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则天称帝?

作品:《唐枭

    武则天拜洛,其根源在武承嗣献的那个祥瑞,祥瑞是凿石为文,上面镌刻“圣母临人,永昌帝业”八字,涂以赤色,而献祥瑞之人名字叫唐同泰,其人名字也不凡,唐同泰称祥瑞得自洛水,武则天当时大喜。

    这事儿还是上半年的事儿,武则天当时搁置此事静待时机,现在半年过去了,神都关于她登基称帝的热度一浪高过一浪,眼下时机已然成熟了。

    武则天当即下敕拜洛受图,这个意思就是她准备接受“圣母临人,永昌帝业”这八个字了,在此之前,她下旨将这石头封为“天授圣图”,把洛水命为“永昌之水”。

    她登上明堂,朝百官,自己加尊圣母神皇,而后将献图的唐同泰等一律加封,而后命天下刺史皆进京,命文武百官,宗室外戚全部随从她一同拜洛。

    岳峰也接到了旨意,武则天要求他随行于文武百官之中,另外,嗣皇帝李旦,太子成器,太平公主李令月等一律随行。

    内外文武百官,四夷酋长,也都扈驾,沿途鸾卫仪仗,各种雅乐,稀奇珍宝全部成列出来。

    武则天的凤撵从紫微宫出来,旌旗铺天盖地,足有数万人马按照严谨的规矩逐队前行,此时的洛水畔,早就设立了祭坛,武则天身着盛装登上祭坛,祭坛周围有无数的宫娥彩女将她簇拥在中间。

    看武则天头戴冕毓,身服衮袍,这一身装束俨然是九五之尊之龙袍,她的身后跟着李旦,还有太子成器。

    祭坛的外围,文武百官和夷狄酋长齐齐跪拜,岳峰处在最外围,所居的位置相对较低,他抬头看着这极尽隆重夸张的一幕,心中暗暗感叹这个女人的厉害。

    权力的滋味啊,此时便能让人感到其巨大的魔力,此时的武则天,她站在最高处,环顾四周,天下皆服,无有不归心者,此情此景,便是那仙人佛祖恐怕也未见得有这般排场呢!

    武则天在祭台上第一个参拜,紧随其后是李旦,而后是成器太子,然后便是宣祝官献上祭祠,接着便是天授神石呈现,随即便是漫天声浪的喝彩声,祝贺声,参拜声,所有人都跟着一起参拜洛水的神灵。

    这一番隆重的祭祀之后,武则天走下了祭台和民同乐,洛水畔早有了相扑,早有了马球,早有了斗鸡走狗,各种游戏琳琅满目。另外还有仙乐齐鸣,丝竹之声,号角之响,真是琳琅满目,万民同庆。

    一通与民同乐之后,武则天又巡幸洛水,洛水上结三层画舫龙舟,金碧辉煌,武则天登上龙舟,而后四周的文武百官,百姓们开始再一次劝进,这一次劝进比之前都要诚恳隆重,文武百官,宰相高官,李氏宗族,四夷酋长,轮番的劝进。

    接着李旦和太子成器又跪地劝进,似乎武则天不当皇帝,那真就是逆天而行一般,到了这一步,武则天居高临下,环顾四周,心情那是无比的愉悦。

    今日的洛水碧绿蔚蓝,天空之中更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绿,极目远眺,烟波浩渺,宇宙无极,武则天哈哈大笑,道:

    “既然天下人皆有此心,朕便顺天命,登基为帝……”

    武则天这一说,当即洛水两岸,足有数万人齐齐跪下,每个人都口称天子,口称万岁,一时气氛达到了最。

    武则天洛水称帝,接着便移位明堂登基,武则天下制改尊周正,易唐为周,旗帜改赤,大赦天下,改元天授。

    群臣献表加封尊号,称为神圣皇帝,嗣皇帝李旦降为皇嗣,赐姓武氏,改名武旦,太子成器为皇太孙,亦改名武成器。大唐江山从此改朝换代,称为了大周江山了。

    而这个过程只不过区区半天而已,半天时间,江山便改变了颜色,武则天倘若真是下定决心要推辞,这怎么可能呢?

