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柳佩林发飙

作品:《重生七零:小辣妻逆袭

    等柯奕走后,柳夕雾将斑鸠杀了褪毛,加了一滴灵泉水和几颗红枣清炖着给妈妈吃。柳佩芸自是不可能独吃的,坚持夹了一半给女儿,各分了一碗营养的清汤喝。

    第二天上午干完地里的活,她中午和舅舅一道去了趟县城,装模作样的在城里头转了一圈,然后又回到供销社里买了布匹和棉被,询问了下收货的价格等,扛着两大包回生产队了。

    回到生产队自然是有人前来询问的,柳夕雾也没隐瞒,缝制被褥拿去供销社售卖是很正当的营生,和队里其他的妇女纳鞋制衣是一样的。他们也知道柳佩芸手艺不错,针脚下得又密又结实,所以有人艳羡也没法挑刺儿,不过也有好些手艺不错的妇人起了心思,也合计着接这样的活计多挣点钱。

    柳夕雾将买回来的红底鸳鸯图布匹拿回家,欣喜的跟妈妈报告好消息:“妈妈,今日我问了供销社的售货员,这段时间她们急缺这种被褥,说每天很多人一大早就排着队来买。因为十月份结婚的人特别多,都需要这种喜庆的被褥做嫁妆,让我们抓紧时间缝制,有多少她们收多少。”

    “真的?”柳佩芸一喜,连忙过来查看布料,手感在这个时代来说是很不错的了,欣喜道:“行,妈妈在你开学之前就赶出来,回头让你给送过去。”

    “好。妈妈专心缝制被褥吧,家里其他的活计交给我,我的缝绣功夫绣鞋垫还行,绣这个恐怕会被嫌弃,还是妈妈自己来吧。”柳夕雾完美的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她实在是不想干这种活,让她天天捏着绣花针,还不如去山里头砍柴干苦力活。

    柳佩芸轻笑:“行。这个不用你帮忙,妈妈行的,你去忙自己的事情就好。”她岂会看不出女儿是不喜这活的,尤其是这一个多月,她宁愿总是往外边跑也不想拿鞋垫,这细微的变化,她其实也看在眼里的。

    柳夕雾不想帮忙缝制,不过却在家里帮着妈妈裁剪布料,这个对她来说是小意思,母女俩一起动手,将今日买回来的布料很快就裁剪好了。

    为了给妈妈准备一个专门用于缝制被褥类似于床榻的大竹板,她只得去找舅舅帮忙,想让他在后山砍几棵竹子,回头找篾匠帮忙制作一个。刚走到外公家门口,见很多人围在栅栏边看热闹,屋里头还传来柳佩林咆哮的声音以及曹艳芬歇斯底里的咒骂声。

    “这是怎么了?”柳夕雾连忙冲过去。

    靠得最近的一个男人转头告诉她:“小辣椒,你舅舅今日发飙了,总算是要收拾你家这好吃懒做的舅妈了。”

    柳夕雾眼睛眨了眨,刚刚回来的路上都没听舅舅说啊,怎么会这么突然,还未开口说话,另一个妇人满脸幸灾乐祸道:“小辣椒,你亲舅妈天天在屋里根本没睡觉,是偷偷在屋里织东西挣钱,刚才佩林回来刚巧抓个正着。两口子吵了起来,佩林将屋里头的箱子全部拿斧子劈开,箱子里藏了不少钱和东西,还有很多的汇款单。”

    柳夕雾紧拧着眉头,这妇人正是柳队长的老婆李兰芳,也是柳家大外公的儿媳妇,抿了抿唇问:“兰芳舅妈,你进去看了?”

    “嗯,我今天上午托佩林进城的时候带点东西回来,刚好过来找他拿,里边的情况看得真真切切的。只粗略的看了一眼,箱子里头估摸着三四十双手套,值一二十块钱,零零散散的钱加起来也有七八十块。汇款单上的数字我没看清,不过你舅舅看清了,他数了下,反正脸色难看得跟锅底似的,至于是寄给谁了我也不清楚。”李兰芳声音不大不四周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还能寄给谁,肯定是贴补给娘家了呗,难不成还拿去养男人了呀?”人群中一个大嘴的女人笑着调侃起来。

    “啧啧,还以为她真的是反栓着门在屋里头睡觉呢,原来是关着门挣钱,还让柳家老老少少伺候着她。这种一心向着娘家的女人我们生产队里也有,可做到这么不要脸的也就只有曹艳芬了,亏得还是城里来的念过书的知青,竟然厚颜无耻到了这种地步,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了。”一个大嗓门的汉子粗着嗓子评价。

    他的话一落,其他人全用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来看热闹的几个女知青。之前他们还想着娶个知青也不错,有文化有思想,日后生育教导出来的孩子定然要聪明些。如今看到曹艳芬的所作所为后,他们心里头又起了想法,娶个这样的人回来哪是娶媳妇,明明就是娶祖宗呀。

    柳夕雾也没管大家的议论了,从人群中挤过去走到满脸阴沉的外公外婆身边,扶着外婆无声的安慰着。

    “砰!”

    柳佩林在屋里头将发了一顿飚,关着门隔绝了所有人的视线,这会儿猛然打开门,见柳夕雾也过来了,跟她交换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然后蛮力揪着满身狼狈的曹艳芬出来,用力一推将她推出大门。

    “妈妈!”柳茯苓和柳川穹姐弟俩早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看到曹艳芬脸上很明显的耳光印,他们哭得更大声了。爸爸回来发飙的事情,他们姐弟俩心知肚明,觉得妈妈做得太过分了,可看到她被挨打,心里头也不舒服。

    “夕雾,拉着他们姐弟俩,今日舅舅让全生产队的人看看曹艳芬是个什么德行。”柳佩林今日是豁出去要给曹艳芬一个教训了。

    他原本并没有想这样突然收拾她的,只想利用这件事给她个警告,逼着她自己养活自己。然而当劈开箱子,看到里边的汇款单后,他彻底怒了。若她挣钱是邮寄给娘家,一心贴补娘家的父母及兄弟姐妹,那他也不会这么气。女儿孝顺娘家爸妈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她将所有的钱全都拿回家,他心里头就算不喜也会忍着。然而当他看到汇款单上收款人的姓名,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她挣了这么多年的钱全部邮寄给一个陌生的男人,数额足有六百块,她这纯粹是拿她当傻子,拿他们柳家人全当傻子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