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奇烦的人

作品:《末日第一宠[穿书]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d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林陌露的和曲孟泽见面后的第三天,她从汪国春口中得知曲孟泽在谈判中让步了“表面”的谈判让步说明“里层”的谈判又进了一步。

    这期间雪又下了起来,雪花绵绵下了三天不大,却始终没有停,大地初冻积雪越来越厚再过不久,江面应该要结冰了。

    体感温度直线下降因为缺乏及时的御寒手段一部分人甚至开始生冻疮。

    二队从城又运来了一批物资,全都是冬用品,好在冬衣这东西没什么保质期虽然有些在仓库堆久了压得硬邦邦的但抖一抖又是一件松软的大衣了城内商场很多这种物资不算难弄。只是从前天气炎热,这东西又占空间,没什么人拿。

    林陌露又选了一些保暖度非常不错的军用棉服收进灵玉空间的小房子里利用复制功能复制了一大批。不过灵玉的能量显然也不是源源不断的等到第十批的时候,东西生成就很慢了。林陌露带着私心把这批质量最好的物资给了方舟的队员和小农场的女团小队,优先保证战斗力。

    至于平民,可以凭方舟基地的身份证明在管春林处领到普通的时装款,作为日常的保暖也足够了。

    对于这一点,曲孟泽嗤之以鼻。

    他不理解周云憧和林陌露居然免费将物资发给平民,并且认定这是林陌露的妇人之仁。末世里物资是多么宝贵,这些棉衣都是短时间内不会再有人生产制作的,极致寒冬还没有到来,也不知道这个冬天会延续多久,这样做实在不明智。

    其实他还真的误会了,林陌露是主张收钱的,为此她还和周云憧辩论过,她觉得即便是馈赠,那么多多少少的收一点,大家才会珍惜。

    可是周云憧告诉他,方舟现在的大部分人,都是部队成员的家眷。既然队员的棉衣是免费的,那么再朝他们的家眷要钱,就等于是向这些出生入死的兄弟们要代价。至于另外的一批人,既然进入了方舟,或多或少也都有贡献,对于方舟是举手之劳,对于那些人却可能是救命的棉衣。

    这件事对他们而言无关生死,但是对于方舟底层的平民来说,是雪中送炭的事。

    硬要收取代价的话,等于是放弃了他们。即便在蒸蒸日上的方舟,也依然有人过得很艰难的。

    不过与此同时,高德也严格监控着周边,一旦发现有人拿方舟发放的棉衣和外面的人交易的,直接赶走处理。这时候冰天雪地,不比从前,再也没人喊着要离开,也没人敢轻易触碰规章制度,生怕被赶出容身之所。

    末世的第一个冬天,方舟似乎准备充分,一切稳妥,就盼着春天能如约而至。曲孟泽冷眼看着方舟居然有点不稳地准备过冬,越发沉默,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谈判达成后,曲孟泽这一次的工作就算完成了,下一步就是集结乐土的部队,和方舟,司天台,以及江北赶来的战火一起出发往白港机场。白港机场在城北,滑雪场附近,他们会先在红龙基地落脚,然后再进行下一步探索。

    乐土这一次带队的除了曲孟泽还有一个人,林陌露不意外,要是这么大一个乐土就只放曲孟泽一个侦察兵在外界,那才见鬼了。只是曲孟泽联系这位同伴的方式,似乎有些特别。

    “你要出去?”林陌露不解,“是约定了什么地点吗?”

    “不是。”曲孟泽微微抬眼,又垂眸,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弧度,“在这里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怕吓到林小姐。”

    林陌露听着这欠扁的语气,觉得男主还是欠教育。

    “可以。”周云憧道,“但是必须得有我们的人跟着。”

    “随你。”曲孟泽冷冷地道,“不过你最好找个强一点的异能者。”

    “不用找了,我跟你去。”周云憧道。

    曲孟泽看了他一眼,微微凝眉,再没说话。

    出发前,林陌露硬是塞了一瓶抗尸化药水给周云憧。虽然明知道这辈子曲孟泽完全不是周云憧的对手,但放他和曲孟泽这么邪乎的人在一起,她到底是担心的。

    其实林陌露还尝试过把药水放在灵玉空间复制,很可惜,失败了。帮帮说是因为末世灵气支撑不了这种高纯度药水的产出。

    当天,周云憧和袁逄就带着一小队人,随着曲孟泽出车,去给乐土的接应放信号。

    周云憧一走,林陌露就突然一怔。

    离他最近的罗宇博一下就注意到了:“林小姐,你不舒服吗?”

