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与你共浴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一秒记住,无弹窗网络!

    第690章与你共浴

    心里有了疑问,颜芷枫自然不可能直接承认。

    她瞟了眼龙床。

    “王妃不必担心,皇上被我点了睡穴,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也听不到我们的对话,王妃不必担心我们的对话被听到。”桃七微微一笑,显然她注意到了颜芷枫的目光。

    颜芷枫冷声道:“什么王妃?姑娘认错人了吧?你不是皇上身边的宫女吗?怎会有武功?敢对皇上动手脚,你不要命了吗?”

    桃七一愣,不解地问:“王妃,您是不是对我有些误会?我真是摘星阁的人,再者,皇上只是沉睡过去,他不会知道我们做过的事。”

    我们做过的事?

    颜芷枫冷笑一声,她做了什么?这个叫桃七的女人说的话怎么听都透着一股阴谋的气息。

    “王妃,您要是不信,不如来给皇上检查一下。对了,刚刚有人来刺杀皇上,被我发现挡了回去,我也是因为这个才点了皇上的睡穴,否则他如果知道自己身边有一个会武功的宫女,一定会想办法把我给打发走。”

    那宫女说话的当口,颜芷枫装作漫不经心地朝龙床走去。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擦肩而过之时,颜芷枫忽然转身,攫住桃七的胳膊,往后用力拧。

    “啊,王妃,你做什么?”桃七吃痛,秀气的脸庞因疼痛而扭曲。

    颜芷枫冷冷一笑,眼神端的凌厉如刀:“什么王妃摘星阁,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是谁派来的?居心何在?说,你是不是收到谁的命令,准备伺机对皇上动手?”

    “王妃,冤枉啊,奴婢是王爷安排在此的,您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桃七疑惑而不解,委屈而难受。

    “呵,满口胡言!”颜芷枫以手作刀,砍中她的后颈,将人砍晕过去。

    她转过身走向皇帝,给他把脉,确定没有问题后,缓缓舒出一口气。

    之后,颜芷枫把桃七捆绑起来,交给钱大总管。

    钱大总管看到她出现在皇上的宫殿里,错愕不已。

    待看到被五花大绑的桃七,更是满脸懵逼。

    “我怀疑这个桃七是害皇上的凶手派来的奸细,她意图对皇上不轨,被我及时发现。”

    “谢谢玉夫人,幸好您及时阻止。只是,您为何会在圣上的寝殿里?”钱大总管审视着她,一双老眼充满睿智的精光。

    颜芷枫面不改色:“我只是来看看皇上的病情。毕竟龙体重要,马虎不得,但凡有异样状况,但宫人却没能发现,耽误了对皇上的救治,钱大总管担待得起?”

    一顶高帽子扣下来,钱大总管脸色顿变,连连摆手:“玉夫人说笑了,老奴岂敢怀疑您。大半夜的您还费神来观察皇上的身体,有心了。”

    “应该的,没事的话我回去休息了。这个对皇上意图不轨的人,你明日再交由皇上处置吧。”

    “好,玉夫人慢走。”

    颜芷枫神态自若地转身离开。

    钱大总管回头发看了眼桃七,喃喃自语:“七丫头真的是奸细?”

    ……

    东宫。

    太子寝室外徘徊着一个人。

    那人不知道这个时候要不要叫醒太子,打扰了太子睡觉,太子得扒他一层皮吧,可此事重要,不报的话耽搁了太子的大业,他要担的罪责更大。

    咬咬牙,他上前一步,抬起手,又顿住,然后才迟疑地轻轻敲了两下。

    寝殿里无人应声。

    黑衣人犹豫不决,不知是不是该先收手,明日一早再过来禀告。

    临走之际,寝殿里忽然传出太子的声音:“何事?”

    “启禀太子,桃七被发现了,现被钱大总管关在下人房里。”

    说完后,一片寂静。

    半晌,寝殿内响起瓷器碎裂的声音。

    黑衣人喉头一紧,吓得大气都敢喘。

    “杀了。”须臾,殿内传来阴森冷酷的命令。

    “属下遵命。”

    “把江护法弄进宫,安排到金华宫,天亮之前完成。”寝殿里又传出一句话。

    “是。”

    黑衣人得了命令,速速离去。

    ……

    “回来了。”颜芷枫回到暂居的宫殿,看到了站在门外的修长身影,对方看着她,目光柔和。

    颜芷枫心头一软,走到他面前:“怎还不睡?”

    “准备睡。”秦琰煜目光不着痕迹地将她上下打量了一圈,牵起她的手。

    颜芷枫望着他的侧颜,心里一道暖流淌过。

    她当然不相信他是正准备睡,如果她没回来,恐怕他会继续在这里等下去。

    真是傻瓜。

    要等不懂得在屋里等吗?虽是夏夜,但夜深露重,站在屋外吹风,怎么看都不像是聪明睿智的煜王爷该干的事。

    她心里喟叹一声,自己未曾想过有一天会与哪个男人共度余生,是身边的这个男人,打破了她的原则,一次又一次救她感动她。

    能得此人一片真心,幸也。

    进了寝室里,脱掉外衣。

    “水已经烧好了,放在屏风后面。”秦琰煜低声道。

    颜芷枫闻言一愣,回了句“谢谢”。

    她走到屏风后面,果然看到了一个大木桶,水汽氤氲,上面还飘着粉红的花瓣。

    “热的?”她手伸进水里一摸,发现水温正正好。

    换成在宫外颜芷枫不奇怪,可是在宫里,大半夜的谁会给他烧水?

    唯一的可能是……

    颜芷枫转眸看向秦琰煜……的手。

    秦琰煜牵唇一笑:“怎么,想要为夫与你共浴?”

    颜芷枫挑眉浅笑,回了一句:“愿否?”

    换成秦琰煜呆住。

    颜芷枫轻嗤一声:“不敢?”

    秦琰煜的眸色瞬间变深,幽幽如深潭灼灼盯着她:“王妃的激将法甚好,本王只好证明一些到底敢还是不敢了。”

    说着,人影一晃,扑到了颜芷枫身上,压着她掉入浴桶中。

    “喂,乐乐……”颜芷枫压着嗓子低呼。

    “他睡在隔壁,听不见。”秦琰煜哑声笑道,充满磁性的嗓音酥麻入骨,浅浅密密爬过颜芷枫的耳窝,激得她全身打了个哆嗦。

    她低声啐了一句:“妖孽!”

    平时禁欲冷漠的一个人,发起情来可不比妖孽还勾人。

    “看来夫人喜欢妖孽一款,为夫今晚定当满足你。”说完,低头吻住了她的唇,亦将她的反驳都堵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