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5章 谈生意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他无法开口,只能频频给班主使眼色。然

    班主却好似没有看到,他不由露出绝望的眼神。

    眼见着班主竟然真与他们走了,他心里不免担忧,连忙抬脚跟上。

    离李府两条街的地方便有一家远近闻名的茶楼。

    几人要了一个雅间。乐

    乐瞥一眼铠甲戏子:“我与你们班主谈生意,你确定要在一旁听?”

    生意事大,岂是谁都能参一脚。铠

    甲戏子皱了皱眉,他也知道这个理儿,往日里班主谈生意,断然没有自己什么事儿,可今日这少年邪门得很,他担心班主被欺负。

    女子抬手摆了摆,慢条斯理地笑道:“你回去吧。”“

    可是……”铠甲戏子话未说完,便与女子的目光对上,后面的话悻悻咽了回去。他

    乖觉得应了一声“是”,挪着步子离开雅间。

    女子支着下鄂,笑容愈发光彩照人,勾魂摄魄的狐狸眼直勾勾盯着乐乐:“小家伙,现在可以说了吧。”

    “嗯。”乐

    乐不紧不慢地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女

    子也不插嘴,精致的脸蛋挂着淡淡的笑。待

    他说完后,才慢悠悠道:“这是你的要求,对我有甚好处?”

    “好处可多了。”乐乐伸出手来掰,“春盛园的戏本子应该有限吧?总看相同的戏再好看总有看腻的时候,而如果班主能够与我合作的话,就能够拿到精彩的新戏本,戏本由我赠送,不收一分一毫,此为其一春盛园如今在淄城坐着戏班的头把交椅,可想要长盛不衰,必须推陈出新,有了新戏本,春盛园才不留住观众,甚至引来更多观众,此为其二如果春盛园没有合作意象的话,我就去找其他戏班,届时春盛园必然受影响,失了观众,收益自然有损,亏了钱,人心涣散,唱戏不尽心,戏台效果渐差,客人愈发少,如此循环往复,最后只会越来越糟糕,最后春盛园可留得住人心?此为其三。”

    乐乐一下一下,掰了三根手指头。他

    还想往下继续数,不过却突然一顿,抬起头朝女子看去,面露怜悯之色:“我就不继续说了,漂亮姐姐是聪明人,应当知道恶性循环的道理,也该明白我说的情况并非耸人听闻。”“

    居安思危,你说的并非不会发生,不过前提是我春盛园没有新出的戏本,而你的戏本也真有你说的那么好。”纤

    纤玉指轻点桌面,班主眼里透着精明之色,显然不是个好糊弄的。想

    来也是,能够在淄城这种修炼大城立足,并且把春盛园发展至今,岂是平凡人。乐

    乐毫不掩饰自己对对方的钦佩和赞赏,随后流露出自信的神色:“我既然敢来找班主姐姐,自然对自己的戏本子有底细。”

    “怎不叫我漂亮姐姐了?”班主柳眉一挑,似嗔似怒。

    乐乐立马改口:“漂亮姐姐,你愿意做这笔生意吗?”班

    主被他机灵的小模样逗乐,伸出一根青葱玉指虚空点了点他。

    “小东西嘴真甜,不过我这人素来公私分明,纵是你叫我漂亮姐姐,我也不会晕了头被人糊弄,想要合作,你且先把戏本子拿给我看看。”“

    没有戏本子。”乐乐摊手。班

    主笑容微敛,勾人的狐狸眼稍眯:“你在耍我?”

    “本子在我脑子里。”乐乐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哦?你所说的好戏本是自己编的?”

    乐乐道:“别人编的,我记了下来,不过你放心,编写戏本的人不会来寻麻烦。”是

    不是真如他说的那样班主并不在意,重点还在戏本是否吸引人,如果戏本不像他说的那么好,那么一切都惘然。

    “来找本班主之前,你怎不先把戏本默写出来?现在你打算怎么给我看?”“

    这个简单,漂亮姐姐听我说即可。”班

    主勉强点了点头。

    她对眼前的少年没有抱太大希望,然而听着听着,不由入了神,跟随少年略显稚嫩的声音沉浸到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正讲到精彩处,乐乐突然停下。班

    主不由催促:“后面呢?继续讲下去啊。”“

    欲听后事如何,端看漂亮姐姐的打算了。”乐乐笑眯眯地看着她。望

    着他小狐狸似的笑容,班主微微一噎,随后勾起嘴角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小家伙果然有趣。”

    她正了正身,显示出对乐乐的重视:“这个故事确实不错,很是吸引人。”这

    是自然。

    乐乐露出理所当然的表情。小

    时候娘亲给他讲的故事,他总是听得津津有味,他都觉得好,别人能嫌无聊?

    班主将乐乐初始提的合作拿出来问,想确认他是否不改变初衷:“把戏本子给我,我让戏班的戏子到城门外摆戏台,赚来的银钱你却不要?”“

    不要,不过班主得连续摆上半个月,且日夜不停。”

    闻言,班主柳眉顿紧:“半个月,还要日夜不停未免强人所难。不说三更半夜无人看,单我戏园里的戏子也没那么多精力。”

    “可以雇一些临时戏子,以春盛园的名望,要招揽一些临时戏子应该不难吧?”乐乐嘴角噙着泰然自若的笑,“至于夜里是否有观众……只要戏好,还怕没人?”

    班主继续提出难处:“戏再好,那么多场下来,看客也会腻烦,如何坚持得了半个月?”乐

    乐不以为然:“这出戏有很多场,就和说书一样,每一场都不一样,如何会看腻?”

    “哦?后面的也能保证一样精彩吗?”班主感兴趣地问。

    “当然!”乐乐斩钉截铁地回道。

    笃定的模样就像是一颗定心丸,班主心里莫名觉得对方说的都是真话。只

    是,这其中仍有许多需要顾虑,她无法保证每场戏都吸引看客,在外面搭戏台,愿意花钱看戏的能有几人?如果人少的话,茶水点心等物卖不出去,赚到的钱恐怕都不够戏子的辛苦费。于

    是,她道:“容我考虑考虑。”乐

    乐叹了一口气:“漂亮姐姐有时间考虑,我却是没时间等,您若是现在不能下决定,我去其他戏园子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