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0章 戏弄(二)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小二闻言就开始报菜名。

    “不用了,所有菜都给这位姑娘准备一份。”张鹤沉声打断他的话。

    谁知道客栈有几道菜,等报完一遍不知道要过去多久,张鹤哪有那闲功夫等,就算他等得起,他儿子也等不起。

    小二一愣。

    “杵在这儿做什么?还不让人去准备!”

    小二忙不迭地点头,扭头跑去后厨。

    “现在姑娘可以先替犬子解毒了吧?”

    明明气得要死,表面却不得不露出和善的笑容。

    “不急,等我吃完了饭再说。”

    颜芷枫淡定非常。

    娘的,你不急我急啊!

    张庆云一颗心七上八下,听到颜芷枫的话,险些气得吐血。

    张鹤双眉微拧,压着怒气道:“等菜都做好需要不少时间,可莫要耽搁了解毒的时间。”

    之前儿子告诉他,若是不及时解毒的话,以后就会变成哑巴,所以在发现整个丹香楼都没有办法解决问题后,他立马就亲自出马来会一会给他儿子下毒的女人。

    这个女人倒好,竟然比他以为的更加恶劣。

    颜芷枫深深看他一眼:“我心里有数。”

    心想对方在飞鹰城,谅她也不敢真的得罪死他,张鹤勉强沉住气。

    对于张氏父子而言,接下来的时间自然是煎熬而又漫长的,只能催促客栈赶紧把菜上上来。

    对于看戏的人而言,倒是满满的期待,吃完饭了也不肯走,想看看等一下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这个漂亮的姑娘又会如何应付张掌柜。

    而颜芷枫更是无所谓,从容不迫地坐在那儿,觉得无聊,便钻进百晓书里研究了解这个世界。

    百晓书认主之后可以隐藏在身体里,她只要意念一动,就能够直接进入百晓书中。不知道她在干什么的人,都以为她坐在那儿发呆,准确来讲是故意晾着张氏父子,心中对她更是钦佩,敢在飞鹰城和张掌柜对着干的,没几个,而其余几个都没有好下场

    ,不知道她会如何处理这个残局。

    菜陆续上来,颜芷枫慢条斯理地享用。

    她动作优雅,加上容貌绝色,看着她吃饭都是一种视觉享受。

    然而,对张氏父子而言,就怎么看都看不顺眼了,只觉得她吃得太慢!太吊人胃口!

    而他们没走远,就坐在她旁边几桌空桌,见她吃得香,他们饥肠辘辘,对她就更恼火了。

    张鹤自来了飞鹰城,从未如此受气过。

    颜芷枫这顿饭足足吃了一个时辰。

    待她一吃完,张鹤立马问:“现在可以给解药了吧?”

    颜芷枫笑眯眯地问:“饭钱付了吗?”

    张鹤呼吸一窒,然后铁青着脸让下属去结账。

    柜台就在不远处,众人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等账一结完,张鹤问:“你还有什么要求,一并提了。”

    颜芷枫露出惊讶的表情:“我像是那么贪得无厌的人吗?”

    张鹤瞳孔微缩,字音咬得很重:“张某的意思是,姑娘吃也吃饱了,可以给解药了吧?”

    “唔,好吧。”

    张庆云见状一喜,上前两步。

    颜芷枫用筷子点了点桌上的那盆水煮鱼,笑得像个仙女:“张公子把这盆汤喝下去,毒自然就解了。”

    张庆云呆住,随即大恼。

    这娘们竟敢耍他!

    张鹤抓住他的手,自己上前一步,黑着脸,一双阴郁的眼睛直勾勾锁住颜芷枫:“姑娘真以为老夫不敢对你动手吗?”

    “啧,要解药的是你们,现在解药给你们了,你们又这般……唉,做人难,做好人更难啊。”

    颜芷枫摇头叹息,一副无奈的模样。

    张鹤见她的模样不似作假,不免起了疑,难道解药真的是那碗水煮鱼的汤汁?

    这什么解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个世界大得很,张掌柜没见过的多着呢。”

    仿佛知道张鹤心里在想什么,颜芷枫意味深长地说。

    张鹤又盯着她一会儿。

    这里到处都是自己人,她应该不敢耍自己,除非她不要命了。

    这般一想,张鹤扭头让张庆云把那碗汤汁喝了。

    张庆云急了。

    那怎么行!

    谁要喝那东西啊!

    上面飘着一层厚厚的红油,全是红辣椒,他又不是个能吃辣的,这要是全喝下去,能要了他的命!

    “赶紧喝,想不想开口说话了!”

    听到张鹤的话,张庆云睁大眼睛。

    想!

    当然想了!

    接着他看向那碗摆在正中央的水煮鱼。

    因为张鹤把所有的菜都点了一遍,一桌子摆不完,拼了一桌,才能摆得下。

    满满两大桌。

    颜芷枫每道菜吃一口都能吃撑。

    那盆水煮鱼她就动了一筷子,便没再动过。

    红油飘荡在上头,张庆云的脸色很不好看,硬着头皮走上前。

    下属把水煮鱼端到了他面前。

    周围看客小声议论。

    “他不会认的全都要喝下去吧?”“不会吧,水煮鱼在这家客栈可是一绝,那味道够辣够劲,吃一口鱼肉下去,感觉跟灌了一口烈酒似的,从嘴巴烧到了胃里,遑论这油汤,喝下去不死要也要去半条人命啊

    。”

    张庆云本来就满心不愿,此时听到大家的议论,脸变成猪肝色,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颜芷枫又不急,淡定地看着。

    张鹤催促他赶紧的,别浪费时间了。

    张庆云为了开口说话,硬着头皮捧起装水煮鱼的瓷盆。

    还没喝呢,光是闻到那股呛鼻的气味,他胃里就一阵翻滚,强忍不适喝了一口,一股辣意从舌头直冲上大脑,手一松,瓷盆便往下掉去。颜芷枫随意挥了下手,一股灵力接住瓷盆,然后将其放回桌上:“张公子小心点,要是倒掉了,还得麻烦厨子重新煮了一锅,浪费了不要紧,耽搁了解毒的最佳时机,那可

    就回天乏力了。”

    张庆元被那一口辣得咳嗽个不停,旁边的下人连忙把水递过来。

    喝得急了,水从嘴边淌下来,滴到了胸前,看上去好不狼狈。他心里刚想着打死也不要喝了,就听到颜芷枫的风凉话,表情呆了呆,看向颜芷枫,对上一双漂亮却黑沉的眼睛,心下顿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