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砸场子的来了

作品:《直播之无限觉醒

    在夜幕降临之前,道盟交流群内的成员全部到齐,总计六十八人。

    其余没有加群的觉醒者,应该是另有想法的人。

    当然,这是人家的自由,秦寿自认为他的手伸不到那么长,也管不了那么宽。

    等待的这段时间,秦寿也陆陆续续认识了直播间内的一些熟悉面孔。

    比如“江山如此多妖”,现实名字叫做叶子平,京城大家族叶家子弟,现任某特殊部门支队的支队长。

    “咸鱼不咸”则来自闽南省,名字叫做刘骥,家中是经营鞋厂的,资产亦是上亿,算是一个不小的富二代。

    “黄金眼”同样来自京城,真名叫做荀玉。听他自己说他是四九城老皇城根下捡漏最厉害的,所以才有了黄金眼的雅号。

    “此间有妖人”竟然也来了,他在看到秦寿的第一眼,便抱着秦寿的大腿求原谅,贱的功夫一点也不比秦寿差。

    而且在现实中他就是个混迹在市井中的二流子,练就了一身油嘴滑舌的功夫。真名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只有一个诨号——铁蛋儿。

    诨号竟是因为偷东西被抓住后挨打之时不怕揍而得来的。

    不过当大家知道他是个孤儿,还得抚养了一个妹妹长大之后,心中那点疏远尽去,张邦镇还当场给了他一份工作。

    其他人更是起哄,让秦寿收下铁蛋儿做个亲传弟子,把他无敌的贱功发扬光大。

    说实话,秦寿还真有收下这个弟子的冲动,不过后来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妥,便放弃了这个打算。

    不过秦寿也给了铁蛋儿一个承诺,若是将来开山收徒,第一个就收他。

    最让大家意外的,当属“乡下路太滑”这厮。

    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第一个觉醒的“乡下路太滑”竟然是一个七旬老汉,还有个挺个性的名字——卢果。

    当大家都问他为什么这么大年纪还看直播时,这老汉给大家来了句“与时俱进”,还说他是走在潮流前沿的老汉,人老心不老的典范。

    不知道为什么,秦寿听到最后那句“人老心不老”只是,想起了在网上看到的一个新闻。

    说是有一六旬老汉,一直单身,也是时常流连各大直播平台,不过他关注的都是那些打擦边球的女主播。

    所以,秦寿猜测,卢果应该是和上面那六旬老汉一样才爱看直播的!

    没想到人老成精的卢果,竟然猜到了秦寿的意思。

    当即像个老小孩一样,追着秦寿解释,他有家有室,只是隐居在深山老林中,爱看直播只是因为他孙女是一名音乐主播。

    还特意翻出了他孙女的直播间给秦寿看,以证明他所说的话是真的。

    他翻出来的那个音乐主播很清纯漂亮,但是和卢果看起来没有丝毫相像之处,秦寿一度怀疑卢果是随便找了个女主播忽悠他。

    不过很快他就不怀疑了,因为卢果的孙女卢朵也是秦寿的水友,而且也觉醒了,最主要是也来到了现场。

    本来女觉醒者就少,加上卢朵年纪还不到20岁,正是豆蔻年华,获得了不少未婚水友的青睐,一时纷纷称呼卢果为爷爷。

    但是,卢果却认定了秦寿一般,说他孙女非秦寿不嫁。

    这都不算什么,最主要是卢朵似乎确实很中意秦寿,一直黏在他的身边,哥哥长哥哥短的叫着,搞得秦寿很是尴尬。

    “朵朵,咱商量个事行吗?”

    眼瞅着要多出一个跟屁虫,秦寿只能试着和卢朵沟通。

    卢朵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甜甜的笑道:“秦哥哥,有什么事你直接吩咐就行,不用商量!”

    秦寿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道:“朵朵,我想去卫生间,麻烦你先回你爷爷身边,别再跟着我了好吗?”

    “秦哥哥,人家不会跟你进去的,就在外面等你出来!”卢朵想了想后,歪着脑袋说道,一脸呆萌之状。

    “呃......”

    秦寿手扶额头,有种被卢朵打败了的感觉。

    正当他不知道该怎么摆脱这个烦人的跟屁虫之时,一阵钝器砸门的声音从大门处传了过来。

    秦寿犹如听到了天籁之音,连忙对卢朵说道:“朵朵,出事了,我去看看!”

    说完,也不等卢朵回应,秦寿就飞也似的向着大门处跑去,仿佛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诶!秦哥哥,等等我!”

    卢朵嘴上喊着,脚下却没有动作,待看到秦寿脚下一个踉跄,跑得更快之时,忍不住露出一抹坏笑,哪里还有之前那股傻白甜的模样。

    “哼!叫你欺负我爷爷!”

    卢朵攥了攥拳头,露出奸计得逞的表情,随后便回到她爷爷身边。

    分布在整个顶层休闲的觉醒者们自然也听到了砸门声,全部都露出好奇之色,纷纷向大门处赶去,想要看看到底是谁敢如此不给张邦镇面子。

    秦寿赶到大门口之时,张邦镇已经比他先一步到了。

    “张老哥,谁这么大胆,敢来这砸门?”秦寿同样疑惑的询问道。

    门外的砸门声还在继续,而且砸的一下比一下更重,金属大门发出“砰砰”巨响,边缘不断的有泥灰落下来。

    张邦镇铁青着脸,门外的人当着这么多觉醒者的面砸他的门,可谓是一点面子都没给他留。

    他也算是魔都的老江湖了,不敢说所有魔都人都得给他面子,但是能不给他面子的人,一个巴掌也数得过来。

    当即沉声道:“秦老弟,让你看笑话了,我也很想知道是哪个家伙敢来砸我张邦镇的大门!”

    说完,对着看门的保安吩咐道:“把大门打开!”

    保安被门外的阵仗吓得面如土色,听到张邦镇的吩咐,如蒙大赦,连忙把门往两边拉了开来。

    门外,一群十来个黑衣保镖正拿着灭火器,之前砸门的正是他们,见到门打开了,便停了下来。

    “哟!总算是舍得开门了,叫张邦镇滚出来见我!”

    黑衣保镖身后响起一道嚣张的声音,紧接着,黑衣保镖向两边散开,显露出了叫嚣之人的真容。

    看到叫嚣之人,秦寿不禁笑了起来,难怪刚才的叫嚣声让他有些熟悉,原来是在电梯口和他起过冲突的王信。

    难道是搬了保镖过来,底气足了,想找自己报仇?

    王信从保镖中间昂首阔步的走了过来,见到张邦镇铁青着脸看着他,他反而笑道:“哟呵!张邦镇,我还以为你听到本少砸你的门躲起来了呢!怎么?当年你刚来魔都打拼之时,受了我王家恩惠,这么快就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