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牵机

作品:《清霁素朝

    碧落吱呀一声推开了西厢房门,房中正在做着绣活的苏彨回头,见是今日帮了自己的苏影前来,也没有多吃惊,只管赶紧站起来,笑着将苏影主仆迎了进来。

    苏影进了屋,见屋内圆桌上铺着几匹鲜红的绸缎,又看到苏彨手上拿着的针线,笑着问道:“彨姐姐可是在做嫁衣吗?”

    苏彨有些害羞的笑笑,在夜晚烛光和面前满眼的红绸中,苏影只觉得苏彨脸颊微红,显得娇羞可爱,似乎比起两个月前初见时要温柔好看些。

    苏彨命人倒了茶水来,又准备收拾一下满桌的红绸,苏影却摆摆手制止了,只是轻笑道:“妹妹也想看看彨姐姐做嫁衣,姐姐莫要在意我,只管忙自己的便是。”

    苏彨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点点头,低头重新认真绣起了衣服。

    苏影也凑过去看了看,见这嫁衣一边的金凤已经快要绣好了,可见苏彨的这件嫁衣已经做了有一阵子了,可能是见过那安家二少爷之后,便满怀女儿家的欣喜娇羞,开始动手缝制了吧。

    苏影小心地碰了一下那栩栩如生的刺绣金凤,转头看看自己的长姐,苏影轻轻问道:“姐姐很喜欢那位公子么?”

    苏彨停下手里的活计,眉目里都是柔和的光,两眼含春地抬起眼眸,有些神往地盯着面前的蜡烛,点了点头。

    “姐姐跟我讲讲,你都喜欢那位公子什么?”

    苏彨听到苏影有些好奇地发了问,便也歪了歪头思索了一下,笑着道:“我也不知道,最初的时候只是说亲的时候相看了一眼,只觉得那是个温柔的人。后来,后来我出门买胭脂时,竟在人群里一眼就认出了他,多说了几句话,才觉得他才华横溢,出口成章,人也温和,所以,便答应了他,与他那晚偷偷相见了一次。”

    苏影看着这位长姐含笑的眉眼,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碧落上前,将妆盒拿了过来,递给了苏彨。

    苏彨打开一看,里面竟是一根金步摇,点缀着满满红宝,看着遍价值不菲。苏彨有点慌,赶紧将妆盒阖上,要递回给苏影,却听到苏影柔声说:“如今姐姐出嫁,我这个做妹妹的也没办法divsyaignnr;rrd>锷鲜裁疵抑械募拮蔽乙菜挡簧匣埃荒芴袅苏庵缓毂档揭。透憬悖冉憬愠黾弈翘齑魃狭耍闶翘硖硐财菜闶敲妹梦页隽艘环萘憬悖蠹蘖巳耍眯腋!!br/>

    苏彨听言,便将妆盒又拿到了眼前,嘴里轻轻念着“谢谢妹妹”,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见苏彨一滴眼泪滑落了泛红的脸颊。

    苏影有些慌,赶紧道:“姐姐莫哭呀,如今出嫁是喜事呢。姐姐放心,等明儿太奶奶让人问了那安家的意思,差不多就能定下日期了。”

    苏彨摇摇头,只管哭了一会儿,随后又让屋里的下人和碧落都出了屋,这才拉起苏影的小手说:“如今影妹妹对我这么好,是我这个做姐姐的从前太胆小,有些事我和我姨娘都知道,却被人威胁,一直不敢宣之于口,是我们对不起你。”苏彨说到伤心处,又哭了起来,继续抽噎道,“如今,我虽要出嫁,这亲却说得不体面,姨娘虽还给父亲生了个弟弟,可是我这一走,也不知姨娘会不会受委屈,妹妹,我可否将姨娘和弟弟都托付给你?”

