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2章 你别不要乐乐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可惜,他的攻击落了空。

    颜芷枫皱了皱眉,关键时刻这破剑却掉链子。

    好在轩辕剑可能吃饱了,不一会儿自动从轩辕承御的掌心拔出。

    血喷洒而出,轩辕承御只觉一直压在自己身上的莫名力量消失,双腿一软,跪倒下去。

    “族长!”他的属下赶到。

    二长老将他扶起来,其他人则纷纷向颜芷枫涌去。

    颜芷枫手握住轩辕剑,横扫而过,剑气如浪,荡漾开,震得敌人人仰马翻。

    颜芷枫高高跃起,又斩出一剑。

    轰!

    那些人的前面被斩出一道深沟。

    颜芷枫站在深沟的这一面,冷冷扫视敌人:“谁再靠近一步,那就是他的埋骨之地!”

    她手指着那条深沟,声音冷若冰霜。

    而最让人惊骇的是她此刻的气势,远远在他们之上,让他们由心底里产生了恐惧。

    与此同时,他们手里的剑都在颤栗,抖得厉害,意图挣开他们的控制。

    是轩辕剑!

    一定是轩辕剑!

    剑有剑灵,轩辕剑是神器,可压制其他剑,亦可让万剑听从它的召唤。

    就连二长老手里那一把极品灵剑也在不停地颤抖。

    “轩辕剑是我族中圣物,岂容你侵占!把轩辕剑还回来,可饶你不死!”二长老修为最高,他顶着巨大的压力大声喊道。

    颜芷枫轻嗤一声:“叛徒者,怎敢觊觎轩辕剑?”

    “谁才是叛徒,你莫要血口喷人!”二长老怒道。

    颜芷枫目光凉凉扫过他的脸:“你我心知肚明,二长老如不是心虚,何必如此色厉内荏?”

    二长老沉声:“明明是你!你在上古秘境害死那么轩辕氏子弟,是我轩辕的仇人!大家一起上!我们那么多人难道还打不过她一个?”

    众人被二长老一带,也都对颜芷枫充满了怒意。

    他们一个个跃过深沟,手里的武器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

    颜芷枫将真气注入轩辕剑中,龙吟震世,一道华光斩破天际,那些持剑的人均是手一疼,飞剑从他们的手中飞了出去。

    十几把飞剑泛着绚丽的光芒飞向颜芷枫。

    颜芷枫没有感受到一丝威胁。

    紧接着,飞剑忽然掉头,对上它们的主人。

    咻!

    如一道道流光飞射而出。

    它们的主人震惊后退,或空手搏斗,或避其锋芒,又或以其它兵器对抗。

    兵器的碰撞声此起彼伏。

    万剑归宗,轩辕剑便是这些剑的祖宗!

    借着轩辕剑之威,颜芷枫实力大涨,与二长老等人斗了个旗鼓相当。

    轩辕承御在混乱中跑掉,颜芷枫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消失。

    二长老等人发出信号搬救兵。

    此处是轩辕氏的地盘。

    颜芷枫心知等敌人的援军来了,他们再想撤退就难了,因而不再与之交缠,一个大招,将众敌震开,叫上乐乐和老头儿他们,迅速撤退。

    二长老他们追赶在后面,最后跟丢了。

    “二长老,现在怎么办?”

    二长老眉头紧锁:“当然是继续追!”

    但最后并没有追到,尽管这里是卧龙山脉,是他们的地盘,他们应该比敌人更加了解地形,但最后他们还是跟丢了。

    “二长老,她怎变得如此厉害?”轩辕氏的人心有余悸,对颜芷枫的实力大感惊奇。

    二长老脸色难看,他哪里知道这女人得了什么机会,突然变得比以前厉害了那么多。

    不,或许他知道。

    没等二长老说话,便有一人说出了他心里的猜测:“那还用说,肯定是因为她手里的那把断剑!剑都断了还如此威风,如果剑是完好无损的,该多厉害?二长老,那把断剑真的是轩辕剑吗?”

    二长老道:“八九不离十。断剑虽然不全,但从表面的纹路来看,与画像中的轩辕剑很像,在残缺不全的情况下能够有此威力,也只有轩辕剑了。”

    此女成长太厉害,二长老下了命令,掘地三尺也要找出颜芷枫。

    只不过是几日不见,她的修为又增进了许多,以这个速度成长下去,不用多久他们见到她都得夹着尾巴逃跑。

    二长老吩咐下去以后,即刻赶回轩辕宫,找到受伤的轩辕承御。

    与此同时,颜芷枫几人避开了轩辕氏的眼线,躲到了一处隐蔽的山洞里。

    颜芷枫不打算离开卧龙山脉。

    她要找到轩辕毅或者大长老,将天书的秘密告诉他们。

    一旦大家知道天书另有预言,那么轩辕承御的作为违背了轩辕氏的族规准则,而他的谎言不攻自破,到时候不但可以还阿煜清白,而且轩辕氏的许多族民也不会再听从轩辕承御的号令。

    经历一场恶战,颜芷枫筋疲力尽,一进洞就把儿子往地上一扔,一语不发,寻了个地方坐下休养。

    见娘亲闭上眼睛,理都没理他,原本惴惴不安的乐乐更加忐忑。

    他站到她身后,两只小手捏着她的肩膀:“娘亲,我给你揉揉肩。”

    “安分点,找个地方坐着,别打扰我!”颜芷枫看都不看他一眼,冷血无情地说。

    乐乐咬了咬嘴唇,娘亲生他气了,连看他一眼都不愿意。

    自知理亏,小家伙垂下眼帘,小媳妇似的道:“娘亲,对不起,我只是担心你,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

    哼!他哪一次阳奉阴违以后不是这么说?

    说过多少遍都不听,她也懒的管他了。

    自从阿煜出了事以后,她的精神一直都紧绷着。

    儿子还这么调皮捣蛋,总是让她提心吊胆。

    颜芷枫有些心灰意冷,她教育儿子是不是太失败了?

    她闭上眼睛,懒得再多说。

    乐乐人虽小,但却十分敏感。

    他能明显地感觉到娘亲对他的失望和冷淡。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以前娘亲说过要扔了他,可他感觉得到那只是气话而已。

    但现在他心里忽然产生了不祥的预感。

    娘亲这一次是真真对他失望透顶了,连说教他都懒的说了。

    他情况娘亲对他发火,惩罚他,也不要娘亲不理他。

    乐乐一慌,紧紧地抱住她:“娘亲娘亲,我错了!我真真错了!你别不要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