    因为第二污染源的原因,罗宇博被“续期”了,内外科二人组暂时继续合作。用宋隐的话是,他回去也没什么用,不如留在这里物尽其用今天的苦瓜在司天台也依旧毫无存在感。

    林陌露摇摇头:“没事,有点儿累了,回去吧,他们回来会有人通知我们的。”

    独自走在回岛的路上,林陌露紧了紧棉衣的领口。今天早晨雪终于停了但是天气越来越冷了。这时候方舟外围除了巡逻队,已经没什么平民走动,林陌露的脚踩在雪地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更显得这个季节的萧条。

    短短一周的时间,冬至庆典还历历在目,这会儿却已经恍如昨世了。

    确定周围没有别人,林陌露召唤了系统。

    “帮帮,这个任务是怎么回事?”

    就在刚才,周云憧离开后,系统发出了新任务接取提示。

    特级任务:在第二污染源被摧毁之前,死守方舟基地。

    帮帮说过,系统之前一直没有生成新的任务,是因为目前没有什么危险,现在突然生成任务,不就是说明,她即将面对危险了?

    周云憧一走就发生这种事,是不是说曲孟泽会对周云憧不利?

    “帮帮,是不是有危险了?不行,我得立刻去追他回来!”

    帮帮:“亲,你冷静一下。你觉得以现在的实力,曲孟泽是他的对手吗?”

    林陌露:“也许他还有别的手段是我们不知道的。”

    帮帮:“书里有的,没有的,我们都分析过了,这种可能性不大。系统的任务只是一个最优方案指向,之前也并没有强制亲完成呀。所以任务只是一个建议,并不是说一定会发生什么,也未必就和有关。任务也许只是在提醒你面对接下来的极致寒冬。”

    林陌露:“真的?”

    可是系统会突然生成这样一条任务,肯定是方舟接下来会出现什么事情,极致寒冬的应对办法他们已经想出来了,还有别的什么呢?

    林陌露看向大门的方向。无论怎么想,这件事都和乐土少不了关系,难道乐土准备在他们进攻第二污染源的时候对方舟做什么?

    如果是这一点的话,汪国春那边早就考虑过,一来他不认为乐土有这种能力,二来即便如此,方舟也不惧,因为对抗第二污染源的队伍在精不在多,方舟依旧留有足够的战力,乐土想要趁虚而入不现实。至于其他的基地……战火和司天台也都有出人参与第二污染源的摧毁任务,没道理反水断自己的后路。

    林陌露在雪地里转着圈圈,思来想去还是不放心。

    “不行,要是明天早上憧哥还没有回来,我就去找他。”

    系统精灵见劝不住林陌露,便不再说话。

    林陌露没想到的是,别说晚上,才中午的时候,传讯兵就来告诉他说,周云憧他们回来了。

    林陌露彼时已经全副武装随时准备投入战斗,乍一听差点跳起来。

    “他还好吗?有没有受伤?”林陌露把背好的步/枪往小兵怀里一甩,“算了我自己去看。”

    传讯兵抱着武器有些莫名都说林仙女对周老大爱若痴狂,看周老大看得比命还紧,这才分开一上午的时间呀,就急成这样,看来是真哒!

    林陌露上午就没回家,这会儿就在外围随便找了间空屋子休息,因此也不用车,一路小跑就到了门口,迎面撞见周云憧下车。

    周云憧还没转身就感觉到一股热腾腾的气流扑过来,然后就见武装得像个肉包子似的林陌露一头扎进他怀里。

    他一慌,紧忙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林陌露在人前一直挺羞涩的,每次大胆一定是出了什么意外。

    “我能出什么事?”林陌露眨眼,“你没事?”

    “……我能有什么事?”

    就一个曲孟泽,早些年就是他的手下败将,单打独斗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盈盈,这就分开一上午的工夫,你至于吗?”黏糊成这样,袁逄这个大亲友都觉得没眼看了。

    他关上车门下来,示意其他的队员盯上一同下车的曲孟泽。曲孟泽瞧了周云憧这边一眼,一脸阴鸷无解,转身走了,熟门熟路地回他在方舟“该待的地方”。

    “他怎么了?”出门一圈儿回来,男主的脸仿佛更臭了。

    林陌露这会儿松了口气,也觉得自己紧张过了,可是系统突然蹦出这样一条任务来,换了谁也冷静不下来。

    “你们都没事吧?见到乐土的人了吗?”她问。

    “见到了,很顺利。”

    周云憧和平时无恙,袁逄脸色却黑得厉害。

    “顺利是顺利,但是过程……哎,别提了!”袁逄似乎有点反胃,“这个曲孟泽实在是太邪乎了,上午出去这一趟,午饭都给我省下了。”

    “什么情况?”林陌露更加好奇了,“曲孟泽做什么了?”