    苏影听了这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便安慰道:“如今姐姐出嫁为人正妻,夏姨娘以后也能得脸的,再说,夏姨娘在府中向来不争不抢,想来也不会有人要为难她才是。”

    苏彨摇摇头,抽噎道:“妹妹,上次你告发了彤妹妹,实在是有勇有谋的很。只是,那秦氏和彤妹妹,并没有面上那么好相与,如今你明面上又得罪了她们,还不知道她们日后怎么报复呢。如今有些事,我不能说也不敢说,也怕连累我姨娘,只是影儿,姐姐提醒你一句,一定一定要小心那对母女。”

    苏影有点严肃,点点头道:“生在世家,自然是一家子人有亲有疏,即使日日相处,也可能知人知面不知心。丑陋的脸面下可能有一颗温柔的心,美丽的皮囊内也可以藏着一窝蛇蝎。多谢姐姐今日提醒,影儿一定会注意,也跟姐姐保证,日后定会照顾好夏姨娘和钧哥哥。”

    苏彨听到苏影这么说,只管擦了擦眼泪,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

    回浣花居路上,苏影让碧落打起十二分精神,以防有人在附近,可直到回到浣花居,也没有什么异常,主仆俩皆是松了口气。

    丹枝见小姐平安回来,也是开心的很,当下就要去拿些夜宵来,苏影想想,也觉得有些馋,便上了暖榻,两只小脚耷拉着晃来晃去,等丹枝给自己拿点心来。

    丹枝很快就回来了,还端着精致的红豆米糕和玫瑰醉酥,又给苏影倒了一杯茶,苏影看着盘中花儿一样的糕点,食指大动,抄起银筷就准备开动。

    一旁的碧落笑着看着苏影的馋猫样,上前一步想要递了丝帕上去免得糕点碎屑掉到苏影身上,却突然一下变了脸色,大喊一声:“不要动”

    苏影吓了一跳,筷子上的玫瑰酥也掉到了桌子上,她疑惑地看向碧落,却看见碧落一脸严肃将两盘糕点端起来,仔细地闻。

    苏影看着碧落这样,也有点紧张,忙问道:“碧落,怎么了?”

    碧落有点迟疑道:“我总觉得这甜点味道有些不对,有一股很淡很淡的刺鼻气息,隔远了一点都闻不见,靠近了才隐约闻到。”

    苏影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银筷,又看看盛食物的雕花银盘,有点紧张地抬头道:“不会吧,你看我平时用的都是银器,若是有不妥,应该是能马上发觉的呀。”

    碧落道一声失礼,拿过了苏影手里的银筷,将玫瑰醉酥捣散了开来,又凑上前闻了闻,还给苏影闻了闻,这会儿,苏影才问到一股有些说不上来的刺鼻味道,说不上臭,但也不算好闻,这味道隐藏在香气浓郁的玫瑰花馅里,周遭又弥漫着院里茉莉初开的香味,若不是这样仔细闻,自己真真没有发现。碧落又将银筷置于玫瑰酥中间,只见白亮的银筷像是瞬间被染黑了一样,黑斑从碰到食物的地方蔓延了开来。

    苏影第一次碰到这样被下毒的食物,吓得她一个激灵,赶紧想远离这些东西,又怕动静太大惹人发觉,有些惊恐的声音卡在苏影喉咙里,发出了有些奇异的声响。

    丹枝见状,也是呆住了,这些食物明明是自己做的,又是自己端上来的,怎么会变成有毒的呢?

    碧落神情也变得有些严肃,她想了想,又拿起了旁边的红豆米糕,捣开了一个,用没有黑的银筷再次试了上去。

    这次,银筷没有变黑。

    苏影并没有因为红豆米糕没有毒就松了口气,她有些无措地看看丹枝,又看看碧落,这回,她是真的吓着了。

    她不想死。

    苏影早已做好了决定,这一世要重新好好活下去,方不负天地,不负自己,更不负这里爱自己的人。如今这淡淡的毒药气息,稍不留神就会吞噬自己,苏影实实在在地觉得害怕,甚至有些手脚冰冷。

