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4章 我靠,你来真的啊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覆在上面的那只腿抖啊抖,说不出的嘚瑟,“原来是要救人,不早说。救人嘛,那得看我的心情了,爷现在心情不好……喂,我靠,你来真的啊!”凤

    心话说到一半,陡然变色,惊惶失措地跳起来,震怒地瞪着宫渊。他

    冲过去阻止宫渊,然而对方已经放火烧他的宫殿。

    一万头草泥马从他的脑海里奔腾而过。

    凤心怒道:“快把你的火收回去!”

    宫渊不为所动。

    凤心和他打过交道,焉能不知他的意思。情

    势所逼,不想自己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住处毁于一旦,他只能磨着牙妥协道:“好,我借!可以把火收回去了吧?”堂

    堂神兽凤凰被一个人类逼到这步田地,说出去都丢脸。

    凤心悲愤地想。得

    了肯定的答复,宫渊收回开天火。虽

    然时间短,但是开天火威力惊人,一根柱子被烧黑了。

    开天火可焚烧一切。正

    常来讲,柱子撑不住,会直接被烧成灰。

    宫渊控制了力道,再加上凤心所采用的建材都十分珍贵,防火防水防雷,而且坚不可摧。单

    是找那些材料,就废了他不少功夫。正

    因为如此,凤心才会花那么多时间来建这座宫殿。

    谁知道,宫渊这个王八蛋一来,他那从死海深处搬回来的定海神柱就被烧黑了,金色不复存在,变得黑不啦叽,丑死了!

    就在这时,凤心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一抬头,便对上宫渊漆黑的眼。凤

    心撇了撇嘴,将凤凰火取出来,朝他扔过去。

    他故意使了个坏,把凤凰火扔歪了,扔向宫渊挂在腰上的玉佩。哼

    ,别以为他不知道,那块玉佩里藏着一抹元神了。

    他没问,不代表他一点儿都没发觉。宫

    渊见状一惊,连忙出手。凤

    心动作突然,离他又不远,所以宫渊猝不及防,只能眼睁睁看着凤凰火被养魂玉吸走。宫

    渊倒是不慌张。

    他知道颜芷枫契约的火焰品阶一点都不低。

    “怎么样?”

    他询问了一句。“

    我没事,你怎么得罪这个男人的?”

    无邪的凤凰火颜芷枫不怕,眼下凤心丢过来的凤凰火她当然也不怕。凤

    心本等着看好戏,结果发现玉佩没有变色,宫渊也神色从容,他没有听到玉佩里传出惊呼,不免失望地撇了撇嘴。宫

    渊眼神冷冷地斜向他。凤

    心打了一个哆嗦,抬头,对上宫渊无机制一般的眼睛。真

    是见鬼了,他可是凤凰,居然会感觉到冷?宫

    渊转身离开。

    视线没有继续停留在凤心身上,那股慑人的威压也顷刻卸去。

    凤心大大喘了口气。

    这个宫渊,比上一次见更深不可测了。随

    后,凤心反应过来。

    对方就这么走了,他的凤凰火呢?

    他是借的好吗?不是给!宫

    渊这是要把他的凤凰火带到哪儿去?

    凤心急吼吼追了出去。可

    哪里还有宫渊的影子。

    他气得破口大骂:“宫渊,你给我把凤凰火还回来!”

    他的声音在山林中回荡,可宫渊却没有出现,他的神识也无法找到他的位置。

    而此时,宫渊其实就在他头顶上。

    金丝灵舟隐身了,凤心没有发现。

    颜芷枫惊奇地问:“这只灵舟怎么那么多防御功能?上次我们遇到穷奇的时候,左俊为何不用?”如

    果当时把这些功能全都使出来,他们哪里会被穷奇追着打。

    “金丝灵舟认我为主,只有我能够发挥出它的所有功能。”颜

    芷枫恍然大悟,也就是说左俊的使用受到了权限。宫

    渊往船舱内走去。

    “你要去哪儿?”“

    你不是缺身体吗?”宫渊反问。

    “你要给我炼?”

    颜芷枫惊讶。

    感觉比她自己都着急,最最重要的是,他懂吗?宫

    渊“嗯”了一声,进了船舱,找了一间炼器房。

    这秘方着实古怪,既像是丹方,又像是器方。

    宫渊不确定到底属于哪一类,干脆挑了一间炼器房。炼

    器往往比较粗暴,容易损坏四周,所以炼器房比较坚固,若真的发生意外,炼器房里的东西被毁坏的可能性小,损失程度小。而

    炼丹房则恰恰相反,放在炼丹房中的那些珍贵的草药都可能被殃及。“

    你真的要帮我?”颜芷枫又问了一遍。

    以她现在的状态,肯定没办法炼制。可

    又担心他不懂。“

    秘方。”宫渊只回了两字。

    颜芷枫见他坚持,心里其实对他是信服的,也就不再迟疑,把牢记在心底的古籍秘方背了一遍。

    宫渊听一遍便记下来。

    凤心在洞口找不到宫渊,气得破口大骂。

    他中气十足,骂人不带重样的,一口气骂了半天,然后才摸着鼻子悻悻回家。凤

    凰火是凤凰涅盘时产生的火焰,每一次涅盘,获得的凤凰火也会得到提纯,变得更加厉害。

    凤心把一簇凤凰火借给宫渊,断然不可能就送给对方。

    他要好好想个办法把凤凰火讨回来!宫

    渊按照古籍秘方,将扶桑之干编为躯体,以扶桑叶扎在躯干表面,变成一个木头人。扎

    好木头人以后,宫渊开始配制药水。

    配制药水要特别小心,这是一件精心活儿,不小心一点的话,只要用量稍稍变化,或多或少一点,都可能会影响最终的结果。这

    是要制造出个人来,一点意外可能就会使制造出来的身体出现残疾,那样子便是一个失败品。他

    们只有三滴雪灵露,可经不住浪费。宫

    渊全神贯注。

    颜芷枫明明在养魂玉里,却也忍不住屏住呼吸,好似呼吸声大一点会影响到他,其实她只有元神,也不必呼吸。宫

    渊先取了一株像梅花的灵草灵绯叶,以灵力将其花汁萃取出来。

    只见红色透明的液体从花瓣中飞出,在灵力的控制下,呈抛物线飞到了旁边的一个瓷碗里。这

    里的原材料有许多种,单是萃取其精华,就得耗费不少精力和时间。

    宫渊没有嫌麻烦。每

    一个步骤都非常认真。等

    到全部药材都处理完毕,收集到一碗药液,已经花去三天三夜的功夫。

    这三天时间内,他没有休息过,大脑一直处于工作的状态。

    颜芷枫等他处理好药液以后,心疼道:“你先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