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术法的奥秘

作品:《我的恶灵女友

    “你行不行啊,念了这么久还没反应,不行打电话给你老师,实在还不行就开个视频,让你师傅手把手教你得了呗!”我见他念了好一会也没有反应,便忍不住挪愉道。

    邢星被我说的满脸通红,瞪了我一眼,但嘴里念叨却一直不停,紧跟着他低声一喝!

    接着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他手心的三根火柴站了起来,一根火柴搭在另外两根上方,组成了“人”字,下面的两个“腿”竟然一步一步地在他的手心转来转去。

    我被眼前的景象给彻底镇住了,接着我用手在他的手心手背上下探了探,没有鱼线,然后又看了看周边也没有什么吸铁石和小机器之类的设备。

    “这、这你怎么搞的?还能不能再神奇点?”我被惊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能,你且看好了!”

    邢星似乎没有听懂我说的是感叹词,于是他用手指一指“人”字型的火柴,三根火柴瞬间变形,组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接着继续在他手上跑来跑去,然后他把火柴盒打开后,这三根火柴自己跑进了火柴盒内躺好。

    “怎么样,看也看了,下面该你说了,耿直你把撩妹技能告诉我后,我就交给你这个术法!”邢星边把火柴放回包里,边一脸得意的望着我。

    我叹了口气,望着他坦白道:“其实我真没撩她,我和你一样都是在来的路上见过一面,在军训的时候我们也没有任何接触。”

    邢星看着我的眼,似乎看出我的真诚,面色有些黯然道:“我信你吧,哎!明明我们颜值差不多,待遇怎么却差这么多。”

    我被他的话差点憋出来一口老血,强忍着咽了回去!这哪是差不多?差了四五度了好不好!

    “你那法术是怎么回事,能给我讲讲吗?”我对他的法术还是很好奇的,从小我就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感兴趣,前些年我还能灵魂出体,但自从婆婆给我治疗后我就变成了普通人,因为这事我还时常遗憾呢。

    “这叫术法,不叫法术。其实给你讲了也没关系,只是能不能学会我就不好说了。”邢星挠了挠头,也对我实话实话道。

    感情他压根就认为我不可能学会,这空手套白狼的功夫可真不是盖的,看他一脸老实样,没想到这么狡诈。

    “邢星啊,没想到你这家伙是不是,压根就没有认为我能学会啊,我今天偏要你交给我,无论我会不会!”虽然他在我这没有占到便宜,但做人不能言而无信,一个唾沫一个钉!说话算话!再说我确实是实话实话说了。

    “得得!我手把手交给你,你可别怀疑我的人品。”

    接着邢星便真的手把手的交给我了,按他的说法,这是属于白级一段术法,所谓术法则是需要专业的法门来完成一件目标。

    专业的法门是指各种先人传承下来的一套定理,只要按着这条定理完成了某一个目标,这个目标有可能是一个火柴表演,也可能是一个祭祀,更可能是一场战斗!

    用现代的语言来描述的话,可以理解成术是各种计算机的语言,计算机有很多语言,每种语言的侧重点不同,做成的产品框架和功能也大不一样。

    各种术的侧重点不同,所达到的效果也都不一样!

    语言学会后还得有电脑,不然怎么来编辑语言进行测试和运行?

    而电脑对应的就是人的身体,术通过人的身体来向万物表达出来,如果编写成功,那么这个术就是成功施展从而称为术法!

    他教我的既不是如何认识编程语言,也不是如何调配我这台人形电脑,他则是给我讲了这一通后,直接扔给我一份编辑好的语言,也就是一套术法口诀。

    我皱了着眉头,这空有一口诀有什么用,怎么施展出来?肯定是需要人体来配合才能达到效果的。

    邢星看我皱了皱眉,显然是知道我的难处,于是好心的问我:“如果你想学这个术的基础知识和术与人体结合的方法,我有个好建议,要不要听?”

    “嗯?什么叫建议,你说说。”我总觉得有种被下套的感觉,但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

    “加入我的社团,我们一起学习一起进步,社团名叫术师社!”说到术师社,邢星满脸似乎散发出光芒来,他一脸的虔诚的向我普及他的理想。

    原来他嘴里说的术师是中央国的特产,属于电影里常说的“魔法师”范畴的人,总的来讲就是可以运用超自然能力的一群人,这群人从古至今都神神秘秘不为人所知。

    而邢星所在的地方和所处的位置,是一个传承上百年家族里的唯一术法传人,看着日渐凋零的家族,他觉得就是因为国人太过保守、陈旧、不懂得分享创新,这才导致各种绝技失传!

    这次来燕京上学,他为了改变当今术师界的现状,决定在学校公开传授!争取把术法公开化!让国人都掌握,成为一种由新科学衍变而来的新学科!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此刻我的大脑是宕机状态,过了好一会才重启过来。

    “我说你是不是疯了?先不说我会不会相信你,你这样的做法我觉得你会引来杀身之祸!另外你为什么找我,你不怕我把你当成精神病?”

    我一连串的问话,说的有些着急,一些吐沫星子喷到了他的脸上。

    邢星毫不在意,用手抹了抹脸后,冲着我一本正经道:“有两个原因,第一是你是第一个看到我术法后一脸淡定的人第二个原因,我察觉到你的精神力已经进入了白阶一段!是个很好的坯胎!”

    看我一脸懵逼的看着他,这时他才觉得跟我说这些似乎有点难以接受,于是又道:“总之现在我说的你也都了解了,如果想入会就给我打电话。”。

    说完后他问了我的手机号后,拨了过去。

    感觉到我的手机在震动,我拿出来后看到了他的号码,我定睛一看归属地“归德市”,好熟悉的地名!