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魔术还是法术?

作品:《我的恶灵女友

    错过身后,我摸了摸胸膛,灼热感已经瞬间消失了,可能是幻觉,我也没在意便坐到了新座位上。

    新的座位是靠着过道,靠窗的是一位戴眼镜微胖的男同学,这个男同学看到我来后眼里露出失望之色,但也不失礼貌冲我微微一笑。

    这次军训是按班级分配的,我们宿舍四个人所报的专业都不一样,所以都各自坐着不同的大巴车前往目的地。

    我其实没有什么梦想,就在报考志愿的时候,我还拿不定主意要选什么专业,后来无意间瞧见了我手上的晶石,透过阳光闪烁着光芒,脑子一热便随手填写了地质系。

    大巴车开了有一个多小时,进入山区后又开了半个小时终于到了地方。

    待全体军训的学生都到齐后,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了,接着便是军区领导和校领导的演讲致辞,就这样新生的军训便拉开了序幕。

    新兵训练总是会出现一些学生体力不支,导致昏厥的事件发生,这儿也不例外。

    室外温度达到了36,这才训练两三个小时,我就看到七八个同学已经支持不住,而我却一直觉得身体没有任何不适,就连汗也没有出。

    这样神奇的事情出现在我的身上,我可不想让同学们知道,所以我只能也装成一热哈哈的样子,还要时不时的擦擦额头。

    不然被发现了我的这一情况,准成红人,进入大学后我的目标是打算低调一些。

    造成这种特异状况的原因,还是要从两年前昏迷的那次说起,自从那天我醒来后身体就开始出现了异常,冬天的时候不冷,夏天也不热。

    两周的军训对于我个人而言过的很快,对于有些同学则是相当受折磨的,就像寝室的老三陈伟,我们都叫他大伟,平时最爱保养皮肤的他,当天返程那天我差点都没认出来。

    大伟看到我后则一脸不可思议,绝大数人在暴晒两周后皮肤都会黑不少,如果按纯种非洲人是9度黑,亚洲人3度黑这个比例来换算,则会黑上12度不等,而我一点变化也没有!

    两周高强度的训练,不但把同学们的身体训练出英勇之意,就连精神上也是焕然一新!

    随着军队领导和学校领导的致辞,军训也圆满的画上了句号,每位学生都获得了一个小小的奖章。

    在同学集体返校的时候,因为大巴车来的不及时,只能先送走一批学生,很多想着赶紧回去的学生都蜂拥而上,等我进入大巴后,所进入的这辆车已经满人,我正要下车去另一辆时突然被叫住了。

    “同学,同学,对就是你,我这旁边有个空位,来吧。”我楞了一下,没看到是谁叫我的,于是往里走了几步才看清,说来还真巧,竟然是来时和短发美女换过位后的那个眼镜男。

    待我坐下后,我便和他打了个招呼:“谢谢啊,没想到回去我们还能坐一起,缘分,我叫耿直,耿直的耿,耿直的直。”

    眼镜男听到我的介绍后哈哈一笑道:“没想到你还挺幽默的,我叫邢星,不是行星,也不是星星。”

    我脑子一转,便知道他说的是哪两个字,点了点头:“你这个姓还蛮少见的,据说西周时期有个邢国,是以君主之姓命名,难道你是皇族之后?”

    邢星听到后笑的更开心了,满脸笑意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后,竖起了大拇指:“同学,我怎么觉得你不是地质系而是历史系的?我都不知道的事,你竟然说的有板有眼,佩服佩服!

    话又说回来你的姓也不多见,虽然我说不上你姓氏的出处,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

    他的话让我顿时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便连忙追问道。

    “这一点就是你如其名,人特别耿直!”邢星说完后嘿嘿一笑,我也是笑了出声。

    “是啊,我为人特别耿直,以后你就会发现了,对了你住哪个寝室,回头可以一起聊聊天。”我发现这个叫邢星的人特别有趣,别看其貌不扬,和我的颜值差了有三四个度,但这并不影响我交友。

    “我在北排511号,有点高,不过纯粹是锻炼身体。”

    “那我们距离不算远,我在西排209号,有空就来找我玩!”五楼这么高,真不知道每天上下楼多麻烦。

    “原来你住的是土豪宿舍,我那一室8个人,只有一台小空调,还没有独立卫生间,很麻烦的。”邢星叹了口气,满脸羡慕的看着我。

    什么土豪宿舍?难道这住的地方还分三六九等吗?

    在我的追问下才知道,原来分宿舍是分两种排序,第一是每个学员的入学分数来从大到小排序,越靠前的学生就会分配到条件比较好的宿舍。

    另外一种则是需要花多点钱,四人大间房一年是两千多元的住宿费,虽然在我眼里这个价格不算贵,但有一部分同学的经济条件就不怎么样了,两千多元和最差的六百多元一年差了四倍之多!

    眼前的邢星自然是属于成绩中等水准,又没有花钱的学生了,看着他虽然一脸羡慕样,但我能看得出,他的眼神里一点羡慕都没有。

    一路上有人聊天,自然过得飞快,我坐的这辆大巴车司机开的飞快,就在超过另一辆同行大巴车时,我看到了来时的短发美女,我们隔着玻璃擦车而过。

    她显然也注意到我了,向我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大巴车就呼啸而过!真是连一点把妹的机会都不留我。

    邢星显然注意到了这一细节,连忙追问我是怎么勾搭到的,我故作神秘不告诉他,这让他反而更加激起了好奇心。

    “耿直,这样!你告诉我是怎么撩上的,我教你一个小法术,如何?”邢星见我一直不肯告诉他,觉得是我要私藏,其实我是压根没想到她会给我打招呼。

    “什么小法术?你先说说?”我好奇道,不过心里却想这家伙肯定是个玩魔术的,还小法术?

    “说好了啊,我教给你后,你必须告诉我。”邢星见我感兴趣便趁热打铁道。

    见我点头后,他连忙从背包里掏出一盒火柴来,只见他打开火柴盒拿出了三根火柴放在了手心上。。

    我什么也没问,也没说,就静静的看着他下一步动作,他该不会是要把火柴给点着吧?

    邢星见我一直盯着他看,又看了看四周没有其他人注意到他,便嘴里开始哼唧哼唧念着我听不懂的咒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