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1章 不重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白离忍不住问:“楚英上神,您这是要做什么?我草药没采完呢!”

    楚英理都不理他,径直往上飞。

    其实白离猜到可能是老柳开始行动了,且被楚英发现。

    他一边大呼小叫,一边挣扎。

    “楚英上神,有话好好说,你抓我做什么?我也是要面子的好吗?”

    “你再不松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别以为你是上神,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好歹也是白家丹殿的殿主,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我最后再说一遍,你不松手的话我就动手了!”

    楚英置若罔闻。

    白离将灵力冲出体外,一掌朝楚英打去。

    攻击没有落在楚英的身上,而是被一道无形的屏障弹开。

    白离毫不气馁,继续攻击。

    这一次他动用了本命法宝,威力巨大。

    即使是楚英,也不得不重视几分。

    很可惜,双方差距太大。

    白离的攻击再次被楚英卸去。

    白离大吼:“是你逼我的!”

    话音未落,藏在袖中的一枚爆破符飞速甩出。

    这张爆破符可不是普通的符箓,是阵符大师所画的仙品符箓,威力惊人。

    一旦引爆,足以夷平一座山。

    楚英没料到白离会用这种玉石俱焚的方法,微微一惊。

    虽然说仙品符箓并不能使他受到致命伤,但耽搁事是必然的。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楚英松开白离的手,瞬移至上空。

    轰!

    爆破符在半空中爆炸,产生耀眼的火光,一朵巨大的蘑菇云直升上天。

    白离的身影被其吞没,楚英扫了一眼,没有看到他。

    而就在这时,柳长老使用秘术消失了,楚英心里一急,顾不上白离,闪身往柳长老离开的方向追去。

    ……

    茂密的山林静谧安宁。

    忽然,一物从天而降,穿过重叠的枝叶掉到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惊飞了树林中的鸟兽。

    “哎哟。”痛呼声从其口中传来。

    砸在地上的东西慢腾腾地从坑里爬出来。

    身上的衣服变得焦黑破烂,头发也变成爆炸式的散乱,脸黑乎乎的,只有一双眼睛黑白分明。

    他一边痛叫一边指天骂:“老柳你这个混蛋,老夫被你坑死了!嘶!”

    扯痛伤口,他忍不住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揉着疼痛的脸部肌肉。

    仙品符箓是柳长老给他的,说是珍藏了一千年的宝贝,威力惊人无比,即使是上神也得避其锋芒。

    不过只要有他提供的防御灵器,就能挡住大部分威力。

    白离信以为真,接受了柳长老的馈赠,最后傻乎乎地用了仙品符箓,以为真的能像柳长老说的那样,自己不会受多大伤。

    实际上爆破符使用时严重伤害到他,一条命去了半条,什么防御灵器,一点儿也不靠谱!

    白离从衣襟内掏出一面镜子。

    镜子刚拿出来,哗啦啦碎成无数片,掉落在地。

    白离嘴角抽搐了下,再次在心里把柳长老骂了个狗血淋头,生气地将手中的碎片扔掉,然后一瘸一拐地离开原位。

    每走一下都疼得他直抽抽,但怕楚英发现不对劲折回来找他,因而只能忍痛转移阵地。

    数日后,颜芷枫清醒过来。

    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她眼中闪过一丝茫然。

    紧接着,脑海中出现了许多画面,眼睛瞬间变得清明。

    糟糕,她昏迷过去了,那大魔死了没有?现在是什么情况?

    “你们有谁知道吗?”颜芷枫问识海里的几只。

    “我知道!”

    轩辕剑得意道。

    颜芷枫疑惑:“你在哪里?”

    她发现轩辕剑的本体并不在自己的体内。

    “在你旁边。”

    低头一看,只见轩辕剑安静地躺在她身边。

    颜芷枫记得自己当时击杀大魔用的就是轩辕剑,昏迷时来不及将其收起。

    “我昏迷后发生了什么?”

    轩辕剑三言两语将情况说了一遍。

    颜芷枫听得目瞪口呆,她真的完全料想不到白家会为了她冒那么大的险。

    “你有空惊讶,不如先去看看那个姓白的小子吧,我记得他从大魔肚子里被挖出来的时候,已经出气多进气少。”

    轩辕剑跟了颜芷枫那么多年,性格仍然桀骜不驯,不过倒没像以前那么冷漠。

    颜芷枫眼睛环顾四周,心想着反正已经离开楚英的视线,暂时不必着急,救白一舟要紧。

    白家如此大义,她也不能让他们失望不是?

    她昏迷前把白一舟放到了圣灵那里,说行动马上就一个意念进入凤仙府。

    圣灵如今已经长得有两丈高。

    凤仙府里的灵气浓度本来就比外界高,再加上与圣灵兽相辅相成,便长得飞快。

    到了树前,颜芷枫意外白一舟并不在她放置的地方。

    她微微挑眉,把凤宝唤出来。

    “主人!”凤宝从树上蹦跳下来,直接扑入颜芷枫的怀里,后者被其巨大的冲力撞得往后踉跄了两步。

    颜芷枫站稳脚跟,无奈地揉了他一把:“凤宝,知不知道你很重?”

    凤宝瞬间瞪圆了眼睛:“凤宝不重!”

    “好好好,不重,你可以告诉我我放到这里的男人去哪里了吗?”

    救白一舟要紧,她不想和凤宝争论重不重的无聊问题。

    凤宝听出她敷衍的语气,噘了噘红嫩的小嘴:“不知道。”

    “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颜芷枫半眯起眼,危险地盯着他胖乎乎的精致小脸。

    凤宝眼珠心虚地转了转,视线移到其他地方。

    颜芷枫深吸一口气:“人命关天,凤宝,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凤宝扭了扭身,从她的怀里跳到地上,闪身跑了。

    它是器灵,躲起来连颜芷枫都找不到。

    当然,如果颜芷枫强制他现身,他没办法拒绝。

    到底是个孩子,颜芷枫不好强迫他,就随他去了。

    接着,她闭上眼睛,将神识笼罩在整个凤仙府。

    凤宝可以躲起来,却没有办法把其他人藏起来不让她找到。

    凤宝赌气不说,她自己找就是。

    过了片刻,颜芷枫蹙了蹙眉。

    没有。

    她居然没有感应到白一舟的气息!

    真是奇怪,白一舟会去哪里?

    怎么可能一点儿气息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