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6章 抱进怀里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偏偏极寒之城的人面对宫禹不得不妥协。

    仅凭一缕元神就能震伤他们,宫禹必然是上神。

    元大陆的上神用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得罪上神,是非常不明智的举动。当

    然,他们已经得罪了。现

    在只有赔罪道歉,让宫上神熄火,才有可能求得一线生机。宫

    禹现在只有一缕元神,银雪他们倒也不是没办法逃走,只是他身为极寒之城的掌管者,不能够自私自利,得替极寒之城的人考虑,因而俯首是必然。

    银雪请宫禹上神稍等片刻,他马上将人请出来。宫

    禹让宫渊跟着他,免得他跑了。银

    雪动了动唇,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这

    会儿他若拒绝,宫禹也不会同意,何必再惹恼对方。

    这般一想,便没有出口。

    “请跟我来。”银雪走在前面。宫

    渊慢悠悠地跟上。

    宫禹钻回护身符郑

    一缕气息萦绕着他,能让人感觉到他的存在。

    只有宫渊清楚,宫禹留在护身符中的那缕元神已经耗尽能量消失。

    他不动声色地跟着银雪往前。

    等他们走远了,夜不凡才气哼哼地骂了一句:“狐假虎威!”

    的是宫渊。要

    不是有宫禹罩着,他们岂会妥协!

    可是宫禹的太过强大,夜不凡纵然心有不满,对方在的时候都不敢把心中的不忿出来,也就等对方走远了才敢声地咒骂。其

    余几饶心情没比他好多少。

    他们平日里高高在上惯了,何曾这般受辱过。果

    然,世间强者为尊。

    他们的实力仍然不够强啊!

    刑影淡声道:“抓走宫禹儿媳与我无关,此事我也不会再插手,先走了。”

    完,纵身跃入黑夜郑

    其余几人互相看看,也都散去。

    的确,他们并不知道银雪抓了个人回来,而且银雪能够准确出对方的名字,很可能早知道列人与宫禹的关系。如果宫禹来追责,他们完全可以开脱。

    大家听令于银雪,都是极寒之城的一份子,然而与银雪并非有多深感情,真谈到利益,必然是各自为己谋利。

    另外一边,宫渊与银雪来到九宫禁地。宫

    渊之前来过,但并未发现颜芷枫的踪影。

    整个九宫他都找了一遍,找不到人才会去找银雪。

    她被关在簇?

    宫渊挑起眉毛,默默跟着银雪往前走。

    到了禁地之中,他们到了存放雪灵露的无底洞内。宫

    渊展开神识,并未发现颜芷枫的影子,接着看到银雪招了招手,飘浮在水中的一片银色的树叶飞向他。在

    水里像树叶,到了空中,没有水的影响,则似一片羽毛。宫

    渊挑眉:“玄灵羽叶?”

    “好眼力。”银雪评价。宫

    渊不由懊恼,他之前居然没有发现那根羽毛有问题!不

    过这玩意儿不常见,而且玄灵羽叶也不都长得一样,无怪乎他没有认出来。

    这片玄灵羽叶认银雪为主,银雪意念一动,玄灵羽叶表面散发出明亮的银色光芒。光

    芒中凭空出现了颜芷枫的身影。宫

    渊一看到她,便将她拉到自己身边。

    颜芷枫被困在玄灵羽叶中,用尽方法也出不来,又一次尝试,结果耗尽体力,被冻了个半死,陡然出现在另外一个空间,她懵了一会儿,慢慢的才回过神来,眨眨眼睛,惊讶地盯着宫渊:“你怎么在这里?”虽

    然戴了面具,但她一眼就认出他。宫

    渊抓站她的胳膊没有放开,手底下传来冰凉的触感,他另外一只手碰了碰她的脸蛋,柔软的面颊现加冷寒。

    他皱着眉沉声问:“怎么那么凉?”

    刚问完,便见颜芷枫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寒颤。宫

    渊心头莫名难受,一把将她揽入怀郑

    他的动作快过脑子,根本没有多想。

    等把人抱在怀里了,脑中才有一闪而过的诧异,当然,很快就被他忽略了,因为她实在是太冰了,他把她抱进怀里,就像是抱着一块冰,因为冷,身体变得僵硬。

    颜芷枫的额头磕在他结实的胸膛上,鼻间忽然充满了他的气息,刚有些清醒的脑袋忽然就又懵了。银

    雪看到两人“恩爱”的画面,眉头跳了一下。还

    真是恋人,幸好他没把人弄死,否则以宫禹的性子,为了未过门的儿媳,还不得把极寒之城夷为平地。不

    知两人要在簇抱着站多久,他轻咳一声,提醒一下两人自己在场。

    颜芷枫回过神来,推开宫渊。被

    宫渊抱着,他像个大火炉似的,她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冷,恢复了一点知觉,脑子也清醒了许多。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不怕死吗?还有他,居然会把我放出来?”颜芷枫指了指银雪。上

    一回宫渊为了帮她偷雪灵露,被极寒之城的人追捕,最后不得不从寒冰炼狱逃离,他怎敢再回来!

    难道是银雪用自己当诱饵,骗他来?不

    过他与她又没关系,他会为了她冒那么大的风险吗?

    颜芷枫思绪凌乱,满脑子疑问等待解答。

    宫渊怀里一空,微感失落,抬眸凝望她:“来话长,你在玄灵羽叶里经历了什么?”

    提到后面的问题,他的气息阴郁,周身散发着浓烈的寒气。

    “来话长。”颜芷枫也用了四个字回答他。

    两人相对无言。须

    臾,颜芷枫先提了问题:“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宫渊点头。

    颜芷枫转着眼珠子看向银雪。银

    雪和平时似乎没有两样,但仔细一瞧的话,又似乎有些许差异。他

    居然会放他们离开?期

    间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大事?

    银雪冲她微微一笑,摊开手道:“之前有些误会,银雪在此向姑娘赔个不是,此玄灵羽叶就算是在下一点弥补的心意,望姑娘莫怪。”

    颜芷枫扫了眼他手里闪闪发光的玄灵羽叶,心中愈发困惑,当然,有宝不要是傻子,她坦然地接过那片玄灵羽叶,这东西她亲自试过,倒确实是件好东西。

    当然,别以为一片玄灵羽叶就能让她一笑泯恩仇。颜

    芷枫神识钻入玄灵羽叶,银雪抹去了他的神识印迹,玄灵羽叶现是无主之物,她能够自如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