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和亲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一秒记住,无弹窗网络!

    第676章和亲

    “脑袋瓜里乱想什么呢!”秦琰煜轻轻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父子俩手牵着牵走出屋子。

    室内安静下来,颜芷枫由半睡半醒转为沉睡。

    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

    颜芷枫揉了揉肩膀,睡眠不足脑袋昏沉,睡得太多,身体也不舒服。

    她皱了皱眉,抻了抻胳膊。

    房门在这时被推开。

    若雪淡淡一笑:“王爷说小姐这个时辰该醒了,小姐果然醒了。”

    颜芷枫瞟了眼她手里的铜盆:“阿煜和乐乐呢?”

    她隐约记得他们很早就起床了。

    “煜王爷在书房里,乐乐和灵儿他们在亭子里玩耍。”

    若雪将铜盆搁在盆架上,将面巾浸湿,拧干,递给她。

    “谢谢。”颜芷枫伸手接过。

    洗漱完,喝了点粥,颜芷枫去书房找秦琰煜。

    明媚的阳光从窗外投射进来,在桌角跳跃。

    隐于阴凉处的男人坐姿端正,神容俊美,举手投足散发着贵雅迷人的气息。

    “过来。”对方抬眸看了她一眼,低沉浑厚的嗓音流淌而出。

    颜芷枫几步来到他身边,目光瞟向桌面,那是一份圣旨。

    “南周的皇帝邀请我们入宫?”看清上面的内容,颜芷枫微微错愕。

    “嗯。”

    “南周皇帝什么意思?”颜芷枫蹙眉。

    他们初来乍到,隐姓埋名,南周皇帝怎会注意……

    等等!

    “难道是因为乐乐?”

    秦琰煜点了点头:“方才韩老派人捎信过来,说是南周皇帝可能会邀请咱们参加明日的赏荷宴。”

    乐乐近日在阳城风头正盛,又是韩老的关门弟子,南周皇帝会注意到并不奇怪。

    传闻皇帝最小的儿子也想要拜韩国芳为师,可韩国芳并没有看在皇帝的面子上收小皇子为徒。

    赏荷宴,或许对他们而言是一场鸿门宴吧。

    颜芷枫半眯起眼。

    换成之前她也许不会去理什么圣旨,但既然想要把太子拉下台,必然要与这个国家的掌权者套近乎。

    食指轻轻敲击着桌面,颜芷枫沉吟:“南周皇帝的资料,你这里有现成的吗?我看看。”

    秦琰煜把旁边的一叠纸递给她。

    颜芷枫接过来随意翻了翻,惊讶地发现里面不仅有南周皇帝的,皇后,贵妃,王爷公主皇子……皇室中重要的角色的资料这里面都有。

    “知道你的打算,这些早就让摘星阁准备了。”秦琰煜淡笑。

    “轩王呢?他近来的动向可查清楚了?”颜芷枫问。

    秦琰煜颔首:“大秦边境战局暂时稳定下来,不过并非大秦的军力强过几个国家,而是大秦与三国签订了协议,割地赔款,寻求和平。”

    颜芷枫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丧权辱国的条约?”

    秦琰煜面色有些冷沉:“是。”

    一年前,大秦还是最强大的国家,地域辽阔,周边的国家都要忌惮三分。

    想不到短短几个月,大秦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

    割地赔款!亏秦景轩会想出这种办法!

    单是割地赔款,并不足以让各国放弃大秦这块肥肉,更主要的其实是其他国家相互掣肘,谁都想要占大头,争执不下,才会暂时放过大秦吧。

    而今,大秦国土面积少了七分之一不说,士气更是前所未有的低。

    颜芷枫冷哼一声:“他们现在可明白什么叫作引狼入室了吧!”

    为了对付阿煜和自己,当初秦景轩不仅和隐世的强大势力合作,而且与敌国联手,到头来,害人害己。

    “秦景轩也来了南周。”秦琰煜沉声道。

    “他来南周做什么?”

    秦琰煜:“和亲。”

    颜芷枫微微睁大了眼睛:“和亲?”

    “和谁?”

    秦琰煜道:“苗凤翎。”

    颜芷枫又是一愣:“怎么会是她?没记错的话,她只是一个将军之女而已。”

    “若是从前,大秦的王爷自然不会与邻国的世家小姐联姻,但如今大秦不比以前,而苗凤翎除了是南周第一大将的爱女外,还是天下榜排名第一的霍玉南的徒弟,这两层身份加在一起,足以配得上一国王爷。”

    颜芷枫闻言轻笑:“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秦景轩配不上苗家小姐了,别忘了,他可是破鞋。”

    秦琰煜失笑摇头:“你这话若是叫他听了,又得暴跳如雷。”

    颜芷枫冷哼一声:“本来就是,那么爱发火,怎不被老天收了去。”

    “不过你说的不错,秦景轩有意娶苗凤翎,但苗凤翎对他并无意。”

    颜芷枫撇了撇嘴:“那是当然,苗大小姐喜欢的可是某人。”

    秦琰煜眸光一顿,深邃的黑眸直勾勾盯着她:“吃醋了?”

    “呵呵。”颜芷枫嘲讽地笑。

    秦琰煜抓住她的手,向自己怀里一拉。

    颜芷枫被他拉坐在他的大腿上,突如其来的亲密令她不自在的扭了扭身,想要起来。

    秦琰煜紧紧扣住她的纤腰:“我不能阻止别人对我的想法,但我的心意你该明白。”

    他的唇在她耳畔开开阖阖,温热的呼吸细细麻麻地洒在她敏感的耳廓。

    颜芷枫感受到身子底下某男的变化,眼睛闪烁,俏脸一红:“够了,我明白,可以放开了。”

    “真的明白了?要不要再自己感受一下?”秦琰煜戏谑地问,即便此时顶着的这张脸只有他原貌的五分之色,此时也魅惑不浅。

    “不必!我还有事,先走一步!”颜芷枫挣开他的束缚,逃也似的离开。

    秦琰煜看着她仓皇的背影,轻声笑出来。

    平时看着随性恣意的一个人,可到动真枪的时候,却比谁都羞涩,如此反差,让他越来越喜欢逗开她。

    ……

    时值夏日,宫里的荷花开得正艳。

    前来参加赏荷宴的贵妇小姐更是打扮得娇美艳丽。

    颜芷枫一家三口的到来,令现场有瞬间的安静。

    旋即窃窃私语声在各个角落里响起。

    “那个就是韩老的关门弟子玉小公子吗?”

    “眼睛又大又黑,看上去挺机灵的。”

    “单是机灵,可成不了韩老的关门弟子,真看不出来他身上有何特别之处,可以让韩老令眼相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