    袁逄忍者恶心给她讲了一路上的经历。

    原本他们约定的地点就在方舟不远,但是曲孟泽坚持说要走远一点,方舟附近的人类太多,他不方便。

    袁逄就纳了闷了,人类太多你不方便,敢情丧尸多了你就方便了?后来发现,他还真是要往丧尸堆扎。

    最后他们来到了城外的一片小广场。城内的丧尸自从下雪后就像进入了休眠状态,即便有醒着的,肢体也更加僵硬,走不了多远。

    他们在这地方下了车,曲孟泽就开始“做法”。

    “做法”是袁逄的说辞,他形容着,就跟他们第一次见施瑶的时候差不多,反正就是像对着天地发功似的,应该是某种精神系异能。而后,不一会儿,广场就传来动静是高级丧尸嘶吼的声音,听着,等级还不低。

    袁逄当时就神经紧绷,立刻进入战斗状态,却被周云憧拦住。

    周云憧叫他继续往下看。

    那些呼啸声散去后,广场的地下通道就有丧尸涌出来了。、

    这小子果然没按好心!袁逄第一时间捏起了火龙,正准备轰出去,却被曲孟泽的水系异能迎头一浇,火龙还没等升天就被熄灭了,冒出一团乌烟。

    袁逄心里那个气呀,水火相克,火系异能者和水系的打,先天带着弱势,所以他最讨厌水系异能者。他正准备跟曲孟泽大战一场,曲孟泽却完全不理他,背对着丧尸跑回车里。周云憧神色一变,推了袁逄一把。

    “上车!”

    于是三个人飞快地回到车内,冲出丧尸群,一路离开了城城郊。

    而后他们又去了第二站,位于城高速公路上的一个收费站,在那里,他们见到了乐土的人。

    林陌露怔了怔:“我怎么好像没听懂?那他前面演那一出是要干嘛呀?”

    “那就是他说的信号,”周云憧沉声道,“有谁能想到,乐土居然是靠高级丧尸的呼啸作为信息传递信号的。”

    曲孟泽用精神异能感染控制了附近的高级丧尸,丧尸受到刺激后,发出类似于女王的“呼啸”,这种声音非常有穿透力,能传播很远,乐土的接头人即便听不到,也能感受到附近低级丧尸的移动。

    林陌露咋舌。

    肯定不是所有乐土的人都这么干,这种炮仗点完就跑的传信方式,应该是曲孟泽特有的。好用是好用,只是这样一来,就越发显得曲孟泽和人类居然还不如和丧尸亲近。

    怪不得袁逄一脸难以接受,在他看来,曲孟泽差不多是在跟丧尸“聊天”了。

    “既然你们见到乐土的人了,他们的人怎么说?”

    袁逄一听,突然四下张望起来,等看到车子,拧着眉毛走过去:“哎我说老小子,怎么没下车呢?”

    林陌露这才注意到车里还有人,就听一个陌生的尖细的声音嚷嚷道:“我不下去!太冷了!谁也别想让我离开车里!”

    “少特么废话!到地方了,兄弟们还要收车呢,你快出来,别特么耍赖!”

    最终那人几乎是被袁逄从越野车上拎下来。

    是个中年人,带着副眼镜,眼睛很小,上颚一副醒目的大板牙是他五官的主要记忆点。男人这会儿揪着眉头,痛苦地呲着牙,原本就小的眼睛这样一眯,几乎找不到了。

    那人一见林陌露,眼睛一亮:“美女,我看你穿得挺厚实,不如给我一件吧,我跟你买。”

    “滚!”袁逄不乐意了,“跟谁说话呢?给你脸了是吧?”

    周云憧也沉下脸,不过还是叫人给他拿了一件棉衣。这人身上还穿着衬衫和白大褂,这里的温度对他而言,大概像一月份从海南旅游回到东北,凌晨两点没换衣服就下了飞机……

    等到穿上大衣,那人还是贼眉鼠眼地瞄林陌露:“美女,我还是觉得你这件儿好,大小也合适。”

    林陌露对这种特别贱的搭讪方式完全不理会,转头看周云憧和袁逄。

    “是乐土的齐帆博士。”

    噢,齐帆,奇烦,确实是够烦的。

    “他这是来……?”

    “来交接资料的。”周云憧说完,也没和齐帆交流,对手下吩咐道,“直接送他去八爷那边儿,你们两个,跟他一起。”

    一直到被“押”走,齐帆还不停地回头跟林陌露打招呼:“美女,我先去工作,回头接风宴见啊!”

    接个鬼,谁有空给你摆接风宴?