    丹枝见到苏影的小脸吓得惨白,便上前去抱住了自家小姐,只觉得小姐身上手心里都在发冷汗。丹枝自责不已,却又心生一串串的疑问,这些糕点都是自己做的,这毒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碧落再次研究了半晌那玫瑰酥,又捣开一个,里面一样有毒。碧落闻了半晌,又用筷子倒弄了一会,又想到了什么,上前查看丹枝的手。

    丹枝也给吓了一跳,不由自主想缩回手来,却被碧落低吼道:“丹枝姐姐,别动。”

    过了一会儿,碧落才舒了口气,松开了丹枝,这才朝丹枝怀里吓得不轻的苏影轻轻道:“小姐,如果奴婢没有猜错,应该是这玫瑰花馅儿的问题,这玫瑰醉酥不是用的一般玫瑰糖馅儿,而是用的以黄酒稍稍腌过的玫瑰花,再搓成糖馅儿,最后捏进这酥饼里,味道甜醉清爽,丹枝姐姐,是不是这样?”

    丹枝不知道碧落想说什么,只是抱着苏影点点头,呆呆地等碧落继续说。

    碧落继续轻声道:“奴婢从小鼻子就比别人灵,一般人家里煮菜,奴婢光是闻味道就差不多能猜到别人家里煮了些什么菜。这原也不是什么大本事,奴婢便也从来没有跟人说过,不想今日还派上这用场。小姐,这泡玫瑰花的黄酒,可能是加了牵机药的毒酒。牵机药的主料是一种叫马钱子的果子,再经提纯便可获得,可以溶在酒水里,透明无色,只是有一点点刺鼻味道。玫瑰花由此毒酒腌制,花瓣沾满了大量的毒药,便成了剧毒之物,再由丹枝姐姐做成点心,送到了小姐面前。这牵机毒药可是剧毒,且不说吃下去,就是人手碰到都会中毒,幸而丹枝姐姐每次给小姐做点心,都喜欢用粗麻布隔着手,又以调羹筷子为辅具做馅,手上似乎没有沾上什么毒。”

    丹枝听到这里,才有些后怕地看着自己的手,又看看怀中的小人儿,觉得恨不得把自己打死了才好,自己做了这么多点心,竟连奇怪的味道都没闻出来,差点给小姐吃了这种脏东西。

    碧落见丹枝似要哭出来一样,出言安慰道:“黄酒味道香醇,玫瑰花又有极其浓郁的香味,丹枝姐姐没有闻出来也很正常。只是如今幸好发现的早,这样剂量的牵机药吃下去,人会浑身剧痛,抽搐痉挛,就像有绳子扯着整个人一样,最后在这样的痛苦里窒息死亡。这玫瑰花都包在酥饼里面,外面的银器食具碰到了完全没有异状,根本发现不了,若是小姐出事,下药的罪名又顺理成章地安到了丹枝姐姐的头上,下毒之人实在是心思狠毒,又心计深沉。”

    丹枝突然想起厨房内各种碰过那毒馅的各种厨具,觉得一阵恶心,松开苏影,正要跑去厨房将那些东西都清出来丢弃,却被苏影叫住了。

    “上次黑影之事我就闪过一个念头,我去芝兰院晚上未归也只有那一日而已,怎么偏偏别人就得了消息,在半路跟踪我们?如今这食材又出了问题,咱们浣花居里肯定是出了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我记得院里的小厨房,只要是人都能进去,如今没确定是谁之前,这件事暂时还不能声张。碧落,你悄悄将这盘玫瑰酥送到梧桐苑去告诉太奶奶真相,切记,不可让浣花居里的任何人发现。丹枝,你现在就先陪着我上楼回屋,半个时辰后我假装发病,你就赶紧手忙脚乱地去梧桐苑,然后让太奶奶假装认定丹枝就是下毒之人,碧落你此时就看看浣花居里各个人有无异动,左不过这玩意要毒发上好一阵子,咱们就闹腾一晚上,看看有没有什么狐狸,露出了尾巴。”

    一秒记住域名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