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 奇怪的纹路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第854章奇怪的纹路

    他企图利用摩狱兽对付颜芷枫,然后他趁火打劫。

    没想到颜芷枫不但没有受伤,反而还契约了摩狱兽。

    一人一兽联手,轩辕承御恐不是他们的对手,这才趁着他们聊天的时候,准备从对岸逃走。

    他哪里料得到,颜芷枫与摩狱兽契约以后,精神力猛涨,隐隐能够看到水底下的他。

    颜芷枫在岸上与黑宝聊天当然不是闲得无聊,而是为了麻痹他,引他上岸。

    轩辕承御虽没料到会那么快发现,不过他也不是一点防备都没有的。

    他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一件灵器,可以抵挡精神攻击的。

    无论是颜芷枫和摩狱兽,最擅长的都是精神攻击。

    也多亏了他这一明智的举动,才没被颜芷枫的神识给戳成白痴。

    颜芷枫的神识被弹了回来,她反应很快,阻挡了神识的反弹。

    这么一会儿功夫,轩辕承御已经上了岸飞远了。

    这一次他没再保留实力,以肉眼难寻的速度飞速逃离。

    果然,之前是故意减慢速度好把颜芷枫引到这边来的。

    颜芷枫知道,轩辕承御要跑,她铁定追不上,也就没有动身的意思。

    她转而看向湖面。

    湖面已经恢复了平静,微风袭来,荡起浅浅的涟漪。

    “主人,你不会打算跳下去吧?”黑宝很敏锐,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颜芷枫闻言低头看了看它:“你不是说底下有讨厌的东西吗?我去把它给毁了怎么样?”

    “不要不要!很危险的!不要主人去,会受伤!”黑宝急急说道。

    颜芷枫把它放在地上:“你在岸上等我。乖,我会保护好自己。”

    黑宝越不想让她去,她越想去一探究竟。

    这上古秘境里除了天材地宝以外,肯定会有一些先人留下的痕迹。

    她进来那么多天都没看到,直觉湖下面的东西很可能会与人类的遗迹有关。

    黑宝咬着她的裙角:“主人,不要去,危险!”

    “黑宝,放开。”颜芷枫低头看着它。

    黑宝摇了摇头,眼睛里是固执的神色。

    “黑宝听话。”

    黑宝在她的脑海里说:“主人,真的危险。”

    “我会小心的,你不相信你主人的实力吗?”

    黑宝感觉到了颜芷枫隐隐有发怒的迹象,只得把她的裙子吐出嘴。

    不过依然表示希望她不要靠近湖泊。

    颜芷枫没听黑宝的。

    她总觉得底下有不得了的东西,或许能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黑宝劝不了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沉入湖里。

    小家伙蹲在湖边,眼里满是担忧。

    颜芷枫进入湖里以后,往湖底下游去。

    之前湖水的动静太大,因而湖里视线看不真切,此时只有她一人,湖底下的世界清晰许多。

    这个湖很大,颜芷枫把整个湖都逛了一遍,也没看到暗洞之类的。

    到底是什么东西让黑宝那么害怕呢?

    竟连湖水都能影响到它的情绪。

    颜芷枫将神识伸展开,如同触角一般扫过湖底。

    忽然,她的神识发现了湖底某处有些特别。

    她游了过去,用手把湖底下的泥拨开。

    然后看到了一块平坦的石板。

    颜芷枫眼睛一亮,把旁边的泥也拨开。

    清扫干净后,一块足有一丈大的石板呈现在眼前。

    石板上刻着复杂的纹路。

    颜芷枫敲了敲,想看看石板下面是不是空的。

    这一敲还真敲出了点门道来。

    石板忽然亮起了微光。

    准确来讲,是石板上的纹路亮了起来。

    那是一个阵法。

    颜芷枫忽然感觉到了一股神秘的力量从石板中传来,那股力量让她感到心悸。

    颜芷枫迅速后退,然石板忽然从中间裂开一条缝,一股吸力把她吸了进去。

    她想要躲都没法躲。

    进了石板内,里面却是另外一番天地。

    颜芷枫以为会看到先人秘府之类的东西,然而并没有。

    她的身体一直往下掉,不知过了多久,她掉到了地上。

    所幸她一直用真气包裹着自己,提着气,才没摔得头破血流。

    颜芷枫抬眼看向四周。

    周围好像是个山洞,很空旷,黑漆漆的。

    一股奇怪的风有节奏地从山洞深处飘来。

    只是那风中不知夹杂了什么,气味很不美妙。

    颜芷枫掩了鼻,小心翼翼地探寻。

    其它地方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东西,颜芷枫朝着风飘来的方向走去。

    越往里,那股风越大。

    一直走到了尽头,却又什么都没看到。

    风倒是没了。

    颜芷枫用神识观察四周,发现四周的墙壁以及地面都画了许多奇怪的纹路,与湖底下看到的石板十分相似。

    颜芷枫现在也出不去,索性研究起这些纹路。

    然而盯的时间稍微长一点后,她就感觉到头晕眼花。

    以她如今的精神力一般阵法的复杂程度不至于让她那么快疲劳,这阵法果然不凡。

    她阵法有所涉猎,花了几天的时间,勉强知道了这是一个围困类的阵法。

    难不成是要把她困在这里?

    又或者是困着谁?

    既然是困人的阵法,她又为何会被卷进来?

    颜芷枫犯难,如果她不破阵的话,无法出去,可她破了阵,会不会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为难也只是片刻,随即她又仔细研究起来。

    相比起困在此处,永久不见天日,她宁愿破了阵法,也许那样可能也会发生他人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在此处没吃没喝,又长期动用脑子,使用精神力,没几天,颜芷枫的模样看上去憔悴了许多,精神也很疲倦。

    但她的眼睛仍注视着墙壁上的那些纹路,脑子转得飞快。

    将破阵之法在脑海中演算了几遍,确定没有问题后,颜芷枫决定开始破阵。

    这个阵法太大,她破阵需要大量的精神力与内力,因而决定破阵前她好好休养调整自己的状态,等精神状态和内力都达到了最佳状态,她起身,破阵!

    她身形快速地移动,真气不断地灌入那些纹路之中。

    并非每条纹路都要灌入真气,而是需要选择。

    选择对了方能破阵,反之则会加固阵法。

    这也是颜芷枫为何迟迟没有动手,而要在脑海中演练那么多遍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