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章 汉尼之死

作品:《诅咒临近

    陈曦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到酒店的,醒过来,周围没有一个人。他只是猜测,汉尼和周维肯定会有很多的秘密,可是昨晚的一切,来的太过突然。

    就像汉尼所说,这是一个漩涡,只是这个漩涡变得越来越大,而他,已经莫名其妙的走到漩涡的中心,他似乎应该尽快脱身。

    在他思考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陈曦愕然,但是随即又想到,只会是刘超或者候博闻他们,既然自己到酒店来,肯定是他们送过来的。

    打开门,走进来的却不是他所认识的人,却是一群j。

    “请问是陈曦吗?”带头的j问道。

    陈曦一脸愕然,但还是莫名的点点头,“是的,我是,请问你们?”才说完,陈曦突然被涌进来的j按翻在地。

    “陈曦,我是j队长,我叫王原,现在你涉险谋杀专案组成员汉尼,现在带你回去接受调查,请你务必配合。”

    陈曦倒是想不配合,可是自己躺在地上,背后压着两个人高马大的j,手被别在背后,痛的像是要断开一样。

    之后,陈曦被这群人带上一辆车。陈曦被蒙住双眼,紧接着手上一痛,他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可是之后却什么都没发生。

    睁开眼睛,陈曦却是发觉自己来到一个仓库模样的地方,四周昏暗无光,陈曦皱眉,这个并不像是j局。

    身后传来开门声,陈曦想要扭头去看,可是却无法动弹。脚步声慢慢靠近,陈曦眼前出现三个人,其中一个就是那个所谓的队长,王原。

    “欢迎你来到惩罚部,我是惩罚一队的队长,我是王原。或许我这里有些东西你非常想要看到。”

    陈曦皱眉,发出的声音却是异常的沙哑,他意识到自己现在非常的口渴,“有水吗?我想喝水。”

    王原抬手示意,身后的男人拿出一瓶水,走到陈曦身旁,陈曦看自己动不了,只好张开嘴,那个男人粗暴的把矿泉水倒进陈曦的口鼻中。

    虽然口渴的问题解决了,陈曦却是被呛得满脸鼻子眼泪的,“你们是什么惩罚部队,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王原抬手示意陈曦不要说话,身后,再次传来脚步声,一个男人推着一台显示屏来到陈曦的面前。突如其来的亮光让陈曦闭上眼,可是随即,陈曦却是大大的睁开了眼睛。

    “正如你看到的,这个人想必你知道是谁,但是你不知道的是,他是一个背叛者,背叛灵管所,而最近,你与他接触的最多,根据观察者的信息,管理者判断你是他带进组织的,不排除你们早就认识的事实,我们只想确定,你对组织的衷心。”

    陈曦没有听王原说话,只是紧紧的盯住屏幕,汉尼昨晚还在和自己一起吃饭,怎么一晚上过去,汉尼就死了。

    那具尸体浑身上下都是血液凝固的痕迹,但是陈曦还是能够确认,那个人,的确是汉尼没有错。

    陈曦突然头皮发麻,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利用一样,为什么周维突然消失,为什么汉尼在和自己莫名其妙的谈话后就死了?

    “背叛者,什么背叛者,我不知道,别来问我。”

    陈曦只感觉怒火中烧,他觉得周维是兄弟,他觉得汉尼就像一个尽职尽责的老师,可是,背叛者,死亡,两个人的秘密谈话,周维的消失,每一件事情都非常巧合。

    汉尼尽职尽责的去教授他关于诅咒,推心置腹的找他谈话,可是如果是现在这个模样,就非常值得深思了。

    汉尼死了,灵管所的背叛者,周维是和他关系最密切的,接着周维消失,只剩下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陈曦,然后,陈曦被视为背叛者遭到惩罚部队的逮捕。

    陈曦笑笑,“真是理所当然啊。”

    王原呵呵一笑,“没关系,我们会想办法证明你对组织的忠心的。”

    陈曦突然没来由的害怕起来,不知道是什么办法,他只觉得自己很无辜,为什么偏偏会选择参与周维和汉尼的事情。

    王原叫人拿出一个盒子,盒子打开,陈曦却是瞳孔一缩,那里面躺着一颗血红的珠子,跟灵木珠很像,但是灵木珠是偏黑色的。

    王原轻轻的拿出那颗血红的灵木珠,“这里面是血色怨念,哦,或许你现在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之后你会知道的,你可以尝试动用你的灵能。”

    陈曦尝试着感受自己的灵能力,可是那股灵能力就像是从未存在过一般,“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感觉不到灵能了。”

    “别担心,这只是一点小小的手段,我说过,会给你机会证明自己对灵管所的忠心的。”

    王原捏碎那个血红的珠子,珠子上冒出一股淡淡的红色烟雾,烟雾像是有灵性一样,钻进陈曦的口鼻,王原拿出阵笔,在陈曦额头画上法阵,可是陈曦却不知道那是什么。

    “你之前忠心与否我不确定,但是一天之后,你就会绝对的忠心与灵管所了,虽然来说,对你用这个还太早,但是,范防    一秒记住域名m.3qdu.com

    于未然吧。”

    陈曦感觉那血色怨念无孔不入,钻进自己的身体后,眼睛里,蒙上一层血色,让他禁不住想要发狂,他已经看不到周遭的一切。

    陈曦怒吼一声,随即晕倒过去,王原做完这一切,拍拍手,伸出一根手指按住之前在陈曦额头上画的法阵,随即小声念到,“幻灵。”

    陈曦再次醒来,他已经离开那个仓库一样的地方,只是这一会儿,他来到一个全是白色墙壁的房间里。

    房间似乎没有门窗,墙上也没有一丝裂缝,陈曦身体恢复了大半,他走到墙边,敲敲那白色的墙,可是却没有丝毫的声音传来。

    “放我出去。”陈曦大吼,结果还是没有丝毫的声音,陈曦愕然了,他明明很用力的吼出来,可是为什么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

    陈曦发狂,用力的捶打着墙壁,渐渐的,墙壁染上鲜红的血色,陈曦呆呆的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双手,明明已经看得见那凸出来的骨头,可是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不知道为何,陈曦鬼使神差的舔了舔伤口,没有任何的味道,他终于知道了,他失去了感觉,听不见声音,闻不到味道,尝不出咸淡,感受不到疼痛。

    可是他还能看到,看到这白色的墙壁,他惊恐的看着四周,不断的考虑着该怎么逃出去,可是怎么逃。

    不知道过去多久,陈曦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他想思考,可是脑海中,就像这个白色房间一样空白,他无法思考。

    他只好看着墙壁上的血色,用自己的鲜血染红墙壁,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流出那么多血,他只是呆呆的看着那片红色,这是他唯一的视觉。

    他竟然庆幸起来,自己还能看得到,就这样,时间继续流逝,陈曦只是呆呆的看着那墙壁上的血色。

    内容由m.3qdu.com手打更新

    可是,那血色却在悄悄变淡,他再次涂上自己的鲜血,可是仍旧无法止住变淡的血色,陈曦疯狂的尖叫着。

    他知道他在尖叫着,可是没有丝毫的声音传出来,直到这一刻,眼前已经没有血色,就连白色也突然不见。。

    他感受不到身体,就连自己最后的视觉也消失了,他不知道自己说话了没有,因为没有声音,他想知道自己在哪里。

    可是却无法思考,不,或许他还仅剩一种感觉,那就是黑暗,庞大的黑暗席卷着他,这是真的黑暗吗,还是仅仅是失去一切感觉,所以才呈现出黑暗,那不是一种颜色的体现,那只是一种名为绝望的东西在包裹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