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4章 功亏一篑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滋!

    黑气紧接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随后掌心穿过黑气打中他的后背。

    郗朔双目圆睁,露出骇然之色,身体迸发出强大的魔力,化作一股澎湃的气浪,将打中自己的手掌震退。噗

    而他自己则喷出一口血,眼珠子布满血丝。他

    身体向下坠落,在半空中稳住,抬起头,掌心形成一个漩涡状的魔气,举到头顶,对上追击而来的天阴。

    看到天阴那张熟悉的阴柔面庞,郗朔怒不可遏:“天阴,你王八蛋!”他

    一直都知道天阴这家伙阴险狡诈,时刻都防备着对方,但是刚刚仍然疏忽了!

    怎么能因为不久前对方来找自己合作,就对他放松了警惕呢!郗

    朔气得又吐出一口血来,整张脸呈现出灰败之色。双

    方攻击相碰,郗朔被推向下,而天阴则被他的掌力推向上空。事

    实上,郗朔的实力要比天阴强一些,但是因为遭遇偷袭,又中了颜芷枫配制的毒药,使得他落了下风。

    不过瞬息功夫,郗朔便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

    天阴见郗朔只是受了一点儿伤,实力并没有减少多少,心里不免觉得可惜。不

    过事已至此,没有回头路。必

    须赶在郗朔的那群下属追来前杀了他,否则以后就麻烦了。

    如是一想,天阴眼底闪过浓烈的杀意。

    身形一晃,犹如一道阴风,转眼闪到了郗朔面前,手指如鹰爪,犀利地抓向郗朔的心脏。郗

    朔遭遇背叛,正是恼火之时,这会儿也不想着逃,而是迎上去,仿佛要把天阴给撕碎一般。

    两大魔王打斗,惊天动地。撒

    摩连忙带着颜芷枫飞退。

    天阴虽然想杀郗朔,但是并没有忽略撒摩。一

    见撒摩撤退,他眼中杀机一闪即逝。

    不过,杀了郗朔要紧,只要郗朔死了,一个撒摩不足为惧!两

    个大魔王斗得昏天暗地,漫天黄沙飞舞,狂风搅动云沙,大地都在震颤。

    此地距离魔狱城已有上千里,然而在魔狱城却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两大魔王散发出来的恐怖力量。

    实力低微的魔族与魔物瑟瑟发抖,恨不得扒个地缝钻进去。

    而实力强大的魔族全都露出骇然之色,纷纷从城中飞出,往打斗的方向飞掠而去。砰

    砰!砰!一

    声声碰撞,犹如一道道惊雷,传入耳中,惊心动胆。

    颜芷枫问:“你不担心天阴赢了,反过来对付你?”

    其实,两个大魔王互相牵制,对魔王城而言才是最有利的。

    不管是魔狱城或者魔天城,只要有一方大势逝去,接下来倒霉的就是魔王城。“

    郗朔没你想象的那么弱,天阴想要弄死他没那么容易。”撒摩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虽然郗朔看上去好像是空有武力没有脑子,但能够活那么多年,并且成为一城之王,又岂会真的是蠢笨之辈。“

    刚刚天阴和你说了什么?”颜

    芷枫没听到天阴和撒摩的密谈,天阴看上去不像是会轻易相信别人,这么容易就被撒摩下套实在出人意料。

    “自然是如何夹击郗朔。”

    “所以你阳奉阴违了?”颜芷枫好奇,“你不怕他倒戈相向,与郗朔连手,反过来对付你?”撒

    摩眼里闪着促狭的神色:“不如打个赌?看看郗朔会不会和天阴联手追杀我?”颜

    芷枫睨他一眼:“我又不傻。”看

    他胸有成竹的模样,显然很有底气。她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底气从哪里来,但也不会故意往对方挖的坑里跳。撒

    摩:“真不和我赌?”颜

    芷枫双臂交叉环于胸前:“赌当然可以赌,我赌他们不会联手。”撒

    摩一愣,注意到她眼睛中的狡黠光芒,顿时笑了出声。“

    你这是耍赖。”

    颜芷枫耸了耸肩:“我不过是觉得这样胜算大而已,你不敢赌吗?不敢算了,我不勉强你。”

    说到最后,胆小的反倒成了他。

    撒摩不气反笑。他

    很少笑得那么畅快,通常不是冷笑就是假笑。如

    果暗罗此刻在这儿,肯定会目瞪口呆,怀疑自家主人是不是被人夺舍了。

    他们没有直接离开,飞出一段距离后,撒摩停下来。

    颜芷枫猜测,撒摩不会是打算回去坐收渔翁之利吧?他

    就那么肯定他们会两败俱伤?

    而且,这里靠近魔狱城,除了两个魔王之外,还有魔狱城那么多魔族,那么多魔族加起来,力量也非常可怕,仅凭他和她,能够对付得了?从

    撒摩口中探知不到答案,颜芷枫索性静心等待。反

    正,撒摩不可能自己寻死,他应该有自己的办法。

    在经过激烈的打斗后,动静渐小。

    撒摩突然道:“回去看看。”

    颜芷枫连忙跟上。撒

    摩嫌弃她太慢,抓住她的胳膊,咻的一下飞出。…

    …

    “郗朔,我们联手吧,我们这么打下去只会两败俱伤,便宜了撒摩那小子!”

    对于天阴的求和,郗朔仿若未闻,攻击一点都没有减弱。

    天阴已经劝了好几次,可是一点儿效果都没有。这

    家伙被气晕了头吧?见

    郗朔一副不杀死他誓不罢休的模样,天阴眉头一皱,心生退意。如

    果这个时候硬拼的话,他或许可以灭了郗朔,可自己肯定也会耗尽魔力,到时候随便一个无名小卒都能欺到他头上来。虚

    晃一招,躲开像头蛮牛似的郗朔,天阴向远方掠去。魔

    狱城飞出无数身影,往这边靠近。

    天阴此刻不走,想走就难了。

    原以为借助毒液,弄死郗朔是轻而易举的事,谁知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他带着不甘心离开。颜

    芷枫与撒摩赶来时,天阴已经走了,哈伦等魔围在郗朔旁边。没

    了威胁,郗朔忍不住露出颓势。

    “大王,您怎么了?”

    哈伦看到他的模样,不由大惊失色。

    郗朔摆了摆手:“没事,一点小伤而已。”话

    音未落,心脏传来钻心的痛楚,疼得脸都扭曲了。

    “大王!”哈伦等下属纷纷惊呼,紧张地扶住他。“

    我……我……”郗朔话未说完,突然晕了过去。

    “大王!大王!”众下属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