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2章 柳长老的惨状

作品:《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颜芷枫揉了揉眉骨,有些头疼。

    早知道刚刚说话的时候注意一点了,不过她哪里能料到一句无心之言会惹毛凤宝。

    费了好些口舌,并答应了凤宝许多不平等的条约,总算是把凤宝的情绪安抚好。

    凤宝奶声奶气地告诉她:“人不是我藏起来的,是小黛。”

    颜芷枫闻言一愣:“小黛?

    小黛醒了吗?”

    凤宝点头。

    颜芷枫望向圣娑。

    小黛寄生在一片叶子中,她将叶子安放在圣娑上,可以借助圣娑的力量,更快地修炼,同时能够帮助其凝实魂魄。

    “小黛,你醒了吗?

    怎么把白一舟藏起来了?”

    颜芷枫感到惊奇。

    小黛沉睡的这几年实力增长得多快,居然能藏一个大活人,难不成她已经脱离了叶身,幻化出人形来了?

    圣娑的枝杆上,一片格外漂亮的叶子轻轻晃动。

    须臾,柔软的少女声在空气中荡漾:“我,我看他快死了,所以就求圣娑把他放到树洞里,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听了她的解释,颜芷枫更加惊讶。

    小黛竟然能够支使圣娑!惊讶之余,颜芷枫悬着的心放下来。

    本是怕凤仙府里某个不懂事的把白一舟藏起来,耽搁救人,现在有圣娑出马,白一舟要是都不能捡回一条命,即使她出手,情况也不太可能更乐观。

    颜芷枫望着眼前的雪白叶子,眼睛光芒闪烁:“小黛,谢谢你,你能问问圣娑现在白一舟的情况吗?”

    她现在还无法与圣娑进行准确的交流,或许因为小黛变成了一片叶子,寄托的载体本就是圣娑,才能与圣娑交流。

    小黛告诉她,白一舟的情况正在好转,需要大概几日时间,就可以脱离圣娑树洞休养。

    颜芷枫表扬了她几句,离开了小院。

    “寻玉!”

    洛子月看到陡然出现在眼前的颜芷枫,惊喜不已,“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之前我一直都联系不到你,以为你出了意外!”

    不想让洛子月担心,颜芷枫挑了一些经历说给她听。

    洛子月露出不赞成的神色:“这么危险的事,你怎么能冒头呢?

    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你躲远一点,让各大门派的高手去应付吧。”

    颜芷枫讶然:“你真这么想?”

    这丫头可是个正义感很强的人呀!洛子月鼓了鼓腮帮子:“当然!忘了五年前的围剿了吗?

    你要是受伤了暴露自己的身份怎么办?”

    原来是担心她被害啊!颜芷枫心里一暖。

    伸出手揉了揉洛子月的脑袋:“放心吧,我有秘密武器,想发现我的真身,可没那么容易。”

    心道:虽然楚英对她有所怀疑,但毕竟只是怀疑而已。

    她有阿煜送给她的幻戒,即使是楚英也无法看破她的真身。

    在无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楚英的怀疑也只能是怀疑而已。

    洛子月见她自信的模样,信了她的话。

    “我们出来的时间不短了,既然大魔已死,我们回去吧,乐乐肯定想念你了。”

    颜芷枫道:“我还有一点事要解决,等解决完了就回去。”

    洛子月点了点头:“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说。”

    颜芷枫笑着应好。

    接着就离开了凤仙府。

    回到山洞里,白离仍未归。

    颜芷枫感觉到一丝古怪。

    白离应该不可能把她丢下,自己独自离开太久才对。

    她不清楚白离什么时候离开的,但从她醒来到现在时间也不算短了。

    白离不会出什么事吧?

    这里毕竟不是普通的地方,密林中高阶灵兽甚多,不乏仙灵兽。

    她在山洞的石壁上刻了一行字,告诉白离自己出去找他,如果他回来没有看到自己不必急。

    随后离开山洞。

    这几年,颜芷枫的修为大有进益。

    依旧是仙君,对灵力的运用比以前更加熟练,功法也掌握得更透彻。

    行走在山林中,犹如山中精灵,踏叶无声。

    突然,颜芷枫捕捉到一股可怕的气势。

    离她很远。

    感觉到异样,颜芷枫迅速使用龟息之法,将自己的气息压缩到极致。

    在这个地方出现让她都忌惮的气息,难道是楚英追来了?

    想到这种可能,颜芷枫心中略微一紧,暗暗猜测白离现在是不是落在了楚英手中。

    白离为了她不惜与楚英作对,楚英如果找不到自己,很可能会拿白离出气。

    思及此,颜芷枫不敢耽搁,悄悄地向气息来源射去。

    ……“人在哪里?”

    山谷中,楚英将白离逼到山壁前,眼神冷漠地盯着他。

    白离身处于无形的威压中,额头冷汗涔涔,他扯了扯嘴角:“我……我不明白上神的意思。”

    “风言在哪里?”

    楚英面无表情,很少有人看到他发火,可他的面无表情足够恐怖。

    白离心砰砰直跳,感觉自己离死亡不远了。

    然而直到这一刻,他也没有暴露颜芷枫位置的想法,装傻充愣道:“风神医不是在白家灵舟上吗?”

    表情很是无辜和茫然。

    楚英挥手,一道光幕凭空出现。

    “啊!”

    凄厉的惨叫声从光幕中穿透而出,响彻天地,惊飞了树上的鸟儿,吓沉了池子里的鱼儿。

    白离看到光幕中的画面,眼睛倏地瞪圆:“老柳!”

    “你对老柳做了什么?”

    白离看着柳长老的惨状,眼睛充血,愤怒地质问楚英。

    楚英重复之前的话:“风言在哪里?”

    “你到底把柳长老怎么了?

    他现在在何处?”

    白离几欲发狂。

    柳长老的模样实在太凄惨了,在一声痛苦的惨叫后,整个人萎靡了下去,从光幕中看不出他是否还活着。

    “想要救他,就告诉我风言在哪里。”

    白离压抑着愤怒回道:“不知道,我只是来采点灵草仙药,风神医去了哪里我怎么会知道?”

    “柳长老的记忆可不是这么告诉我的。”

    白离表情几乎崩溃:“你对柳长老使用了搜魂术?”

    搜魂术极为霸道,轻则会让人神魂受损,重则会要了人命,是一种很残忍的手段。

    楚英竟然对柳长老使用搜魂术!难怪柳长老会克制不住发出那么痛苦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