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 施法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一秒记住,无弹窗网络!

    第819章施法

    感触良多。

    但她没有时间去回味。

    根据轩辕媚儿的记忆,似乎要抓住“流星”,她才能够回到第八层塔内。

    流星转瞬即逝,速度太快,颜芷枫抓了几次没抓到。

    其实看了轩辕媚儿的记忆,她大抵猜到,星海空间是一个锻炼人神魂之力的空间。

    所以,要有能力抓住“流星”是不是意味着她要先修炼神魂之力?

    事不宜迟,颜芷枫盘腿坐下,开始入定。

    她把神识延伸向四周。

    神识触碰到一颗星星,她便陷入一段记忆。

    酸甜苦辣,人生百味。

    颜芷枫若有体悟,意识进了一种玄妙的境界。

    那种境界可遇不可求,她的神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

    众所周知,修炼神魂之力比修炼真气难多了。

    神魂强大与否与先天有很大的关系,后天想要增长迅速,无不需要天大的机遇。

    勤能补拙,日积月累可增加真气,但不一定能提高神识。

    神魂力量限制了修为。

    那些在瓶颈卡太久的,往往是缺少体悟,说白了也就是神魂等级低。

    如果神识强于修为,那么晋级只是早晚的事。

    颜芷枫眼前便是得了大机遇。

    神魂之力疯狂上涨,远超她的修为。

    只要她勤修苦练,修为很快会跟着晋级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方从那种玄妙的境界中醒过来。

    睁开双眼,一道璀璨的光芒从眼底一闪而逝。

    此时,星海空间在她眼里与之前大不相同。

    之前她只能看到一点点白光,而眼下她却能分辨出这些光芒并非完全是白色。

    而且能够感觉得出那些白光中的记忆是好是坏。

    比如是好的记忆,白光就和柔和一些,坏的记忆,白光会阴沉一些。

    这些由神魂凝结而成的白光也有强弱之分。

    之前流星在她眼里快若闪电。

    此时,她可捕捉到“流星”的模样。

    那是一颗毛绒绒的球。

    她没有伸手去抓,而是用自己的神识纺织出一张网,将其包围,合拢,握住。

    毛绒绒的小东西像萤火虫似的发着光,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挣扎。

    颜芷枫伸出手将其抓住。

    柔软冰凉的触感从指尖传来。

    没等她细细体味,视野一变,她回到了第八层。

    没看到吴谓,但颜芷枫发现摆放在中间的那把玉尺不见了。

    颜芷枫皱了皱眉,走过去将引魂灯拿起来,心情有些激动。

    有了这个,就可以救阿煜了。

    她侧眸看了眼另外一个柱台。

    养魂草比轩辕媚儿记忆里的那一株要小得多,看上去还像幼苗。

    事实上颜芷枫有养魂草,在凤仙府里,可是她修为不够,拿不出来。

    阿煜复活后神魂肯定很虚弱。

    颜芷枫稍微犹豫了一下,将养魂草摘了下来。

    和轩辕媚儿一样,她没有将养魂草连根拔起。

    尽管她知道养魂草的根养魂效果很好。

    但,毕竟是轩辕氏的东西。

    离开镇魂塔很简单,只要从窗口跳出去就好。

    那一跳不会摔死,自有一股风将人送到地面。

    她一出现在镇魂塔外,大长老就有了感应。

    很快,大长老出现在颜芷枫面前。

    “你是少主夫人?”大长老不敢置信地打量着颜芷枫。

    “嗯。”颜芷枫明白对方为什么那么震惊。

    她毁容了。

    烈焰阵将她全身烧伤,即便有吴谓的灵丹妙药,也没有完全医治好她的外伤。

    她知道自己现在看上去十分可怖,脸上特意用布包了起来,即便这样,仍有一部分露出来,而那露出来的部分实在叫人惊骇。

    大长老用悲悯又敬佩的目光打量她:“引魂灯拿到了吗?”

    无论如何,能活着出来,总归值得庆幸。

    想不到百年来再次活着从镇魂塔里走出来的又是一个丫头。

    “嗯,该如何使用?”

    颜芷枫举起手里的镇魂塔问,仿佛不在意自己的容貌。

    “先去轩辕宫吧!”

    大长老拂袖,竟是将颜芷枫扫飞。

    颜芷枫心下一惊,朝下看去。

    脚下出现一艘龙舟。

    她落在龙舟上,大长老立在她身旁。

    龙舟飞上天,穿过云雾,绕过山峰,快速飞向轩辕宫。

    两旁的风景快速后退,而在龙舟上,颜芷枫并未感觉到凛冽的风。

    “这个你先戴着。”大长老将一个银色的面具递给她。

    颜芷枫顿了一下,道了声谢,从他手里接过面具,背对着他把脸上的布巾扯下来,将面具戴在脸上。

    从龙渊山顶到轩辕宫,竟然用了不到一刻钟的功夫。

    夜卫一直有人站在轩辕宫外盯着,看到龙舟时,震惊地睁大眼睛,嘴巴也张大得能塞进一个拳头。

    待龙舟靠近,那名夜卫看清了龙舟上的人,他目露犹疑。

    直至上头戴着面具的女人说了一声“夜七,是我”,他才敢确定,夫人回来了!

    他欣喜若狂:“夫人您出来了!”

    龙盘盘旋在轩辕宫外,颜芷枫纵身一跃,跳下来。

    “夜七,阿煜还好吗?”沙哑的声音从颜芷枫嘴里溢出。

    夜七见她脸上戴面具,心里暗暗奇怪,不过很快被正事转移注意力,急道:“今天是最后一天,我们都担心夫人回不来。幸好您及时赶到,您快去救主子吧。”

    颜芷枫闻言神色一凛,足尖点地,朝轩辕宫大门飞去。

    夜七紧跟而上。

    ……

    “引魂灯放至在死者身边,我会施法,将吸引来的魂魄引入他的体内。”大长老道。

    “大长老,您有把握吗?”轩辕毅在一旁问,他看上去十分英俊,但脸色极差,却是病入膏肓的模样。

    颜芷枫心神都放在秦琰煜身上,只瞟了轩辕毅一眼,便把注意力转回,紧张地盯着大长老。

    “只能试一试,老夫也没有十成把握。”大长老叹气。

    颜芷枫心头一紧,忍住眼里和鼻子的酸涩道:“大长老,开始吧。”

    “魂魄易受阳气损害干扰,你们都退到外面去吧。”

    众人听了大长老的话,只得都离开。

    为了不影响大长老施法,大家连院子里都不敢呆。

    所有的下人都被遣退。

    偌大的院子只剩下大长老与秦琰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