里面的纸,打开,迅速浏览了一遍这张价值“五千两”的纸上的内容。

    七个人,排名第一人称鬼医言今歌排在第三。

    打眼望去,并没有哪一人像是女子。

    颜芷枫也是考虑到自己这个身份似乎对易容很熟练,故而未将调查的人选圈定在某个年龄段或者性别。

    她将纸张折好,塞到袖子里,抬眸望向少女:“再向你打探一个消息。”

    “公子请说。”棂月坐在她对面,面上尽量作出淡定从容的模样,心里其实急得不得了。

    少主子可要快点来啊。

    颜芷枫问她可有纸笔。

    棂月打了个响指,让人取来纸笔。

    墨是磨好的。

    颜芷枫将毛笔沾了字在宣纸上挥洒。

    棂月眼睛里闪着好奇的光芒。

    片刻功夫,纸上多了一个头像。

    棂月睁大了眼睛,差点儿叫出“小主子”三个字。

    她心底甚是诧异,眼前的“男子”真是少夫人吗?若是少夫人的话,为何不认识自己?看对方画画的意思,莫非是要向自己打探小主子?对方真是少夫人的话,完全没必要与自己拐弯抹角,还装作不认识自己。可对方如若不是少夫人的话,又为何画小主人的画像?

    心念电转间,那厢画像已作好。

    颜芷枫放下笔道:“我要画中人的信息。”

    棂月将思绪埋在心里,不动声色地笑问:“公子可知他是谁?”

    颜芷枫挑了挑眉毛,难道那个男孩的身份很不一般?

    见她不答,棂月道:“若公子只需要对方的基本信息,只要一千两,若是要更深入的消息,那得酌情定价……”

    “基本信息即可。”颜芷枫打断她的话。

    棂月深深望了她一眼,心里纳闷,完了,不会是弄错了吧?少夫人怎会打探小主子的基本信息?她如果弄错,少主来了以后岂不是要失望至极?不过此人打探小主子,用意不明,无论如何也得重点关注。

    这般想着,她弯起唇角答道:“公子稍等片刻。”

    她这回出去,没有直奔存放消息的地方,而是往外走,身边跟上一个下人。

    棂月脸上人畜无害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静沉稳:“少主来否?”

    “未至。”

    棂月瞥他一眼:“你去外面看看,我拖一会儿。”

    “是。”

    颜芷枫在茶室里等候,两婢女进来。一人给她面前换了新茶,另一人则端上精致甜美的点心。

    “公子稍坐,过会儿棂月姑娘便来。”两个婢女屈膝行了一礼,然后退了出去。

    颜芷枫看着桌上的茶点,双眸微沉。

    这摘星阁里处处透着古怪。

    虽然那个主事的少女尽量装得平静,可她仍感觉到对方看自己的目光带着几分异样。

    本以为这摘星阁应该给她一个正确的答案,然她此刻对摘星阁也无法完全相信。

    前面要那么多名医的信息,不过片刻功夫,眼下只要一人的基本信息,那少女却去了那么久。

    颜芷枫察觉到不对劲,忽然站起来往外走。

    到了门口,感觉到外面有人守着,她微微一顿,转身往内走,躲到了屏风后面。

    约莫过了半盏茶的功夫,棂月晃了回来,进入茶室内,不见颜芷枫的踪影,表情变了变。

    她冲到门口问候在外面的婢女:“里面那位公子呢?”

    两个婢女互相看了一眼,奇怪道:“婢女不知。”

    其中一人解释:“奴婢并未见到那位公子出过门。”

    “棂月姨姨,娘亲在哪里?”

    躲在屏风后的颜芷枫眸光轻闪,是那个孩子!

    摘星阁果然有古怪。

    她要依靠摘星阁打探消息看来也行不通了。

    早知如此,她该乔装打扮一下再过来的。

    门口,棂月看着快步而来的父子俩,不由面露郁闷之色:“刚才人还在的,怎料这么一会儿功夫那人就突然消失了。”

    “娘亲又不见了?”乐乐闻言失落不已。

    娘亲怎么又跑了,难道她不想见乐乐吗?

    颜芷枫听着那孩子一声声“娘亲”地唤,却无法断定对方是不是在演戏。如果从头到尾都是对方下的一个套……

    “属下见过少主。”棂月朝秦琰煜抱拳行礼。

    秦琰煜用眼神示意她不必多礼,牵着乐乐走入屋外。

    感觉到对方的接近,颜芷枫不由屏住了呼吸。

    “方才那位公子坐在这里。”棂月指了指颜芷枫刚刚坐的椅子,“我出去再回来,对方人便不知去向,外面的婢女不曾见那人出去。”

    在她说话间,秦琰煜目光逡巡而过,忽的抬脚朝屏风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