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2章 比就比,谁怕谁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第802章比就比,谁怕谁

    轩辕依依推开他:“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这个女人竟敢打我,我要她好看!”

    她一个武圣居然被一个武尊偷袭了,这是耻辱!

    她要自己报仇!

    轩辕玉海见孙女没事也就放心下来,只是看颜芷枫的目光有些不善。

    颜芷枫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的威压,不受控制地冒出冷汗。

    她抿了抿唇,忽然莞尔一笑:“方才我那一下如果不是打在你的肩膀,而是换成扭断你的脖子,你觉得你还有命在这里跳脚吗?”

    轩辕依依闻言,气得想跳脚,想到她最后两个字,又强忍住了:“哼,我不过是轻敌而已,凭你也想打赢我?做梦!”

    “是么?如果我说堂堂正正来打一次,你也不是我的对手呢?”

    “不可能!”轩辕依依脱口而出。

    她不屑地扫了眼颜芷枫:“区区一个武尊,也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如果不信,我们大可比试一下。”颜芷枫下巴微抬,颇为藐视对方。

    轩辕依依受不得激将:“比就比,谁怕谁!”

    她举起手里的武器,迫不及待地想要和颜芷枫打一架。

    颜芷枫却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与她打。

    “等我从镇魂塔上下来再比,现在我要救人,没有时间。”

    轩辕依依轻哼:“你上去了还有命回来?就算是武神进了镇魂塔,也别想活着出来!”

    她鄙夷地看着颜芷枫:“你莫不是怕输,才故意这么说?”

    颜芷枫神色轻松:“我这辈子还不知道怕字是什么。”

    “好,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活着出来!”

    “我自然会活着出来,不过想与我比试,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颜芷枫话峰急转,轩辕依依,旋即狐疑地看着她:“条件?你不敢比直接认输便是,不用推三阻四的。”

    一会儿说要等从镇魂塔出来,一会儿又提条件,在轩辕依依看来,这分明是怕输而找各种理由不比试。

    颜芷枫嘴角一扯:“我是为救夫君而来,上镇魂塔也是为了他,若我在镇魂塔中他受到伤害,我哪还有心思与你比?”

    轩辕依依眯起漂亮的大眼睛:“你想让我替你保护她?”

    虽然轩辕依依看上去天真,但并真的是单蠢,棂月在她眼里卑微,她嘴里说着对方诬蔑轩辕承御,实则她心里是有几分相信的。

    不过就算承御哥哥派人去刺杀那个叫秦琰煜的,她也不觉得有何不对。

    他们都姓轩辕,他们才是轩辕氏的人。

    家主之位本该传给承御哥哥,是秦琰煜这个外姓人抢了本该属于承御哥哥的东西,承御哥哥派人对付他也没问题。

    眼前这女人无非是想要保秦琰煜的尸体而已。

    呵,一个死人,承御哥哥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这个女人真以为能够从镇魂塔里活着出来?

    到时候这女人死在镇魂塔里,秦琰煜也活不成。

    如此,答应对方又何妨?

    轩辕依依轻抬有些婴儿肥的下巴:“保他一具尸体而已,没问题!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活着下山!”

    颜芷枫暗暗松了口气。

    其实她没指望轩辕依依真能保护秦琰煜的身体,她要的是一个态度。

    轩辕依依明显是站在承御那一边的,而且身份尊贵。

    如果轩辕依依不对阿煜的身体动手脚,在她看来就不错了。

    轩辕依依不动,想来很多人也会按兵不动。

    “那你拭目以待吧。”颜芷枫说完朝马车走去。

    掀开帘子,寒气扑面而来。

    马车里放着一块寒冰玉。

    阿煜眼下无声无息,毫无生机,若无这寒冰玉护着他的身体,经过那么多天,他的身体早已腐烂。

    她上了马车,坐在他旁边,鼻子微酸。

    她伸出手轻轻抚过他的眉,眼,鼻,唇,轻捧着他的脸,心里泛起一阵阵疼。

    轩辕氏的人把镇魂塔说的如何可怕,如果是你肯定不会同意我去的吧。

    但只要能够救你,刀山火海,又有何惧。

    她低下头,轻轻在他冰冷的薄唇印上一吻,低声呢喃:“阿煜,等我。”

    最后看了秦琰煜一眼,颜芷枫转身掀开帘子下车。

    “照顾好他。”她侧眸看了夜二一眼。

    夜二握紧手里的剑:“夫人,要不我去吧,我修为也是先天武尊。”

    “你的使命是守护阿煜。”颜芷枫沉声道。

    “可是……”

    颜芷枫无声地看了他一眼,那眼里隐藏太多的情绪,夜二不由自主噤了声。

    “大长老,他毕竟是轩辕家主的唯一亲人。”颜芷枫走了几步,停在轩辕玉海旁边,话未说完,但她相信轩辕玉海听得懂她的意思。

    “放心,接下来这段时间没人会再伤害他。”

    承御应该不至于对一具尸体动手。

    再者,这里离承御近,离家主何尝不近。

    在家主的眼皮底下,承御不敢乱来。

    “那最好。”颜芷枫抬脚向台阶走去。

    当她踏上第一层台阶的时候,就发现了这山道的不寻常之处。

    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引力将她往下拉,再抬脚,艰难无比。

    颜芷枫眼里飞快闪过一道异色,然而她并没有停留,而是抬起另外一只脚,继续向上走。

    后面还有很长的路,所以她没有追求速度,而是匀速向上,不快,却也不慢。

    轩辕玉海只看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其他人也纷纷离去,只剩下夜卫及宿元、棂月以及马车里的秦琰煜。

    一直到看不到颜芷枫的身影,宿元才请夜卫他们去休息。

    夜卫却没打算离开这里,他们要在此地安营扎寨。

    这时,两个护卫似的人过来,说是轩辕家主醒了,请他们带着少主去轩辕宫。

    轩辕宫,正是轩辕家主的住所。

    “镇魂塔里面有十层,每一层都是一道考验,快则数个时辰,慢则数日甚至上月才破阵也是可能的,虽然那轩辕依依答应了少夫人的条件,但在这荒郊野外,保不齐有人心怀不轨偷袭咱们,到时候伤到少主可就不妙了,进了轩辕宫对少主才好。”

    “轩辕毅的养子没住在轩辕宫内?”夜二目光微凛,眼底杀气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