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 撕烂你的嘴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第706章撕烂你的嘴

    “呵,你以为我们会怕你?”第二圣使气乐了,眼神冷酷地扫视一圈夜卫。

    “那就试试。”

    这些圣使都是先天高手,然夜卫也不是吃素的,当初在南周服食了颜芷枫的丹药后,很多都突破晋级到先天之境。

    打赢圣使不太可能,但拖住他们一段时间够了。

    双方的战争一触即发。

    大圣者突然出声阻止。

    “胡闹,主子危在旦夕,你们还有心思打打杀杀?”他目光凌厉地看向其他圣使,最后落在颜芷枫的身上,“秦夫人,希望你能控制住主子的病情,倘若出现任何差池,我们九幽圣使绝对不会放过你!”

    说完,率领其余圣使离开。

    言今歌松了口气。

    要是这会儿打起来,被连累的还是百里。

    好在九幽圣使里还有明理的。

    “你们出去。”颜芷枫道。

    夜卫转身退到屋外,守住房间,不让任何人打扰颜芷枫。

    言今歌转身往外走。

    “你留下。”颜芷枫忽然说道。

    言今歌脚步一顿,转身指着自己的鼻子:“我?”

    一般医者救人都不喜欢有旁人在场,尤其是神医,那样很可能会出现偷师的情况。

    所以言今歌有些怀疑她说的是不是自己。

    “是!”

    言今歌闻声折回床边。

    颜芷枫把药塞进百里敬云的嘴里。

    药丸入口即化。

    她将随身带来的牛皮袋打开,一边对言今歌说:“你把他扶坐起来。”

    言今歌从善如流,将百里敬云扶起来。

    隔着衣服碰着他,言今歌手都差点儿冻僵掉。

    百里此时真像下人所说的,跟冰块似的。

    言今歌面露忧色。

    他还从来没见过百里哪次病发如此严重过。

    颜芷枫用酒精将针消毒后,放到火上烧热。

    走到百里敬云面前,对言今歌道:“我先以九转轮回针将护住他的心脉,再打开他身上的几个穴位,等一下你运功将他体内的寒气逼出来。”

    颜芷枫没有内力,只能找人帮忙。

    而且这个法子也不是一个人能办成的。

    一个人运功袪寒,另外一个人要配以特殊的针炙。

    言今歌本身医术高超,可以更好地配合她。

    听了颜芷枫的话,言今歌没有反对,认真地点了点头:“好!”

    颜芷枫双手指缝夹了八枚银针,漆黑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迅速出手,落针!

    她的动作极快,言今歌本想仔细观察观察的,却只看到快得剩残影的手速。

    “运功!”颜芷枫轻喝。

    言今歌连忙敛目收神,将真气通过双掌传入百里敬云的后背。

    两人身上发出淡淡的白光,百里敬云的头顶冒着腾腾的白烟。

    颜芷枫手里又多了几枚银针。

    她快速将其插入百里敬云身上的穴位。

    不过一刻钟时间,百里敬云身上已插了不下五十根银针。

    他头顶冒烟,眉毛头发都在往下滴水,身上的衣服湿透。

    而言今歌则是脸色苍白,双手发颤。

    长时间的运功使他内力消耗极快,再这样下去,他撑不了多久了。

    “张嘴!”

    言今歌听到颜芷枫的话,不自觉地张开嘴。

    一颗丹药扔进他的嘴里,不待他细细感觉,那药就化为液体,顺着喉咙流进腹中。

    紧接着一股气冲向了全身,本来快要力竭的言今歌忽然又觉得有了力气。

    如此往复,持续了半个时辰。

    屋子外面聚满了人。

    九圣使与夜卫对峙,双方都防备着对方。

    九圣使担心屋里的状况,想进去看一看,被夜卫拦下。

    “都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了,那个女人到底行不行?”第八圣使气愤地瞪着房门。

    第二圣使转身问大圣使:“真的要把主子的安危交到一个外人的手里吗?我们这样坐以待毙,很可能害了主子。”

    大圣使皱眉深思。

    等待了那么久,他心里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是不是错的。

    那个女人真的救得了主子吗?

    “不行,我要进去看看!眼下情况危急,哪里能这般等待下去!”第八圣使受不了了,跑着冲向屋门。

    几个夜卫眼疾手快地拦住她。

    “让开!”第八圣使喝斥。

    夜卫自然不会听她的。

    第八圣使扬起手里的剑,目露寒光,挥剑劈向横亘在自己面前的胳膊。

    “咻!”

    第八圣使察觉到危险,速度避开,不过胳膊依旧被打中,刚好打在劈弯处的穴位,她疼得发出一声尖叫,手一松,剑落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谁敢偷袭我?”第八圣使怒道,转眸向后看。

    乐乐站在院中,左手拿弹弓,右手拿石子,小脸稚嫩而无畏:“不许打扰娘亲救百里叔叔!”

    众人没想到打伤八圣使的竟然是一个小孩儿,均愣了愣。

    第八圣使瞳孔放大,同样错愕。

    然她没忘记自己的愤怒,眼睛阴冷地盯着乐乐,咬牙切齿道:“小鬼,敢偷袭我,不想活了吗?”

    乐乐毫无畏惧,伸出小拇指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哪来的狗,汪汪个不停,吵死了。”

    夜卫刚刚听到那些圣使,尤其是这个八圣使对他们夫人的质疑和轻视,心里早已憋了一肚子火,但他们的职责是守护,而不是跟人吵架,更不是挑起事端,纵然心中再窝火,也不能主动挑起双方的矛盾。

    好在小主子出手了,替夫人,也替他们出了口恶气。

    这些人说好听点叫忠心护主,说难听点就是虚伪。

    真的为百里城主好,他们怎么不用脑子想一想,夫人如果有谋害百里城主之心,还用等现在吗?以夫人出神入化的下毒功夫,神不知鬼不觉要去百里城主的命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好吗?

    “臭小子,竟然敢骂我!”第八圣使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大婶长得丑就算了,把眼睛瞪那么大不是更丑?丑没错,可你出来吓人就不对了。”乐乐拍拍自己的小胸脯,心有余悸地说。

    “啊,臭小子,我要撕烂你的嘴!”第八圣使如今不过二十多岁,尚在闺中,被人叫大婶,比砍她一刀还让她受不了。

    她纵身一跃,举剑朝乐乐刺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