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7章 收了个高徒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惊风岛的房都都是石头屋,宋永清给乐乐安排的房间离他不远,之后又带他熟悉惊风岛,和岛上的一些人认识,之后让他先休息:“你昨夜没休息吧?睡一觉,中午我再来

    找你。”

    “好,谢谢宋师兄。”

    等宋永清走后,乐乐好奇地打量这间不大的石头屋。

    他暗暗猜测,云海宫的人是不是都住在这种地方?海棠岛住山洞,琼凰岛住石头屋?

    他把无崖师父给自己的玉简取出来,神识注入其中,试着与无崖联系。

    只可惜依然联系不到师父。

    乐乐有些失望,那么近了还是联系不到吗?

    那厢,宋永清安排好乐乐的衣食住行后,去向米春禀告。

    米春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让他退下。

    宋永清迟疑:“师父,需要给秦乐安排活儿吗?”

    新入门的弟子除了修炼以外,还要干活,比如给灵田里的灵植除草捉虫,又比如喂养灵兽。沉吟片刻,米春摇了摇头:“暂时不用,那小子的修为逆天,小小年纪修为已至地仙之境,据说是从下界来的,莫说下界,便是天元大陆,也不曾听说过谁在十岁之龄达到

    地仙之境。”

    宋永清眼睛一亮:“是啊,这般天才我从未听说过,就是现在青云榜上第一名的那一位,达到地仙之境时也已经十五岁了吧?”

    接着他又感叹:“咱们云海宫总算出了一位绝世天才,师父是打算亲自栽培他吗?要是这样的话,我不就有一个天才师弟了?”

    想到秦乐小师弟乖巧俊秀的模样,宋永清眼睛发光。

    米春没好气地睨他一眼:“有个厉害的师弟压在你头上,你就没有半点危机感?”

    宋永清摇了摇头:“师父知弟子在修炼一途愚钝,二师弟的修为早已超越弟子,三师弟此次出关出来,也要比弟子厉害了。”

    如果换成其他人碰到这种遭遇,恐怕心里难以平衡,然而宋永清性格耿直宽和,没有因此嫉恨师弟,反而十分欣慰高兴。

    米春:“……”

    有这么个豁达的首徒,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郁闷。

    “秦乐精得很,不像你二师弟一样,只知道修炼,其他都不懂也不管,你多留点心眼,别被人忽悠了。”

    精得很?

    宋永清觉得师父形容的新弟子与自己看到的秦乐好像不是一个人,秦乐小师弟明明很纯良,而且小师弟那么小,再怎么精明也只是个孩子啊,自己还能应付不了不成?

    米春一见徒弟的表情就知道对方没放在心上,他不由深深叹了口气。

    罢了,徒弟是自己收的,没人举着棍子逼自己收,能如何?这么多年也都处过来了,只能自己这个当师父的多操心点了。

    米春挥挥手,示意宋永清出去。

    宋永清在岛上忙完后,看看时辰不早,便去找乐乐。

    接下来几天,乐乐在惊风岛过着神仙般的生活,周围风景如画,灵气浓郁,可他的心却无法平静。

    他心心念念着父母,住在这么美的地方,想到的也是“如果娘亲和爹爹在这儿就好了”之类。

    经过数日相处,他与宋永清变得熟稔,从宋永清那里套了不少话。一开始宋永清和其他人一样,都有意瞒着有关云海宫的信息,不过乐乐人精,很快看出宋永清的性子,对症下药,在宋永清没有意识到不对劲的情况下,套到了许多信息

    。

    然而乐乐不知道,米春会把宋永清叫过去问话,关于乐乐每天都干了什么,说了什么。

    宋永清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乐乐的一言一行也基本没有掩藏的可能。

    米春此刻坐在凤兰台,对面坐着的青年则是惊风岛岛主秦彬。

    两人一边下棋,一边讨论秦乐。

    “看来那孩子不简单。”

    “自然是不简单,第一次试练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米春嗤笑一声,两指夹一枚黑子,放到了棋盘的一个角落。

    “好不容易遇上这么令人惊艳的天才,真希望云海宫能注入新鲜的血液。”秦彬感叹,说着,举棋落在棋盘上,正好与米春所落子呈斜对角。

    米春目光一顿,懒洋洋道:“还是别抱太大希望的好,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秦彬苦笑。

    一次次的希望,又一次次失望。

    他,还有云海宫许多人,早已被打击得遍体鳞伤。

    只是仍然忍不住希冀,希冀能有奇迹发生。

    突然,米春说道:“无崖不是说他在下界收了个聪明的高徒吗?这回特意去下界寻人,也不知可将人带了回来。”

    秦彬掐指一算:“从出发至今也有一个月,应该快到了吧?”

    米春勾唇,漫不经心地说:“倒是不知他口中的那位高徒与秦乐相比,谁更厉害,听无崖天天吹嘘,好似他徒弟天下第一。”

    无崖与米春两人有些矛盾,秦彬听到米春的话,当个默默的听众,不发表任何态度,以免惹火上身。

    “呵,不过我看也就那样,无崖收的几个徒弟,不是天赋差,就是品性不好,这是早些年收,要是换成现在,那些徒弟连琼凰岛都别想上来。”

    秦彬想了想,米春所言不无道理。

    不知道是不是命该如此,无崖收的徒弟个个平平无奇,明明是一岛之主,偏没有一个能拿得出手的徒弟。几年前无崖去了下界一趟,回来就到处宣扬他收了个奇才,当然,相信的人没两个,毕竟无崖之前那些徒弟,真没一个算是“才”,有几个倒是天赋不错,可都因为这样那

    样的原因泯然众人矣。

    “阿嚏!”

    坐在湖边的乐乐突然打了个喷嚏。

    他揉了揉鼻子,小声嘀咕:“谁在骂我呢。”

    看看远处的夕阳,乐乐心情低落。

    一天又要过去了。

    他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师父?

    宋师兄说,师父是袭天岛的岛主,近日不在云海宫,归期未定,难道他要在此坐以待毙?乐乐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与其耗在惊风岛,不如去袭天岛碰碰运气,说不定师父已经回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