    安排完事情,大家各自回归工作岗位,周云憧和林陌露并肩往回走。

    “这个齐帆怎么回事?也是原科学院的?怎么还有这种人啊。”林陌露忍不住问,怪不得袁逄烦他,她对这个人的观感也不好。

    “不用管他,我叫人盯着呢。等一交接完就叫他走。这个人从前风评就不太好,你不要理会他,他要是敢惹你,尽管动手,打死我们也不用赔,正好叫乐土换别人来。”

    周云憧一个非常尊重生命的人,难得说这种话,可见是真的烦这个人。

    “对了,你怎么来了。”

    林陌露立刻苦了一张小脸儿,她可没忘记她冒着雪在大门口等周云憧是为了什么。

    她捉紧周云憧的袖子:“憧哥,出事了,你刚走,系统就给我发了消息……”

    林陌露把系统突然发布的新任务,以及这个任务的警戒性给周云憧说了。

    “死守基地?”周云憧眸色一暗,“任务是这么说的?”

    他有些在意这个“死”字,难道这段时间基地会出什么事?

    他和林陌露想得差不多,轻重缓急都在脑子里分析了一遍,区别只在于他其实知道的要比林陌露多一些。

    回到家中以后,周云憧叫林陌露坐下,自己犹豫片刻,还是决定告诉她一些他近期的打算:“露露,其实我之前有一个决案,一直没有告诉你。”

    林陌露心里一揪,果然有事啊!

    “你说!”

    “这次去第二污染源,我不打算带你去。”

    林陌露一怔,她眨了眨眼,嘴巴开合了几次,不知怎么心里就涌上些委屈。她很努力的在提升自己,现在也终于有了成果,她以为经历过上一次,他已经认可她了。

    一看林陌露的神情,周云憧就觉得揪心不已,他知道她想歪了:“不是因为你的能力。”

    他拉过林陌露因为在外界太久而冰凉的小手,像捧着珍宝一样捂着,在嘴边哈气。

    “那是什么?”林陌露觉得这就是男人哄女人的借口。

    周云憧无奈地道:“你还没有意识到,你现在在方舟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尤其是从第一污染源回来以后,你不只是在平民和农场树立了威望,你在部队里也有了威信。在他们眼中,你就是第二个我,甚至可以代表我。”

    那就不是嫌弃她菜了。

    林陌露还是觉得委屈:“我不明白,既然我这么好,为什么不带我,我不能帮你吗?”

    面对林陌露的伤感,周云憧漆黑如夜的眼中有着跃动的火苗,他道:“第二污染源和战火那一次不一样,它附近的丧尸已经都被吸光了能量,所以不会有尸潮,也不需要大规模的战斗。最重要的是,你现在的异能太强了……对于这块陨石来说,你就是它最好的养料。”

    林陌露吸收了女王的耐力晶核后,现在身体里的能量是常人的若干倍,而她没有什么能隔绝吸力的办法,她去接近这块陨石,就跟“送餐”差不多。

    “那你呢?你的异能也很强呀?”

    凭什么他就行。

    “我可以用电流控制磁场,我有信心能对抗陨石吸力,我会张开一张小型的保护网,保证队伍的异能不被吸走。”

    “那你为什么不能保护我?”林陌露抗议,“你罩着我,我还是能跟你去。”

    周云憧却摇摇头:“没有那么简单。”

    可以的话,他也想把林陌露带在身边。可是林陌露的异能太特殊了。她自己可能还没注意到,她施展异能的时候,就好像是凌驾于世界之外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她的异能维度更高,和他们不属于一个“空间”。

    周云憧不禁想起他初见林陌露的时候。

    那时候小姑娘懵懂地问,她的异能厉害吗?有没有他厉害?

    那时周云憧已经意识到,林陌露的异能很可能是他少数的克星之一,如今终于印证了这一点。

    是,她就是专门来克他的,各种意义上。

    林陌露也陷入纠结,她一心以为变强就能掌握命运,怎么反而成了短板呢?所以系统就是因为检测到了周云憧的想法,才提前给她颁发“守城任务”?

    “不过我现在想要改变主意了。”周云憧道,“既然知道方舟有危险,我不能把你自己留在这里。你还是跟我们出发,留在白港机场外,不要进去……”

    叮,任务变更,请查看

    周云憧话音未落,林陌露脑内传来系统提示。

    帮帮精灵:“亲,快看任务!”

    系统的声音竟然带着一丝急切。林陌露赶紧点开任务界面。下一刻,她脸色惨白,指尖微微颤抖,一颗心仿佛掉入了十二月的冰河。

    周云憧察觉不对,问道:“怎么了?”

    “憧哥,这一次,我可能真得留下了。”林陌露声音微颤,“因为你改变主意,系统的指向任务也变化了。”

    周云憧一看林陌露的脸色就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变化。

    “到底怎么了?”

    林陌露心下萧索,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但界面上的字迹无比清晰,字字敲击在她心上。

    特级任务变更因宿主死亡,上一条任务指令取消。
M.3Qdu。com首发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