    其实,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天下人都知道这件事了,连最讨厌她,痛恨她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已经不能扭转乾坤了,这个时候武则天登基称帝真是易如反掌……

    五天之后,武则天又下旨废了李唐七庙,改立武氏七庙于神都,武则天自称乃周文王之后,因此封周文王为始祖文皇帝,一直往下封了十几代,而后他将自己的父亲封为太祖皇帝,武氏诸多子弟全部封王。

    其中武承嗣封魏王,武三思封梁王,武攸宁为建昌王,其他的武氏子弟也都封了郡王。李唐一方,不得沾恩,只有太平公主一人例外,其赐姓武氏,加封食邑三千户。

    几天之内,天下便不同了,大唐变成了大周朝,武氏子弟一飞冲天,成为了让人仰望的存在。

    洛水畔,岳峰的宅邸,今日王启,强子,朱恩等几兄弟齐齐汇聚于此,大家一起喝酒吃肉,气氛却未见有丝毫的欢愉喜悦。

    强子一口气干了三碗酒,而后醉意熏熏的道:“岳老大,我已经想好了,不想在洛阳继续厮混了,准备去相州去,哪怕是做一军中小卒也无悔!神都此地,纵然荣华富贵,我亦觉得内心煎熬空虚!”

    岳峰皱皱眉头,朱恩沉默不语,三个人的小秘密只能彼此心知肚明,现在神都武氏称帝,武家子弟个个水涨船高,其权势之大已经不是岳峰等三人能挑战得了。

    报仇之期寥寥,强子在这里待得憋屈,想出去在沙场上建功立业暂时远离神都也无可厚非。

    王启并不知道到三人的血海深仇,却对强子的果断决定无比的羡慕,当即他一拍手道:“强子,我真的羡慕你啊!其实我也早就想去北地,哪怕是做一军曹也好过现在在神都这般混吃等死!”

    岳峰道:“强子,你想去相州可有门路?”

    强子点头道:“薛怀义自武氏登基以后,心气更是不同以往了,一直蠢蠢欲动,想去北地为战呢!我摸清了他的心思,便向他建言,表示我亦想奔赴北方征战,并且提出想提前去相州,为将来薛怀义出兵作铺垫!薛怀义已经应允,凭他的能力给我安排去相州当没有问题!”

    岳峰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也好,去了相州之后,记住别省钱财,在军中唯有仗义疏财才能交得到朋友!”

    强子认真点头,明白岳峰这席话都是肺腑之言,当即喝酒的气氛更显得沉闷了,以前几兄弟经常在一起喝酒吃肉,虽然偶尔大家也会谈一些不顺心的事情。可是现在强子忽然要走,朱恩虽然能挣钱,但是也已经深陷到了神都权贵之中常常感到力不从心。

    王启也依旧怀才不遇,他的出身成了他晋升阶梯之上最大的阻碍,在这个年头,血统有时候就是原罪。王启是五姓七望的子孙,而五姓七望又是武则天的敌人。武则天是太后的时候,天下理论上还不是他的,五姓七望的处境还没有那么糟糕。

    现在武则天称帝,武氏子弟皆被封王,眼下的五姓七望立刻成为了过街的老鼠。因为但凡是要忠君的官吏,谁会没事儿提拔王家人?就连薛怀义现在对王启也十分的冷淡,王启在军中的日子堪称度日如年。

    至于岳峰呢,他之前的确风光了一次,不过随着蹴鞠比赛的结束,他得了一个蹴鞠郎之后,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前途方面,岳峰完全没有着落呢!

    所以,不夸张的说,现在几兄弟大家都处在比较迷茫的时候,情绪都比较低落,因而大家借酒消愁,一个个竟然喝得酩酊大醉。

    “老爷,老爷……宫里来人了!”丫鬟阿珍急匆匆的前来禀报。

    岳峰愕然,接着浑身一,只是道:

    “今日宫中陛下欢喜,公主殿下也一并在呢!想来是四郎有技艺在身,这不才请你快进宫去呢!”

    岳峰一颗心渐渐的稳定了下来,心情也放松了不少,他跟着令狐耶一同进宫,直奔紫微宫御花园,此时御花园里面莺莺燕燕,真是好不热闹。

    原来今日武则天是设宴在宴宾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