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4章 朴实无华的一剑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啊!”剑

    光似水波辐射向四面八方,将房顶上,房梁下的护卫全都震退。

    而宫渊纵身一跃,如大鹏展翅高飞,转瞬已飞到了高空中。夜

    不凡眼中露出一抹意外之色。他

    的这些护卫个个都是好手,居然被对方一招扫荡了个干净。不

    过夜不凡并不惊慌,只见他眼中迸射出灼热的战意,提气纵身,一个飞跃,便到了半空中,径直追在宫渊身后。

    颜芷枫身在玉佩,以她现在元神的虚弱程度,如果钻出养魂玉,定然无法承受两大顶尖高手战斗时产生的余波。因

    而她只能乖乖呆在玉佩中。

    呆在玉佩只能看到外面的一部分,就像是在房间里如果不借助神识的话,只能从窗口看到外面一部分景象。

    她提醒宫渊:“小心,前面有人!”

    宫渊的神识强大,早已发现前面飞来一人堵截。

    且来人与夜不凡长得一模一样,不用说,这个人是乾宫宫主夜不非。夜

    不非长相与夜不凡一样,穿着打扮、气质神态完全不同。

    他身穿水青色长衫,墨发三千以一支青玉簪固定。手

    执银色细长剑,衣袂飘飘,如君子墨兰,风流尔雅。

    夜不非举起了手中的细剑,那剑周身华光难掩,好似有水波轻荡,剑身微微透明,内里有一抹红色的丝线在游动,使得银剑多了几分艳丽灵动。颜

    芷枫也会剑,只是一个起势,她便知道对方是个剑修,且造诣不凡。

    他看似随意地挥出一剑,剑光一闪而出,没有引动天地异象,也没有掀起多大的风潮。

    如此平淡的一剑很容易让人麻痹大意。

    可是,颜芷枫与宫渊同时感受到了危险临近。对

    夜不凡时尚且轻松随意的宫渊表情忽然多了几分严肃,握着剑的手微微一紧,随后起势,挽了一个剑招。他

    又使出了神龙剑诀。这

    一次颜芷枫看得仔细,很是确定,这是神龙剑的第七式。与

    夜不非平淡无奇的一剑不同,宫渊这一剑引来了雷电,风起,云涌。

    刹那,灵力被搅动。光

    芒尽汇于剑尖处。轰

    !庞

    大的力量缩小成一个小球,再猛然飞出,撞上对方刺来的剑。一

    声巨响振聋发聩。天

    地为之震颤。山

    颠之雪簌簌落下。以

    二者相遇为中心,一股可怕的罡风旋转着向四周扩散。强

    大的罡风撕扯着一切,耀眼的白光中出现了一道道细小的黑线,那些黑线扭曲着,出现,消失,出现,连接扩大。当

    一条黑线碰触到一棵树的树梢时,整棵树被连根拔起,然后被那细小的缝隙吸了进去。吞

    噬了大树的黑线看上去依然平淡无奇。

    然而没有人敢小觑。因

    为那分明是一道空间裂缝!

    被吸引入空间裂缝,十有八九会死于强大的空间风暴,即便幸运的躲避了可怕的空间风暴,在虚空之中,依然随时可能遇到各种危险。颜

    芷枫轻吸了一口气。

    两个人不过出了一招,这一招里犹带着试探之意,却已强悍至斯。想

    当初,她动用了虚空梭时也不过才引来了这般的异象。

    他们轻轻松松就能捅破了天!难

    怪世人渴望成为强者。可

    翻云覆雨,排山倒海,此等神通,孰能不向往!宫

    渊与夜不非避开锋芒,各自后退了数十丈。两

    人隔着耀眼的光芒相望。夜

    不非依然云淡风轻,飘飘如仙,神色看不出与之前有何差别。

    比起夜不凡,他这样的人更加难以对付。世

    人都说夜不凡比夜不非厉害,若非夜不凡受了伤,夜不非不可能坐上乾宫宫主之位。然

    而颜芷枫却觉得,夜不非才是真正深不可测的那一个。“

    你不用插手!我自己来!”

    就在这时,一声呼喝由远及近。

    是夜不凡!他

    挥舞着长剑向宫渊劈下。与

    夜不非的细长剑不同,夜不凡的剑是一柄宽剑,剑身宽三寸,墨青色,剑身上刻着一条龙,与其说这是一柄剑,更不如说是一把刀。

    宽剑砍破了天空,撕裂了风,裹夹着无可匹敌的力量向宫渊逼近。夜

    不非的剑来得悄无声息,一点都不起眼,而夜不凡的剑则是声势浩大,好似暴雨来临前要打雷闪电,提醒大家。夜

    不非的剑不可小瞧,夜不凡的剑同样不容小觑。宫

    渊脚下出现光波,他身影如风,飞快地向后退去。

    夜不凡的剑砍了个空,他挥舞着宽剑再次向他攻来。夜

    不非一剑定乾坤,而夜不凡的剑就像是他的性格一样,充满了好战的因子。一

    剑,两剑,三剑……密

    集的剑影连成一片,用肉眼看不见剑在哪儿。夜

    不非持着剑悬立空中遥望着二人的战斗。

    夜不凡不让他出手,他便没出手,却也没有离开。宫

    渊一退再退,看似夜不凡占了上风,然而夜不非却并没有掉以轻心。

    他很清楚,能够逃过九宫宫主的追杀,这个男人绝对不简单。

    “小心!”突然,夜不非提醒了一句。夜

    不凡的剑劈中了宫渊。

    他心中一喜,也就在这一刹那防备松懈。

    夜不非提醒他的时候,只是觉得夜不凡就这么打中了对方不太可能。事

    实也如同他所料的一般。夜

    不非话音刚落,宫渊被宽剑劈成两半的身影尚未消失,他的真身已出现在了夜不凡的身后。咻

    !

    朴实无华的一剑向夜不凡的后背斩下。

    这一剑与夜不非的那一剑有异曲同工之妙。

    胜在难以察觉,容易被忽视。夜

    不凡砍中宫渊的时候已然察觉到不对劲,再加上夜不非的提醒,他心中警觉,立刻回身抵挡。这

    是战斗的本能。宽

    剑挡住了!夜

    不凡心里一喜。

    暗暗得意,竟然使用了分神术,不过那又如何,自己经历了无数次战斗,经验之丰富,只怕这小子根本料想不到吧!

    他嘴角的笑意刚刚挂起,却在下一秒突然僵住,骇然抬头。一

    柄剑从天而剑,离他的鼻尖不到一寸!刹

    那,夜不凡只觉全身冰凉,脑袋一片空白。

    那一刻他觉得死亡离他如此之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